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这个黑暗本丸和小说里说的不一样(终)

瞎写一通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微量膝丸婶注意
作者依然有病注意
假期快结束了
完结成就get√
接受请往下

    一年的时间过得很快,我现在已经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

    其实这一年对我来说更像是在休假——工作量少了太多了,之前为了大包平和小贞而掉的头发也长回来了不少。

    不对,我的头发一直都很浓密。

    黑暗本丸也不像我之前想象的那么可怕——至少这个本丸不是。

    没有小说里居心叵测的暗杀,没有下毒的饭菜,也没有恶意的举动和行为。

    这个本丸里的付丧神们都是平平淡淡的生活着,除了眼睛的眸色不太一样,其他都很是正常。

    我也被好茶好饭的供着。

    日子过得别提有多么舒坦了。

    除开他们一直对我用“审神者大人”这样生疏的称呼外,我也没有什么好不满的。

    他们的新任审神者是一个样貌清秀的小姑娘,拥有着让人感觉舒心又干净的灵力。

    相处的应该会很好吧。

    “大家!”推开我自己本丸的门“我回来啦!”

    “欢迎回来!”里面迎接我的,是与我定下契约的所有付丧神们。

    大家都笑着。

    站在最前面的付丧神是膝丸。

    “家主。”薄绿色头发的付丧神向我伸出手“你回来了。”

    “没错!”我扑到他的怀里“来开宴会吧!”

    这样的感觉真好。
   
   
   
—————————————————————————
其实,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一)

    一开始,在知道有审神者要来这座本丸的时候,以三日月为首的一众暗堕付丧神们是拒绝的。

    没有了审神者对他们来说未必不是一种好的选择。

    本来都已经计划好了,等明天那个小姑娘要来的时候以一个不会造成伤害的惊吓把她给劝回去。

    作为神明,他们也是有操守的——至少不会随意迁怒到无关的人。

    然后就在当晚,他们的这座本丸被两队由极化短刀和极化胁差组成的小队给夜袭了。

    领头的药研藤四郎·极表示希望这里暗堕的同体以及付丧神同胞们可以对他们的审神者好一点。

    “大将需要被宠着。”他这么说,随后还列出来了一系列的注意事项。

    ……你说要宠着就宠着吗?真当暗堕的付丧神不要面子的啊!

    反抗!反抗!

    结果暗堕的一期一振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极化后的五虎退一个过肩摔弄的七荤八素。

    然后暗堕的莺丸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极化的平野藤四郎一个扫堂腿绊的滚了三圈。

    再之后暗堕的三日月宗近就——

    算了算了,别提了。

    “对了,你们不能称呼大将为‘主君’。”临走前药研补上了这一句“她是我们的审神者,不是你们的。”
   
    (二)

    第二天守着大门的三日月迎来了他们的临时审神者——从一旁的院墙上。

    真是很清新脱俗的初次见面。

    审神者很好相处的样子,但是……

    那两振源氏重宝请把你们的已经出刃的刀收回去。

    那位压切长谷部和药研藤四郎请和缓一下你们的眼神。

    那位完全挡住审神者看向以上四位目光的莺丸和烛台切光忠请注意一下你们的笑容。

    暗堕的短刀都要被吓哭了好吗?!

   
    (三)

    这位审神者正式接手后不久,Z319号本丸迎来了A401号本丸内的极化短刀每日一游。

    其实都还好——博多让Z319号本丸的GDP上涨了好几个百分点,平野带来了可以让人心情平和的好茶叶……

    除开总是趴在院墙上偷窥的某些付丧神来说,一切都很美好。

    真当暗堕的付丧神瞎吗?

    忘了说,偷窥的付丧神有一个固定名单——某个戴着脏兮兮兜帽的,某个穿着神父装的,某个戴着眼罩的,某个奶金色头发的,某个薄绿色头发的,某个号称要怼翻天下五剑的,某个自带着茶杯和莺鸟的,还有……

    好吧,基本上那个审神者刀帐里有的打刀太刀和大太刀付丧神全都在这个名单上了。

    天晓得当暗堕的三日月看到自己的同体在墙上和他打招呼时产生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那位暗堕的大俱利伽罗表示彼此彼此。

    他们类似的事情还干了很多——像什么饭做的不合审神者口味所以来找Z319的烛台切和歌仙谈刃生,像什么审神者生理期要到了所以来找Z319的药研谈刃生,像什么审神者最近心情好像不太好所以来找Z319的每一个付丧神谈刃生……

    领头的总是那个薄绿色头发的源氏重宝,以及长谷部和烛台切。

    “家主要被宠着。”薄绿色头发的付丧神理直气壮的阐述着理由。

    “你们想要提出异议吗?”A401的烛台切和善的问。

    “那就在手合场上提吧。”A401的长谷部下了结论。

    练度高了不起吗?

    ……了不起了不起。

    给大佬递烟.jpg

    哦,审神者管的严,不抽烟?

    给大佬递茶.jpg
   

    (四)

    Z319的付丧神练度不够,所以这个审神者也要随同上战场。

    因为Z319的付丧神练度不够,所以这个审神者会因为掩护他们逃过检非违使的攻击而受重伤。

    得知消息后的薄绿色付丧神脸色阴沉的可怕,几欲暴起斩杀敌人的可怖表情真的吓哭了Z319的一众短刀。

    可最后他除了颤抖着摸了下处在昏迷状态中的审神者的发顶外,什么也没做。

    什么都没做……个屁。

    第二天就传来的“某处检非违使本阵被毁”的消息是假的吗!

    审神者昏迷的那几天A401号本丸的付丧神们简直就是在轮流的来Z319做客。

    然后还威胁道他们不可以把这件事说出去。

    “家主不需要知道这些。”

    “主好好休息就行了,不用了解这些琐事。”

    “唔,果然家主还是不知道为好吧。”

    “大将安心养伤就好。”

    “小姑娘太爱操心了,知道了就不太好咯。”

    …………

    哼,可笑,你们说不说就不——不说就不说。

   
    (五)

    可是那个审神者还是知道了——“报纸上都登出来了——诺,这就是我家膝丸的背影。”

    定睛一看——白纸黑字很清楚“某处检非违使本阵被毁”,配图的左下角有一个模糊的绿色脑袋。

    ……她是怎么认出来的?

    “我还认不得我的婚刀了?”审神者表示那都不是事儿“不过,他们不希望我知道的话,还请你们帮我保密啦!”

    “诶,问我为什么?”伤刚愈的审神者笑的开心“因为这样他们会开心吧——‘保护了一无所知的主君’什么的。还有不希望我太过担心他们之类的。”

    “我还不了解他们嘛!就那点小心思。反正之后我有的是时间一个个讨回利息——该死的膝丸和长谷部居然不带御守出阵!不过,这次先遂他们的意好了。”

   
    (六)

    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不管如何,Z319的付丧神们都认为,A401是一个麻烦的本丸——有着一群麻烦的付丧神和一个搞事不息的主君。

    但是,Z319的付丧神们也认为,A401是一个让他们心生羡慕的本丸——有着一群喜爱着他们审神者的付丧神和一个同样爱着付丧神的主君。
   

    (七)

    那都是之前的事了。

    现在,Z319的审神者,可是个温柔的小姑娘。

    “那,那个,一周年了,今后也要请大家多多关照!”

    是啊,也请多多关照了,主君。
   
   
   
————————————————————

    等Z319号本丸里的付丧神们都配上了手机后,他们才真正知道了,当初A401号本丸付丧神总来搞事的理由。

    “你们简直有病啊!”——来自无辜躺枪的付丧神发自内心的怒吼。

    小说有毒,阅读需谨慎。
   
   

评论(10)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