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刀剑男士与如下东西发生的奇妙邂逅(七)

脑洞大开的产物
题目与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
作者有病系列
极其短小系列
不要在意细节
玩梗巨多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贯穿始终的膝丸婶注意
可能是最后一篇了
大爷你们给个评论吧
接受请往下

加州清光以及大和守安定的场合——Fate Grand Order

他们是由审神者带头进入的这个型月大坑。

审神者是一个在非洲摇摆不定的亚洲人——恩奇都up池三十连没有出货,连C闪也没有。但是她却曾经在贞德池中歪出了呆毛棉被王,现在也得到了提升游戏体验观感的梅林,武藏小姐姐也十连一发出。审神者最近正绝赞成长中——然后在一个星期前熬夜打材料本的时候被膝丸没收了手机。

加州清光运气比审神者还要糟糕,到目前为止,他一直是在靠别人家的梅林或者孔明过活——他的辅助除了戈耳工别动队外,就只有安徒生了。

不过,加州清光没有丝毫怨言,他的唯一一位五星英灵可以抚平一切非洲的伤痛——他的冲田总司,都已经五宝了。

还要什么自行车!

相比起上面两个,大和守安定就是一个纯正的欧洲付丧神了——他手里的梅林已经五宝了,王哈桑也五宝了,黑贞白贞源赖光早就五宝了,伯爵稍稍差一点,不过也是四宝了。

他曾经亲自在审神者眼前上演了一出呼符出月神,单抽出孔明的可怕实力。

大和守安定作为一个审神者哭着喊着要求抱大腿的游戏玩家,他也有自己的烦恼。

在某个英灵身上,他的欧气似乎不管用了。

没错,就是那么的戏剧性,那个英灵是——冲田总司。

他已经氪了不知道多少钱进去了,无论是初始池还是复刻池,就是没有冲田君,反而歪出来了好多长得和冲田差不多的呆毛王。

真的是气的安定就直接把不列颠王拿去换了金方块。

审神者看得直叹气,加州看得连连摇头“要不,去买一个有总司的账号?”“要我帮忙吗?”

结果都被大和守安定否决了,他红着眼睛咬着牙说“自己抽到的冲田君才是我的冲田君!我相信,冲田君那么温柔的一个人,绝对不会舍得让我失望的!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结果,活动结束了,安定还是没有冲田君。

在残酷事实以及被罚写了一千六百字检讨的双倍打击下,那几天大和守安定的狂气值一直处于MAX的状态。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和泉守兼定以及堀川国广的场合——LOVE LIVE

本丸爱豆和泉守以及头号迷弟堀川。

他们可以承包整个本丸的演唱会,除了AWT48以外,没有付丧神组合可以与其分庭抗礼。

其实,人数众多AWT48在个体上也有些无法与其相较——毕竟堀川只是迷弟,这个组合就只有和泉守一个付丧神担当起流行的重任啊!

一个付丧神就是一个组合,和泉守就是和泉守,不一样的烟火!

而在有了LL里的偶像们的以身示范之后,和泉守的风格彻底的沉淀定型了。(手速也快了不少呢!)

本丸最年轻爱豆——和泉守兼定!

演唱会开演确定!

明天的本丸,一起期待吧!

长曾弥虎彻的场合——银魂

本来审神者会以为,这种恶搞历史人物的“真选组”会被长曾弥唾弃到死。

那个近藤先生简直连审神者都没有办法直视了。

出乎审神者意料的是,长曾弥没有表现出什么过多的恶感,反而还是阿妙小姐的死忠粉。

在有一次人气投票的时候,他偷偷去向博多借了那台配置好很多的电脑——然后开了四十多个小号帮阿妙小姐刷票。

审神者没有想明白,私下里问他为什么会如此喜欢这部番。

长曾弥露出来了一种可以说是怀念的表情,沉默了片刻,一反常态的,只是淡淡的说“……因为阿妙小姐是个好女人啊。”

这个答案和没有差不了多少。

事后不久,审神者在某个阳光正好的午后又想起了这件事,小声的问身旁那个不知道睡没睡着的近侍先生。

半晌后没得到回音,她也就把这件事放到了一边,很快,审神者自己也靠着这个薄绿色的付丧神睡着了。

因此,她没有注意到,那个似乎睡着了的付丧神睁开了眼睛,迟来的回答也消失在风里。

“大概……无论如何,看到前主可以真正的活在某个世界里,就已经是一种非常幸福的体验了吧?”


新选组全员的场合——薄樱鬼

安定和清光他们是彻彻底底的土千党,而和泉守以及堀川是冲千的死忠粉。

“土千官配大法好!”冲田组的两位这么喊。

“冲千虐恋感情深!”土方组的两位这么喊。

他们因为吃的CP不同而去约手合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长曾弥倒没什么所谓的样子——他吃的是斋千。

审神者有一点不服气“原田好男人啊!这一对儿那么棒!吃安利啊吃安利!”

结果,互相想要给对方吃安利的众人又重刷了无数周目的薄樱鬼。

最后,他们出奇的统一了意见——果然,还是少爷和千鹤这一对儿不错。

殊途同归,可喜可贺。

刀剑男士与如下东西发生的奇妙邂逅(六)

脑洞大开的产物
题目与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
作者有病系列
极其短小系列
不要在意细节
玩梗巨多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贯穿始终的膝丸婶注意
接受请往下

小夜左文字——绝地求生

审神者是从她的同僚那里知道这款吃鸡游戏的。

然后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因为以长谷部烛台切他们为首的老妈子们下了死命令,不允许审神者有过多玩物丧志的举动——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审神者决定把短刀给拉下水。

小夜左文字就是审神者的首选付丧神。

这个本丸里的小夜左文字很黏审神者,他也很开心可以和审神者一起吃鸡。

一开始,小夜刚上手的时候,技术不是太好——骑个摩托总是可以从半坡上滚下来,驾驶吉普总是会侧翻困到车厢内,扔手雷的时候总是扔到了自己脚下,开个皮艇总是可以莫名没有油……

最后面的那个好像不是技术问题。

反正结果就是小夜总是会莫名的变成盒子精。

那时的每一次吃鸡都是靠审神者。

“没关系没关系!”审神者揉着有些低沉的蓝发短刀说“我们下一次就可以反杀了!我都把他们的ID记住喽!到时候一起‘复仇’就好了!”

好不容易小夜上手了,结果审神者这边出问题了——总是刚开局没有多久就被别人一枪带走。

小夜每一次都会炸,直接冲上去,也不管有没有埋伏,然后一定要带走那个需要“复仇”的对象。

审神者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吃到鸡了。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玩游戏,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小夜这么重视我,我可是非常开心的啊!”

今天,审神者也在和小夜分享着柿饼,同时,还是没有能吃到鸡。

宗三左文字——美图秀秀

在他无意间看到了审神者手机里旅行青蛙的刀剑全员改图后,就对这个可以改图的软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这个软件不但可以改图,还可以在拍照时加上各种各样的特效。

宗三左文字现在每天早中晚的一个新追加的日常就是——自拍并且上传。

因此得到了粉丝无数。

忧郁的笼中鸟。

这是他的网名。

华美而又忧伤的美人儿真是让人无比心疼。

我见犹怜的风姿,迷人哀伤的异色双瞳,细腻而又倔强的举动,真是让粉丝恨不得为他砸碎所有的囚笼。

审神者也是宗三左文字的忠实粉丝之一。

江雪左文字——手扶拖拉机

作为这个本丸里的唯一一个真正的佛系付丧神,江雪左文字对于大部分的事物没有什么太大的执念。

每天诵佛,祈愿和平,看着两个弟弟的生活,江雪负责在屋檐下的阴影里微笑。

忧郁和不高兴在这一刻暂时不属于江雪左文字。

然后,小夜和宗三拜托审神者购进了一台“竹马之友”。

江雪左文字拗不过弟弟们的邀请,踏入了驾驶室。

这台机器是手扶式拖拉机,就是那种叫起来呜哇呜哇,然后跑的贼快的那种型号。

江雪上手之后开的那叫一个如鱼得水。

就像开赛车一样。

审神者视察田当番的时候都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眼睛了——简直像看现场的赛车方程式。

这种活动在左文字一家的推广下,已经变得很受欢迎了。

参加的付丧神也越来越多,还因此衍生出来了很多额外的活动。

现在博多藤四郎的日常娱乐又多了一个。

“一百小判起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主君大人,这场拖拉机竞速比赛你压谁赢?江雪殿下?长谷部?还是膝丸殿下?”

萤丸——打年糕

作为演习场上的常驻大魔王,萤丸有一个非常的清新脱俗不做作的爱好。

他小小的身躯里隐藏着巨大的力量,每次临近新年的这几天,就到了萤丸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萤丸的速度有了出奇的大提高——无论是手速还是步速,都仿佛爱染附体。

萤丸打年糕的动作快出残影,所以一旁协助他的付丧神都是极化后的短刀或者胁差——不然其他侦查高的付丧神没有足够的力气压制住萤丸的锤子,而有足够力气的付丧神没有好的眼神看清楚萤丸的动作。

膝丸就有过一次被误伤进手入室的经历。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那一次可把审神者心疼的个半死,对那个薄绿色头发的付丧神嘘寒问暖了好久,就差没有贴身照顾他的起居了。

事后来派的部屋总是多出来了不少的点心,都是符合萤丸口味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刀剑男士与如下东西发生的奇妙邂逅(五)

脑洞大开的产物
题目与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
作者有病系列
极其短小系列
不要在意细节
玩梗巨多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贯穿始终的膝丸婶注意
接受请往下

今剑——竹蜻蜓

炎热的夏季,偶尔有些风。

自由的竹蜻蜓在天上飞,是一种美好的风景。

白发的短刀在地上追,也是一种美好的风景。

今剑是小天狗,是岩融和膝丸的故交,是很可靠的三条家短刀,也是让人无论如何都无法讨厌的可爱孩子。

审神者一向纵容短刀——整个本丸里最有话语权的其实就是各种各样的短刀大佬们。

所以,当今剑为了追飞上屋顶的竹蜻蜓时,审神者也在帮他一起。

最后他们行为已经不是在找回竹蜻蜓了——上房揭瓦,恣意妄为,无法无天。

连岩融和膝丸都有一点看不下去了,想着要出手阻止屋顶上的审神者和今剑。

结果他们两个还是被笑的开心的审神者和今剑给打败了——依旧没有什么底线的妥协了。

“他们开心……就好了。”

“是啊。”

只要在笑着——抿着嘴小心的笑着,顽皮的嘻嘻暗笑,温柔的微笑,开怀的大笑……

这样,就足够了。

对于今剑来说,就已经是非常棒的,属于他自己的,珍贵的真实回忆了。

膝丸和岩融的小判大部分就花在了帮他们收拾残局上面。

博多拿着本丸的维修账单,气的手都在发抖,结果还是拿审神者没有办法。

而在这个时候,审神者和今剑正坐在树梢上,啃着冰棍;岩融和膝丸正站在树下,闲聊着,同时准备随时接住从上面跳下来的人儿。

真是,夏季里最棒的风景了。

乱藤四郎——淘宝

作为全本丸里唯二女子力超高的的成员之一,乱非常的讲究。

清光他是对于美甲以及可爱衣服的搭配得心应手,而乱他是都有涉猎。

审神者曾经深刻的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扼杀了一位未来新星。

无论是时尚潮流,还是舞台气场,乱都百分之百的可以驾驭的住。

而作为全本丸里唯一一个女孩子,审神者就显得十分不入流了——乱早就看不过去了。

“主君大人!这个的样式早就不流行啦!”

“主君大人!这样子搭配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啊!”

“主君大人!不要那么的不在意着装啊!”

每一次乱的建议都会被审神者用“这个衣服不适合我现在的发型”这样的理由反驳回来。

但是,现在本丸里的每一个付丧神都有了手机,乱也由此知道了某宝的存在。

简直如有神助。

再也不用担心找不到合适审神者发型的衣服了!

乱疯狂的买买买,财务大臣博多也发话了“主君大人的衣服通通就交给我报销吧!这是男子汉必备的技能点!”

膝丸也私下里偷偷塞给乱小判“家主的衣服不嫌多。”

“我嫌多。”审神者看着面前的一系列衣服,非常之绝望“你们把这个换成哈○达斯都比这个好啊!”

说是这么说,审神者最后还是有好好的听话换衣服的。

不过之后审神者规定了付丧神每月快递使用的费用额度就是另外的事了。

五虎退——逗猫棒

极化前的五虎退有五只小老虎,软软的,特别好摸——审神者每天都在沉迷老虎的触感,大俱利伽罗也是。

这两个人就商量着一起给五虎退的老虎买了一根逗猫棒,每天逗一逗毛茸茸,岂不快哉?

极化后的五虎退有一只大老虎,也是软软的,也很好摸,就是——审神者和大俱利伽罗没有办法把老虎抱在怀里了。

不过,用逗猫棒逗着也是很好的。

可是,大老虎总是很难控制好力道的。

在一个暖和的下午,审神者逗着老虎,无意间,逗猫棒就折断了。

五虎退没有说什么——极化后成长了很多的短刀反而还在细声的安慰着愧疚得快要哭出来了的审神者。

审神者也不是个笨蛋——她的情商在这种情况下是成几何倍数增长的,基本的察言观色能力终于派上了用场。

于是,审神者偷偷摸摸的在晚上跑到本丸旁边的小竹林里,和大俱利伽罗忙活了三个晚上。

终于把新的逗猫棒——不对,现在应该叫“逗老虎棒”,终于把它给做好了。

五虎退很开心的样子,而大老虎很明显非常喜欢这个新的玩具,大俱利伽罗也就先离开了——他要去补觉。

至于审神者,她被膝丸拉着去到了药研那里。

“这种手工的活动下次请小心一点!”看着审神者的双手被包成了两个粽子,膝丸半是生气半是心疼的教训着她。

“好好好!”审神者倒是一脸轻松,仿佛伤的不是她一样“今天的晚饭就麻烦膝丸你啦!”

莺丸——东北大秧歌

莺丸有两个爱好——茶和大包平。

不过最近又多了一个爱好。

这个爱好让审神者只想对这位茶色的付丧神来一个“一忘皆空”——如果审神者会魔法的话她一定会这么做。

一位优雅沉静的付丧神,配合着那美好动感的秧歌,舞动起来的场面看起来真的是要多畅快有多畅快。

然后,莺丸穿的还是他的那一套红色的内番服,腰间还拴着着一条红彤彤的腰带。

审神者苦口婆心的劝着莺丸改变主意“有一句俗语说的好啊,那个红配绿,赛——”

然后就被笑的风轻云淡的茶色付丧神给吓怂了“没有!什么也没有!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莺丸你最帅了!无论什么风格都可以驾驭!”

现在莺丸的扭秧歌大队已经新加入了两个付丧神——大包平和平野藤四郎。

审神者今天还是相当的绝望。

“膝丸!你要是敢去参加这个队伍,我就和你分手!听到没有!”

“就算要参加,你也别给我穿红色!”

“跳什么秧歌啊!膝丸以你的条件——去跳肚皮舞啊!”

审神者今天也在作大死的边缘试探。

博多藤四郎的烦恼

制杖脑洞
我永远喜欢博多小可爱(大声)
挖穿了大阪城
怎么还没有毛利??
许愿毛利实装(ni)
有极少fgo梗流入
有极少超级英雄梗流入
我流本丸注意
我流膝丸婶注意
自我愉悦产物
接受请往下

(一)

作为本丸财务大臣的博多藤四郎,他有很多很多的烦恼。

比如说今日小判的兑率,股票的涨涨跌跌,还有本丸里的一群不会理财的付丧神们的日常支出……

不过,最近博多有了一个超级大的烦恼——这个烦恼还必须要处理好,因为这是关于一个博多非常喜欢的人的烦恼。

就是,关于主君大人的恋爱问题。

(二)

本来博多想着,本丸里有绝对主厨长谷部,这种事情根本不用他出场,这个可靠的同僚就会把一切都完美的解决。

结果事实证明博多想的太简单了。

别的本丸里的长谷部是主厨,警惕着所有对本丸之主有些不轨之心的付丧神。

这个本丸里的长谷部也是主厨,却和那个抢走审神者的薄绿色太刀狼狈为奸。

博多怀疑自己待的这个本丸里的长谷部不正常。

(三)

起先,在知道审神者和膝丸交往的时候,几乎全本丸的付丧神都不同意。

包括髭切。

一个星期之后,最先败退的付丧神出现了——就是那振压切长谷部。

在长谷部的协助下,打刀胁差队伍里出现了不少的叛徒。

然后败退的是一众不包括髭切的平安刀。

初始刀山姥切国广、烛台切光忠他们两个负隅顽抗到了最后,也还是妥协了。

髭切就是想来给弟弟的情路制造点障碍,所以可以忽略不计。

不,其实,现在还有付丧神在坚持——博多藤四郎和小夜左文字。
他们还在苦苦支撑。

(四)

博多想着人多力量大的真理,准备从论坛里找到抗争的好方法。

刷着论坛的短刀看着一条条类似于“该怎么防止野男人勾走主的心”、“如何让主不被妖艳薙刀魅惑”、“粉毛眼镜变态该如何不动声色的压而切之”这种发帖人一目了然的置顶帖子,再想想自己所在本丸的这个不断在为某个完全不会谈恋爱的源氏重宝出谋划策的长谷部,顿感刃生艰难。

悲伤得眼镜都要掉色了。

真的,如果有付丧神可以出面搞定那个抢走主君大人的付丧神,一切都好说。

博多可以用他的全部小判积蓄来换取这个超级英雄的出现。

他现在就想象着自己在大都会大喊Super——,实在不行纽约好邻居也是可以的。

但是没有的,不存在的,全都是假的,你现在在本丸里,亲爱的博多藤四郎。

所以,博多藤四郎,男子汉,要坚强。

(五)

本来,博多和小夜已经把所有战斗力爆表的极化短刀团结到了一起,却被长谷部给察觉到了。

煤灰色的打刀青年去找了药研谈了十多分钟,粟田口的真·大家长就立刻反水了。

药研都发话了,其他的短刀也就只好做鸟兽散。

感受到了绝望的博多在贴吧上寻求帮助,发帖后,有一群的人在吐槽说“这是假的长谷部吧?”

却又有人说出来了一个可怕的猜测——“说不定,这个长谷部是一个唯主是从的主厨,某种程度上比一般的长谷部更可怕啊。”

说不定还真的是这样……

博多认为自己知道了真相——反正不论如何也不能靠别的付丧神了,只有自己是最靠谱的。

作为男友力超高的博多藤四郎,他是不会放弃的!

(六)

在博多藤四郎的不懈努力下,终于争取到了一日近侍的机会。

可惜还没有等他高兴太久,小夜揣着柿子来到粟田口部屋对他说“主君大人找你。”

“哦哦哦好的!我这就去!”博多扶了扶因为兴奋而跳动起来的眼镜,兴冲冲就往外跑。经过同僚身边时,他听见了那位短刀语气平平的说了一句“我同意了。”

博多一个踉跄差点摔跤,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小夜左文字,他感觉自己现在知道事要比股票跌平还要可怕。

小夜左文字是被收买了?博多看着蓝发短刀手里的柿子,冒出了这样的怀疑。

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孤独的博多藤四郎,将要尽自己力量去保护属于大家的主君大人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博多一去兮不复还。

(七)

“来来来,博多。”审神者窝在被炉里惬意的眯着眼睛,向金发短刀招着手“来这边坐。”

博多小跑过去挨着审神者坐下,暖和的感觉让他禁不住也眯起了眼睛“好暖和啊!”

“是啊是啊,”审神表示者赞同“我觉得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就是被炉,这可是好文明。”

“博多要吃桔子吗?今天的桔子很甜很好吃哦!”

“好好好!”博多接过审神者剥好的桔子,桔子小小的,可以一口一个。

审神者看着短刀享受的模样,笑得很开心“突然想起来,桔子很像博多的帽子呢!很吉利的样子。”

“嘿嘿。”博多自豪的挺直了身子“所以股票一定会涨!”

“那很好啊,不过小心不要被套牢喽!”

(八)

时间过得很快,审神者写着写着文书就睡过去了。

博多发现的很及时,他刚想要叫审神者起来去床上睡,还没有付诸于行动,门就被推开了。

膝丸!还带着毯子,手里拿着和果子!

博多藤四郎特级警报开启!

博多藤四郎开启一级戒备!

“家主下午两点的时候准时会困,而且很容易醒。”薄绿色头发的付丧神小声问“被炉还暖和吗?”

得到博多肯定的回复后,膝丸把毛毯轻轻的披在审神者身上,又把和果子放在桌子上。

“今天的近侍是你对吧?我还有当番,家主就麻烦你照顾了。”走了几步,膝丸又回过头来叮嘱道“和果子别让她吃太多,那是两人份的。动静不要太大,她中午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公文的话,家主不想批就算了,我可以在明天帮她处理掉。”
门又被关上了。

(九)

“什么啊这个语气……”博多鼓着腮帮小声说。

不过——这个太刀付丧神做的还算不错吧,有那么一点男子气概——但是比起自己还是差远了。

侧过头去看着审神者的睡脸,博多藤四郎放松下来,因为警惕而支棱起来的金色短发也缓缓的瘫了下来。

重要的主君大人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博多眼中的审神者一直都在笑着,没有悲伤。

现在和膝丸交往后的审神者笑的也很开心,似乎比以前更开心了。

主君大人现在,应该很开心吧。

好像,稍微能理解了一点其他叛变付丧神的想法了。

博多藤四郎的烦恼,也少了那么一点点吧。

不过,那家伙,要获得博多藤四郎大人的认可,还差得远呢!

刀剑男士与如下东西发生的奇妙邂逅(四)

脑洞大开的产物
题目与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
作者有病系列
极其短小系列
不要在意细节
玩梗巨多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贯穿始终的膝丸婶注意
接受请往下


一期一振的场合——《爸爸去哪儿》

本来一期一振是一个坚决反对本丸安装电视的付丧神。

“弟弟们会沉迷电视不好好睡觉。”

然而他的底线在这档节目出现是被彻彻底底的后移了。

不,一期一振已经没有底线了。

现在粟田口的电视控管是药研在做主,一期一振被列为重点监督对象。

哥哥的尊严都要没有了。

让一期一振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的是一个充满了可爱的小孩子的节目。

审神者沉迷过它一段时间——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

但是这不妨碍一期一振现在沉迷这个节目。

粟田口的大家长看电视时充满了慈爱的兄长眼神。

仿佛从中找回来了哥哥的尊严。

…………

每次一上战场就中伤的一期一振先生,你的主君告诉你,提升哥哥尊严的最好方式是提升练度,以及加好闪避敌枪的技能点,粟田口全员出阵就你一个刃重伤可一点也看不出尊严。



药研藤四郎的场合——养生节目

作为本丸中唯一一位的医学系付丧神,以及粟田口背后的真正大家长,药研觉得自己不可以像其他已经变成一条日夜咸鱼的付丧神一样。

他是有职业操守的。

所以,电视这种东西要合理利用。

养生节目是个好东西,药研从中学习到了很多有用的知识。

比如说手机用多了不好——又多了一个没收大将手机的理由;比如说饭后不可以散步,要先坐着休息半个小时——大将,饭后不要直接去三条大桥;比如说婴儿时期的发烧很难发现,要时刻注意——大将,你和膝丸殿下……不,没事。

除了好的方面,药研也误入歧途过——托某个张姓大忽悠的福,有一段时间全本丸都在吃绿豆。

绿豆汤绿豆粥绿豆糕绿豆饼绿豆沙绿豆芽绿豆泥绿豆酥绿豆粉……

“在现世我已经受够了绿豆,为什么在本丸还要在遭受绿豆的修罗场???”

幸好最后药研发现不对劲,停止了这个疯狂的行为,不然要被绿豆逼疯了的审神者就已经自挂东南枝了。

大包平的场合——《挑战不可能》

挑战不可能,化不可能为可能。

这是天下最美的刀才可以做到的,一个超越自我的节目。

以上说辞来自超刀剑男子·大包平。

莺丸表示,这个节目一切都好,就是不适合大包平这样的付丧神看。

越看越傻。

审神者深表赞同。

原本大包平的日常是吃饭睡觉出阵以及怼天下五剑。

现在大包平的日常是吃饭睡觉出阵看电视以及用不可能的挑战邀约来怼天下五剑。

“三日月!我们来挑战看谁不睡觉的时间久!”

“三日月!我们来挑战谁可以在一分钟内用嘴开瓶盖的个数多!”

“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表示他想申请去远征。

二十四小时的,无缝的那种。

这个本丸里的天下五剑一共就只有三日月宗近一刃刀真是辛苦他了。


明石国行——纪录片

明石国行也会喜欢看电视。

这是审神者没有意料到的——有空的时候他居然不是用来睡觉——不对,看电视这种没有干劲的事情也很符合他的卖点。

明石喜欢看的不是什么类似于动物世界的那种记录片,而是……非常有明石国行风格的纪录片。

还记不记得北欧某个国家拍摄的一个记录了一堆烧了三天多的柴火的记录片?

就是这种类型。

可以说是无聊的纪录片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受明石国行青睐。

这个问题困扰了审神者两个月。

直到明石邀请审神者一起来看过一次之后,审神者就彻底明白了。

这种纪录片真的是太催眠了,失眠的时候看上十分钟就会进入梦乡,然后一夜好梦。

真的是被社畜逼迫的懒癌所拥有的最好福音。

然后明石国行就被长谷部叫出去手合场好好的谈了一个上午。

萤丸和爱染在旁边加油。

哦,是在给长谷部加油。

【知乎体】如何评价女朋友天天嘴里念叨着哥哥这件事(下)


写起来爽的产物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看的开心就好
留我一条命
现代设定注意
私设巨多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全程膝婶注意
部分梗来自生活注意
接受请往下

—————————————————————————

—————第二次更新———————————————

说实话,你们真的很聪明。

是的,那两个问题我都知道答案——谈恋爱嘛,有时候会矫情一点的很正常。

第一个问题,我和他哥掉水里的那个。

我问了他,然后这个人没有丝毫犹豫,就说“当然是先救你啊!”

那个时候把我给感动的,就差没有哭出来了。

然后他下一句就是“兄长他才不会那么傻没事往水里跳啊,你下次也不要犯傻了好不好?”

我真的是@&%*$₩?!!#€!

气到话都说不出来。

但也只能微笑。

玛德智障。

第二个问题不是我问的,是我的一个热爱搞事的好友问出来的。

那是之前的一次高中同学聚会,大家一起去唱歌。

题干给出,我男朋友是那种连王○吉都可以喝上头的人。【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那么已知他喝了四罐啤酒,三听王○吉,一瓶加○宝。

求,这个人清醒的概率。

答案很清晰。

是100%

当时这个人迷迷瞪瞪的,一个一米八几的人往我一个一米六的怀里钻。

我是很开心没有错——天啊平时那么严肃的男朋友喝高了之后也太可爱了吧!

但是我朋友有些看不下去——他单身。

所以他就笑嘻嘻的问出了这个我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

我男朋友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迷茫的只会说嗯嗯嗯嗯。

一般这个时候聪明人都会闭嘴了。

可是我朋友是个傻的。

他不死心,又补了一句“谁重要你就可以把谁领回家啦。”

本来我都想着今晚我可能就是个孤寡少女了,结果我男朋友一下子就挣脱了我给他顺毛的手,“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你是不是想和我抢女朋友?”

全包厢的人都在往我们这里看,结果已经石乐志的他还在接着往外面蹦字“兄长,兄长有钥匙回家,她没有。你是不是想——”

之后没说完他整个人就滚到地上睡着了。

世界都安静了。

太丢脸了,别退群了,直接删号吧。

有一次我帮我姬友去准备她的那个长得美如月亮的男朋友的礼物,将有一个星期不能和他一起吃饭。我告诉了他,但他什么都没有跟我说——没有抱怨没有不满,非常善解人意。

虽然我心里有点小小的不高兴【哦你居然不吃醋???】但是任务要紧,我尤其想要那个报酬。所以我也就没有再去探究什么。

三天后我姬友哭着喊着求我不要帮忙了——我男朋友这三天一直在往我姬友那边凑,特别是在他们约会的时候。

吃饭时旁边突然多出来一个熟人的身影,说不定还正好坐在他们中间。

这种感觉简直爽到飞起来。

面无表情的镭射眼.jpg

他怎么不上天。

还有那个便当的事,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

首先,那个篮球为什么会正好的飞过来,是因为那个笨蛋看到暗恋的女孩子正停下来看他,想要炫耀一下自己的标准投篮,结果因为太过激动没有控制好力度而导致篮球脱手。

其次,为什么我吃到的便当里面会有写给兄长的话,那是因为他把要给我的便当盒跟要给兄长的便当盒弄混了。本来我得到的便当盒里面应该写着“喜欢”和一个小红心的。

以上情报来自伟大的哥哥大人。

真的是活该他高中三年来都没有追到我。

说起来我男朋友也是惨,那么兄控的一个人,结果他哥还记不住他名字。

真的,一天到晚他可以被他哥可以叫出七十三种不同的名字,比孙悟空还要多出一种。

已经不是叫名字了,根本就是在起名字。

我有在怀疑他哥是不是故意的——毕竟叫错名字的时候我男朋友要哭不哭的表情真的很——

总之,要是我的心更大一点,我也会这么玩。

—————第三次更新———————————————

那个任务报酬是姬友手绘的我男朋友的兔耳女仆像。

最后没有拿到手,别想了。

是的,我男朋友的占有欲的确比较强。

我只想说我喜欢他就好,不用你们来操心。

那一群说兄长大人对弟弟不好的白痴们还是给我闭嘴吧。

开玩笑,他哥虽然心大了点,但是对弟弟是真的好。

高中有一次,我男朋友无意间提到了城西的一家糕点店里的蜂蜜蛋糕很好吃。

然后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跑过去买,正好新鲜出炉的第一批蛋糕刚刚出来没有多久。

乐颠颠的拎着袋子来到班上,本来以为我是第一个来到班上的人。

结果我看到了他哥正好把装着同样蛋糕的袋子放在了我男朋友的桌子上。

当时他哥也看到了我手里的袋子,两个人真的是对脸懵圈。

他哥起的比我还要早。

以及,我们学校在城东的郊区。

#如果这都不算爱#

下场就是,当天我男朋友吃蛋糕吃到想吐。

他说他再也不想吃蜂蜜蛋糕了。

也就是经由那次,他哥知道了我在暗恋这个笨蛋。开始给我打起了助攻。

他哥真的是极其了不起的情报贩子。

BOSS级别的那种。

各种小道消息以及他弟弟的喜好一个劲的往我这边捅。

我也为此承包了他哥快半个学期的作业。【极度怀疑他是心疼弟弟帮他写了太多的作业才拉上我的】

现在和我男朋友通过气之后发现,原来他哥也早就知道我男朋友喜欢我。

所以说为什么我们当时认为他哥提点了好多次的话是在开玩笑呢?
自作孽不可活。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第四次更新———————————————

是的没有错,哥哥超级暖的!

而且长得又帅,声音也好听,腿长腰细身材好。

不写作业都可以考进年纪前五的人你们见过几个???

他不是学霸,是学神。

不仅如此,情商还高。【在他想要高的时候】

堪称撩妹儿一把手。

不过别想了,他和他女朋友已经见过家长了。

在车来了揽住女朋友的腰,女朋友脚崴了一个公主抱,贴心的记住每一个节日给女朋友送礼物……

各种小说里的情节合理展现。

明明平时就是一个不太在意别人并且极度自我的人,但是在面对他女朋友的时候,会表现的非常完美。

我也只能用完美来形容他的表现。

他女朋友现在幸福的要死。

同一个建筑系,怎么人与人差别就那么大呢?

当然我不是有什么别的意思。

【比起绿嫂子,我更想要绿哥哥】(划掉)

当然,我最爱的还是我男朋友。(正直)

狮子我实在是惹不起,和小奶狗玩日常倒是很让我开心。

蠢兮兮的小奶狗DDDD

壁咚时说告白说到一半忘词了,转身就跑的人我认为也没有几个了。

最后完整的告白还是我说的。_(:3」∠ )_

我的口味比较混乱——比如说我喜欢吃咸的豆腐脑,番茄炒蛋我却喜欢放糖。

而我男朋友是个彻彻底底的甜党。

但我们相处的很愉快。

有一次我从他哥哥嘴里知道,有一次他们全家一起去G市玩,在公园的路边摊那里有卖豆腐脑,放花椒辣椒炒黄豆和榨菜的那种。

他哥知道我喜欢吃这个类型的豆腐脑,就跟我男朋友说了。

然后……

我男朋友为了和我“婚后有共同语言”,他吃了快一桶的豆腐脑,每碗都加了三勺以上的花椒。

他哥拦都拦不住。

这个人可以活到现在真的是奇迹。

还有,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在一起。

所以说他是有多自信……

自信的可爱DDDD

—————第五次更新———————————————

噗噗噗,不用给我男朋友送帽子,他的头发就是绿色的,完全不需要了。:-D

如果你听别人吹他哥哥吹了六年不重样,你也可以像我一样张口就来。

闲着无聊从头看了一下,发现我到后面就已经在全部在吹水了。

和初衷已经完全不同了啊。

相信题主是不会在意的(笑)

作为一个好的回答者,我把话题扭过来一下。

对象是兄控要怎么对待,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难题。

但是,如果是真的喜欢对方,那么要喜欢上对方所喜欢的家人也不会是什么难事。

用真心对待他的家人,大家的相处会更加融洽——人心又不是石头。

他的开心将会是你的开心,同理,你的快乐也将是他的快乐。

最后,希望大家都可以和自己所爱的人白头偕老。

以及再补一句。

小奶狗?不存在的。

烟.jpg

——————————FIN——————————

辣鸡老福特我没有什么敏/感/词
截图发文
流量党注意
我尽力了

刀剑男士与如下东西发生的奇妙邂逅(三)

感谢各位大佬不取关之恩
高考结束我又回来了
脑洞大开的产物
题目与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
作者有病系列
极其短小系列
不要在意细节
玩梗巨多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贯穿始终的膝丸婶注意
接受请往下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麻将

在某个夏季的最后一天,有一把刀,叫做三日月宗近。

他学会了麻将。

一开始,他只是把这个活动传播到了三条家内部。

“别带坏今剑!”审神者警告着,以后也就没有再管了。

毕竟剩下的三条家也是够人的。

等三日月练到了打遍三条无敌手的技术之后,他就把魔爪伸向了整个本丸。

一开始,三日月的固定牌友是莺丸、鹤丸和髭切。

除了鹤丸以外,其他三个付丧神都是幸运EX级别的人物。

当鹤丸把自己的家当输的像他的脸一样白净之后,他就退出了“这个一点意思都没有!”

在座的各位有幸观赏到了鹤丸国永的专属表演——气成了一个鹤球球。

然后博多就补上了空位。

战局终于开始有了变化。

当一个商人·赌神对上三个幸运EX,结果到底会如何?

反正博多把他在大阪城中获得的额外小判赚的翻了五番。

这个不太好,毕竟博多沉迷这个活动之后,越来越像市侩的商人了。

一期一振紧急出阵!

结果输的裤子和哥哥的尊严都没有了,还是博多再次出场帮他哥哥赎的身。

他们还有时候拉着膝丸入伙,本来审神者是拒绝的。

自从有一次输光了衣服同时还被灌了三升老白干的膝丸被扔到了审神者的床上后,这项活动就得到了审神者的大力支持。

“下次别喝老白干,喝伏特加。”

石切丸的场合——死飞单车

这种东西是被各个学校都给列入了黑名单的危险违禁物品。

石切丸知道这件事还是因为审神者要给飙车太过疯狂的极短部队科普车速太快的危险。

石切丸应审神者的请求,就用这种单车做了个试验。

然后发现,这个单车的速度,要比小云雀还要可怕。

顿时,石切丸就对它一见钟情了。

有了它,超越膝丸,超越长谷部,超越极短部队都不是梦!

至于有时候的磕磕碰碰,那都是黎明前的黑暗,苏醒前的酣眠,在所难免。

“爹!你冷静一点!”审神者看着又一次连人带车滚到池塘里去的石切丸,撕心裂肺的呐喊着“大太刀修起来好贵的啊!”


岩融的场合——晾衣杆

岩融的身高超过了两米。

他是阻碍审神者自我安慰“大家不都是一米多的人嘛,一样的一样的。”的重要存在之一。

不过这并不妨碍审神者和岩融的关系要好。

一开始只是想要知道和膝丸相关的古旧故事,但是到后面,审神者去找岩融玩的时候就很少有膝丸的要素在里面了。

和爽朗的付丧神一起交流,心情也会开阔起来。

在第六百七十二次看到岩融帮小夜摘下了树上的柿子后,相当会利用人才的审神者决定,以后晾衣服的当番就交给岩融来完成了。

晾衣杆很长,真的很长。

在一次意外中,岩融舞动了这根晾衣杆。

手感出奇的好。

和本体刀不同的是,晾衣杆的杀伤力不算太大,但是,耍起招式来却别有一番滋味。

今剑看了也是啧啧称奇。

岩融的兴致更高了,最近他盯上了御手杵的本体。

快住手!不要欺负老实刀!


小狐丸的场合——洗发水

作为全本丸中最在乎自己头发的付丧神之一,小狐丸对于洗发水的要求很高。

高到了审神者不能理解的程度。

哦,对,像审神者这种糙妹儿是理解不了的。

审神者糙到了什么程度呢?

看她曾经把护发素当成洗发水用了一个月就知道了。

除此以外,审神者就没有用过护发素了。

“一头的短毛要什么护发素!”审神者很自豪。

她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小狐丸你把头发剪了吧!就不用担心分叉的问题了!”还直接拿着剪刀往小狐丸的方向逐渐逼近。

小狐丸没有当场咬死她算是克制力好的了。

其实也要多亏了膝丸的高机动。

话题转回来,别的狐狸在屯油豆腐,这个小狐丸在屯洗发水。

飘○、海○丝、潘○……应有尽有无所不有,洗发水可以绕全本丸七圈。

他的小判是整个三条家里用的最快的。

审神者想,这样不行啊,这种奢侈浪费的行为不应该得到提倡。

于是现在小狐丸用的是宠物店里的那种以桶计的宠物香波。

据他的描述,柠檬味和薰衣草味的最适合狐狸使用。

现在小狐丸在拼命的向江雪左文字卖安利——听说多人购买可以有九折优惠。

刀剑男士们与如下东西发生的奇妙邂逅(二)

脑洞大开的产物
题目与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
作者有病系列
极其短小系列
不要在意细节
玩梗巨多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贯穿始终的膝丸婶注意
接受请往下



山姥切国广的场合——《蜡笔小新》

本来审神者已经好久没有看这个了——毕竟是上一辈人的童年,但是偶尔电视上点播时候会放的剧场版中还是会有这个动漫的身影。
闲着也是闲着,审神者就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有些剧情还是很让泪点低的审神者泪目的。

路过的山姥切本意是来安慰一下审神者的,结果……

他被审神者拉下来一起看。

本来山姥切没有很认真的去看,但里面有一位帅气的假面超人。

“他……遮住了脸,但是……”山姥切的眼睛逐渐有了神采“但是他不断的拯救了世界!”

恭喜假面超人收获了金发碧眼的小迷弟一枚。

最近合战场上也出现了一位带着假面超人同款面具的付丧神,正在绝赞活跃中。

友情提示各位敌方付丧神们,如果不小心打到了他的面具,就会直接触发真剑必杀。

珍爱生命,远离假面超人。

陆奥守吉行的场合——《亮剑》

审神者不看电视剧,她的童年没有各大明星。

《亮剑》除外——它陪伴了审神者度过了最热血沸腾的幼儿年华。

审神者的骂人技巧就是从李团长那里学来的。

那个时候敌军的智商还可以和我军相当,还没有各种的“棉被防御衣”、“可以吃的炸弹白菜”这种妖艳工具,也没有“单手断铁链”、“单腿跳三米八的墙”的世外高人。

大家都处于一种地球人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现在不同了——如果主角没有个超能力,都不好意思说他是抗○战争片的人。

刚引进电视的时候,怀旧的审神者就第十八刷了这部经典的片子。

对现代科技很感兴趣的陆奥守吉行也加入了审神者看电视小分队。

从此踏上了肖想意大利炮的不归路。

“二营长!老子的意大利炮呢!”电视机这么说。

“主君!我们的意大利炮呢!”陆奥守吉行这么说。

没有的,不存在的。

再说你也装不上铳兵啊。

!!!别啊!放下那些资源!我们搓不出意大利炮的刀装!


歌仙兼定的场合——《中○诗词大赛》

作为一个风雅的付丧神,歌仙并不会像之前的一些没有远见卓识的付丧神一样沉迷虚无的东西。

提升自己的修养是最重要的。

所以,独具慧眼的歌仙兼定选择了《中○诗词大赛》。

看着这个节目,感觉层次都可以甩别的付丧神几条街。

但是……

中○的古诗不是俳句,所以歌仙他一句不会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对不对?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更不要摆出你那三十六人斩的物理系风雅。

放下你手里的本体刀,歌仙,我们还可以好好看电视的。

蜂须贺虎彻的场合——《鉴宝》

作为货真价实的虎彻真品,蜂须贺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坚持。

他讨厌赝品。

非常讨厌。

所以在看专家毫不留情一针见血的点评时,蜂须贺的心情相当的澎湃。

本来一切都好,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结果……

不知道是谁提出来了一个想法:在专家点评前猜测那件文物是不是真品。

蜂须贺一开始没有怎么在意——虎彻真品的鉴赏力怎么可能有问题呢?

结果每一次都猜错了。

虎彻的真品绝不服输。

最近他又买了二十六本《珍奇古玩鉴赏手册》

真不愧是拥有倔强灵魂的蜂须贺先生。

然后被博多罚写一千六百字检讨的付丧神又多了一位。

可喜可贺。

【论坛体】关于暗恋的付丧神满嘴都是别人这件事(续)

后续在这里
膝丸(→)←婶
我流我流我流
瞎写一通
没有逻辑
强行结尾
大家图个开心就好
接受请往下

———————————————
102L楼主
我我我知道,让我深吸一口气。
好了大家,我要去了!
———————————————
103L
楼主加油!
———————————————
104L
楼主加油!
———————————————
105L
加油!
———————————————
106L
唔,看这个状况,今晚可以让烛台切殿下煮红豆饭庆祝一下,关于楼主和那个,那个髭切成功交往的事。
———————————————
107L
楼上你冷静???为什么是和阿尼甲啊???
———————————————
108L
明明是和弟弟丸啊!106L的同志在想着什么啊!
弟弟的头发已经是绿色了,不要这么对他!
———————————————
109L
又是一个被活击祸害的婶婶吗?
———————————————
110L回复109L
不是哦。
原来是弟弟丸吗?我还以为他是叫其他名字来着。
———————————————
111L
心疼一下弟弟,在阿尼甲之后又被其他的婶婶记错了名字。
———————————————
112L
十分钟了,怎么楼主还没有回来?
———————————————
113L
不知道,再等一等吧。
———————————————
114L
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了……
———————————————
115L
该不会楼主告白成功了就忘记这个贴了吧?
———————————————
116L
不可能啊,套路性的“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还没有发呢。
———————————————
117L
现在是第二天早上了……
———————————————
118L
已经中午了……楼主呢?
———————————————
119L
我掐指一算,事情好像不太对。
———————————————
120L
楼上的乌鸦别说话
———————————————
121L楼主
你们的楼主回来了,大家散了吧。
———————————————
122L
欢迎楼主!呃呃呃这个语气好像有一点不太对……
———————————————
123L
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
124L
巧了楼上,我也是。
———————————————
125L
弱弱的问一句,结果……怎么样?
———————————————
126L楼主
还能怎么样?
凉了凉了,
我失败了。
昨天下午我就在手入室里直接对那个付丧神“膝丸,我喜欢你。”
他顿了几秒,笑了一下“家主,我也是。”
还没有等我开心起来,他又补上了一句“整个本丸的大家都很喜欢家主的。”
当时我的心情就像是在坐过山车。
本来以为膝丸是没有听明白,我就换了另一个方式。
“那个,我的意思是:今晚月色真好啊。”
然后他回答我说“家主,现在是白天,没有月亮。不要想太多啊,会魔怔的。”
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我也不是什么纠缠不清的人,现在我就换了近侍。
要说我和髭切谁更重要,不用说,答案是肯定的。
髭切要重要的多,如果当初要不是我直接任命他为近侍,估计膝丸连话都不会和我说几句。
虽然现在也只是听他在说兄长兄长以及兄长。
我自己心里也有数——人家兄弟千年的羁绊不是我可以比得上的。
所以,我只是想要让他多看看我,就这样。
所以,他现在会有些类似于提点的话语——像什么不要偷懒啊,好好写公文啊,交给我放心吧……
我都已经很开心了。
至少,他有在注意我。
可是昨天他说的话……
够了,真的够了。
———————————————
127L
天啊……心疼楼主。
———————————————
128L
……想开了就好,这样就好。
———————————————
129L
什么???膝丸那个家伙居然这么对主!
可恶,我知道的太晚了!
看我到时候压而切qegufhsusjrjshd
———————————————
130L
长谷部小心后面!
———————————————
131L
烛台切殿下你背后也有!等等?检非违使???
———————————————
132L
…………
———————————————
133L
…………
———————————————
134L
这是……怎么回事??
———————————————
135L
不会是楼主的付丧神们在窥屏吧?
———————————————
136L
这么说来,当初51L的语气……有点像……
———————————————
137L
还有106L……很像某个付丧神啊……
———————————————
138L
细思恐极,该不会他们从51L开始就一直都在了吧?
那时候走廊里只有膝丸一个付丧神,该不会也是……?
———————————————
139L
就我一个人在意他们的情况吗???
他们看起来根本不是在本丸,而是在合战场啊!
城管都出来了!
———————————————
140L
我们的确是在合战场没有错。
———————————————
141L
这个时候就不要打字了!开语音啊!
———————————————
142L
不应该是让他们专心打架吗???
———————————————
143L
……以及他们会开语音吗?
———————————————
144L源氏万岁
【语音消息】
“你们那边怎么样?”
“萤丸已经解决了大部分,药研去处理最后一个敌短。”
“那等他回来之后我们就回本丸,没问题吧?”
“没有。”
“可以。”
———————————————
145L源氏万岁
【语音消息】
“药研,你回来了。那我们回去吧。”
“可以,传送装置在?”
“我这里。”
“那就拜托髭切殿下了。”
———————————————
146L
……woc
———————————————
147L
他们还真的会开啊……
了不得了不得啊。
———————————————
148L
不仅如此,还有ID
———————————————
149L
这个一看就是阿尼甲啊!
等等,他们都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窥屏的事实了吗?
———————————————
150L白鹤亮翅 回复149L
都被发现了,那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
151L
赌五毛楼上绝对是姥爷。
———————————————
152L
这个哪用赌?一看就出来了好吗!
———————————————
153L源氏万岁
我们回来了,窥屏的付丧神们拜托去找一下笨蛋丸在哪里。
———————————————
154L我主天下第一
然后让我斩尽主的仇uehrbcueihduff
———————————————
155L眼镜与药
长谷部你就别再添乱了。
———————————————
156L
那个,你们就不怕被楼主发现吗?
———————————————
157L我主天下第一
…………
———————————————
158L白鹤亮翅
…………
———————————————
159L眼镜与药
…………
———————————————
160L料理与帅气并重
…………
———————————————
161L
烛台切你之前都没有出现ID不是吗?为什么要暴露啊!
———————————————
162L源氏万岁
这种小事就不要在意了,有没有付丧神知道笨蛋丸的具体位置的?
———————————————
163L被被宇宙第一漂亮 回复156L
这个……不用担心,主君现在没有在看手机。
她右手边是博多,左手边是五虎退,怀里抱着小夜,四个人窝在被炉里听我报告公文。
———————————————
164L
……天啊,那不是天堂吗?
———————————————
165L
@一期一振
———————————————
166L
@一期一振
———————————————
167L
@一期一振
———————————————
168L
@一期一振
———————————————
169L AWT48天下第一
其实,没有关系的。
主君和弟弟们关系好我也很开心的。
———————————————
170L
woc这个一期的画风不对啊!
———————————————
171L
别人家的一期
———————————————
172L
别人家的一期+1
上次我就是想要摸摸五虎退的腿,看看乱酱的裙底,和药研一起共度良宵,结果我家的一期哥一个过肩摔把我弄进了手入室。
———————————————
173L
楼上你是咎由自取。
———————————————
173L
歪,城管嘛?
楼上172L有个变态麻烦过来收一下。
———————————————
174L眼镜与药
那是因为……算了,给一期哥留点面子。
———————————————
175L
我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
176L
药总求爆料!
———————————————
177L
药总求爆料+1
———————————————
178L
药总求爆料+2
———————————————
179L眼镜与药
还是算了吧。
———————————————
180L白鹤亮翅
哎呀药研你怎么那么婆妈呢?
我来说好了。
就是上次一期殿下向主君提出了这种“不要和短刀有太过分亲密接触”的要求后,五虎退的膝枕就没有了。
就算是快哭了的五虎退也是极化后的五虎退,一样的是爸爸。
再然后一期殿下就被失去了福利的粟田口短刀们在手合场上教育的失去了哥哥的尊严。
———————————————
181L
hhhhhhh天啊这个一期哥!
———————————————
182L
天道有轮回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
183L
厉害了我的一期哥。
———————————————
184L AWT48天下第一
鹤丸殿下,你太过分了。
———————————————
185L
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
———————————————
186L
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
———————————————
187L
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
———————————————
188L白鹤亮翅
来啊,要约手合场吗一期殿下?
我一个Lv.99的对上才刚刚Lv.57的新人可就不要说我欺负付丧神啊。
———————————————
189L白鹤亮翅
说实话,别说粟田口了,整个本丸里,除了刚来几天的小贞,一期殿下你能打得过哪刃短刀啊?
———————————————
190L
这个还真是……
———————————————
191L
扎心了老铁。
———————————————
192L
这个本丸里的鹤丸相当大佬啊……
———————————————
193L
确实……
大佬鹤气场好强啊……
不像在我的本丸里,鹤丸永远是处于食物链最底层的赤贫阶层。
———————————————
194L
楼上+1
———————————————
195L被被宇宙第一漂亮 回复192L
大概是因为鹤丸殿下他是本丸的几个元老之一吧。
他的资历很老了。
———————————————
196L
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就是,楼上,你是……
山姥切国广???
———————————————
197L
怎么可能嘛!
———————————————
198L
就是,按照切国的个性怎么可能取这个ID!
———————————————
199L被被宇宙第一漂亮 回复196L
嗯,我就是山姥切国广。
———————————————
200L
?????
被被你怎么了???
———————————————
201L
这个本丸的山姥切有大问题。
———————————————
202L
不可能啊!
山姥切怎么会取这个ID???
———————————————
203L被被宇宙第一漂亮
这不是我取的,是主君取的。
———————————————
204L我主天下第一
可恶……我也想要主帮我起ID……
山姥切你现在在哪里?
———————————————
205L被被宇宙第一漂亮
在主君房间里。
我在帮她剥桔子。
———————————————
206L
全场最佳:山姥切国广
———————————————
207L
长谷部:嫉妒使我丑陋。
———————————————
208L
长谷部: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
209L
你们还有没有人记得髭切大佬的吩咐?
———————————————
210L茶
膝丸殿下在我这里。
快来一个人领走他。
———————————————
211L茶
有一个一直散发着低气压的付丧神在旁边,连茶都不好喝了。
而且,他已经快把我和三日月殿下的茶点吃完了。
———————————————
212L
???
弟弟丸为什么要散发低气压?
———————————————
213L
搞不懂。
———————————————
214L
我们都不懂平安刀。
———————————————
215L源氏万岁
初始刀殿下你可以先把短刀们领出来吗?
@被被宇宙第一漂亮
———————————————
216L被被宇宙第一漂亮
……可以,我这就去对主君说。
———————————————
217L
emmm总感觉哥哥切要搞事情了。
———————————————
218L
同感。
———————————————
219L被被宇宙第一漂亮
好了。
@源氏万岁
———————————————
220L源氏万岁
谢谢。
———————————————
221L源氏万岁
【语音消息】
“兄长?”
“让我为主斩断仇——药研你放开我!”
“鹤丸殿下,烛台切殿下,帮我搭把手。”
“好嘞!”
“帅气的完成任务!”
“等,等一下!兄长你们要干什么?放我下来!”
“闭嘴,笨蛋丸。”
———————————————
222L源氏万岁
【语音消息】
“是膝丸不——痛!”(重物击打的声音)
“到了。”
(敲门声)
“家主,我们有事想要说。”
“哦,好的,进来吧。”
(开门声)
“大将,你的快递!”
“一、二、三!”
“走起!”
———————————————
223L
……什么情况???
———————————————
224L
是我傻了吗?为什么我听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
———————————————
225L白鹤亮翅
什么也没有,我们只是送了个快递。
———————————————
226L眼镜与药
就是把膝丸殿下扔进去了而已。
———————————————
227L
……woc
———————————————
228L
这个操作很溜啊……
———————————————
229L
但是膝宝他不是不喜欢你们的审神者吗?
———————————————
230L源氏万岁
那个傻子弟弟。
———————————————
231L
髭切大佬好像知道一切……
———————————————
232L
求爆料!
———————————————
233L
大佬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
234L
大佬我只爱你,你是我的Super Star
———————————————
235L
大佬求爆料,我为你咣咣撞大墙。
———————————————
236L
大佬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
———————————————
237L源氏万岁
有一个人每一次只要和家主对视超过三十秒就会脸红。
有一个人每一次在部屋里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想到家主就开始傻笑。
有一个人会在挑给家主带的伴手礼上耗费至少一个小时,而且有时还会导致差点跟不上大部队。
有一个人在担任近侍的时候无时无刻都在偷瞄家主。
如果以上情况都是属于臣下对主君的正常效忠之心的话,就当我是看走眼了吧。
———————————————
238L
这个膝丸……画风是不是不太对?
———————————————
239L
那他为什么之前要说这种话?
———————————————
240L
搞不懂搞不懂。
看描述他应该很喜欢楼主才对。
———————————————
241L
到时候等楼主的回复吧。
———————————————
242L
也只能这样了。
———————————————
243L楼主
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
244L楼主
以及,窥屏的付丧神们我都已经记下来了,明天后天大后天的远征还有马当番就交给你们了。
———————————————
245L楼主
手机也要没收。
上合战场还在刷贴吧???
活腻歪了吗?
———————————————
246L楼主
最后,髭切你不许去找膝丸代班。
———————————————

“你为什么不早说?”审神者放下手里的手机,看向自己身边一副委委屈屈模样的付丧神。

“我怎么知道……”膝丸的声音很小“那个时候没有想太多啊……之前就是想太多了还被兄长嘲笑了。”

“要是你早点说,哪里还会有这么多的事啊!”审神者揉了下薄绿色太刀青年的头。

“那个,家主,”膝丸抬起头,问“近侍的事……可以……”

“这个啊……我想想,明天好像定的付丧神是髭切来着。”

“诶?家主?”付丧神一脸的茫然无措。

审神者严肃了几秒之后就破功了,笑着说道“好了,不逗你了,明天的近侍还是你。”

结果好一切都好。

今后也要多多指教了,膝丸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