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女巫手记·中(三)

跟风来的魔女梗
看情况可能有后续
后续写完了就是懒的发
坚持日更的第??天
麻烦的要死的文章
女巫婶和落难王族膝
我流我流我流
我流膝丸婶
没有任何逻辑
第一人称注意
接受请往下

   (十二)

    “有时候真的会觉得什么都是假的,但这不妨碍我去用心相信,并且爱着这个世界。”——by《女巫手记》

    那天的事情过后,薄绿什么都没有再提——大概他也知道那是属于我不愿提起的过去吧。

    其实,除开结局,我还是很乐意和别人分享这个故事的。

    毕竟,故事的主角可是一个只要提到她的名字就会让人感觉到开心的小姑娘。

    那么丢脸的模样薄绿也看到了,那我把故事从头到尾讲一遍他应该也不会不耐烦吧。

    就算是被讨厌也好,被畏惧也罢,我不想对这个温柔的少年隐瞒些什么了——往好的方面想,说不定他薄绿会和她一样——

    算了,还是别和她一样了。

    找一个好日子,开始告诉他这个故事吧。

    “你要听我讲一个故事吗,薄绿?”我站在他面前,这么问着。

    薄绿很快就反应过来“那件事,如果你不想说其实——”

    “没事,只是想和你分享一下我的心路历程。”我说“明天的天气应该会不错,你,到时候要听吗?”

    “……好啊。”

   (十三)

    第二天,我们两个都起的很早。

    我拉着薄绿走出城堡,又一次在风的帮助下离开了森林。

    “今天我们要去哪里?”薄绿这么问“我记得食材也够,什么都不缺啊。”

    “你还记得真是清楚啊,我都不管那些的。”扒了下自己的一头短毛,我把他搂的更紧了一些“现在我们要去邻国,你可敬可爱的老师要去月行一善了。”

    “……我不懂。不是说好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没关系的。”

    邻国的那个村子还是老样子,这百年来也没见它变过。

    熟悉的口音,熟悉的树木,熟悉的建筑风格,熟悉的小木屋。

    还是老样子,连木屋门前的老樟树都是老样子,就是先前帮她划身高的痕迹已经不知道长到哪里去了。

    呆愣愣的站了好久,直到薄绿有些不耐烦的扯了下我的衣角才回过神来。

    现在我不是一个人了,不可以总是单独沉浸在回忆中了啊。

    拉着薄绿从村口走到村尾,每一户人家都有好好打招呼,差点没有被热心肠的大娘拉去话家常。

    最后又回到了村口的小木屋,我让薄绿把麦粒和面包糠撒在门前的空地上,自己去把信箱旁的鸽子架杆的水壶装满。

    再然后,我推开木屋的门,走了进去。

    就算是有结界的保护,这里还是避免不了粘上灰尘啊。

    挽起袖子,收拾出来了一个可以坐的地方。

(十四)

    薄绿这时也进来了。

    我拉开窗帘。

    阳光投射进来,有些刺目。

    “她喜欢阳光。”没头没脑的,我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和总喜欢拉上窗帘的我不同,她很喜欢打开窗帘时候,阳光照射进来的温暖感觉。”

    “啊,没和你说过,她是我的一个人类朋友。一个百年前的人类朋友。”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才十五岁,一个乡下的小姑娘,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做不好——熬个番茄汤就只放了番茄,连盐都没有,最后变成浓缩番茄汁这种事也就只有这个家伙做的出来。”

    “只会傻兮兮的笑,但是,就是这样的笑,会让人感觉非常的开心。”

    “我那个时候也还是个蠢货——彻彻底底的大蠢货。傻到令人发指。”

    “就那个傻姑娘一直以为我是个好人,我,也只好一直去做一个她眼中的好人——实在是没有办法去辜负她的笑容。”

    “她喜欢吃我做的点心,每次吃完后又担心自己长胖,最后还死皮赖脸的找我要减肥药水。”

    “本来这样就好了,一直这样下去多好啊。”

    “过了两年,还是三年?”

    “然后她死了——还不到十八岁。”

    “她还那么小,还没能好好打扮自己,还没能和英俊的男孩子接吻或者是跳舞——她说她和我一样喜欢金发碧眼的帅气小哥,更没有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她告诉过我她想要一对双胞胎。”

    “然后就死了。因为我而死了。”

    “她村子里的人认为她是女巫,结果把她送上了当时前来探查的教会手里。最后被处以火刑。”

    “原因是‘怎么可能有人会从荒野中独自一人生存下来’——废话,那时我在她身边啊。”

    “那些人类根本就是忘记了——忘记了她帮忙去为他们采草药时腿骨折躺在床上一个多月的事实;忘记了她一个人跑去森林寻找他们迷失的小孩;忘记了她是怎样在强盗手中救下这个村子……”

    “她也没有反驳,也没有听我的话逃走,甚至还阻止我要向教会宣战的举动。”

    “‘世界很可怕,但是世界也很美好。无论怎样,我都愿意去爱着它。所以,作为我的好朋友,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代替我去爱着它——去爱着这个世界。最后的约定了,这是。’她在临刑前的那个晚上这么对我说。”

    “我又能怎么办呢?如果不是怕她不开心,什么教会,什么人类,早都不存在了。”

    “我,就是没有办法去忤逆她的要求啊。”

    背对着薄绿,我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册子“你看一下吧,这是她的手账,文字有时要比言语来的更加直接。”

    估摸着薄绿差不多看完了的时候,我问“你还记不记得几年前我带你去森林巡视时说的话?”

    “是……关于为什么要去帮那群小孩的吗?”

    “对。你当时问的问题就是我当初问她的问题,我当时告诉你的答案就是她当初告诉我的答案。属于我自己的答案应该是——因为她希望我这样做。”

    “什么同理心,什么温柔心,什么人生鸡汤,都是假的,全都是她留给我的东西。冷冰冰的女巫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

    “她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人,被处以火刑的女巫在这里。该去赴死的是我,而不是她。”

    “为什么不是我去死啊……”

    “笑起来那么好看的她,永远像白鸽一样可爱的她,这样的人才应该活下来,活下来享受生活的馈赠不是吗?”

    “所以说我讨厌人类,那些村民也是,她也是,一个个都自以为是到不行。”

    “尤其是她,讨厌极了。让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就这样离开了。”

    “我在说什么啊……”

    “你说对吧,薄绿,这样的女巫小姐,完全不值得活下来。”

    “这样没有用的女巫小姐,早在百年前,就应该和她一起死在大火里了。”

(十五)

    一口气说出了这么一大段话,嗓子有些哑了,站在旁边的薄绿递过来一杯水“……也就是说,这些年来,我看到的‘你’都是由那个女孩留下来的影子吗?”

    “你可以这么想。”我说“女巫小姐从来不是什么好孩子,从来不是。”

    “说谎。”薄绿走到我身后“这个时候骗人可不太好,我也不是会被骗的小孩了。”

    “……你怎么想都好,我只是一个坏女巫,伪装了太久的坏女巫。”

    “那又有什么关系?”薄绿反问“坏女巫不是救了那么多的捣蛋孩子吗?”

    “这不一样——”

    “一样的。”薄绿还是一如既往的执拗“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巫。”

    “怎么在这种事上,你和她一模一样……”

    “我和她才不一样!还有——你在看我的时候,到底是看到了‘薄绿’还是那个女孩?”

    “你们差得太多了好不好!”一下子没有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问“除了某些欠揍的地方相像,根本就没有共同点了好吗!”

    其实薄绿比起她,在某些地方会更像百年前的我。

    虽然我也不得不承认,薄绿要比之前的我乖巧的多,也讨人喜欢的多。

    至少我在“薄绿和过去的我同时掉到水里要先救哪一个”这样的选项中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薄绿——毕竟他那一张好看的脸就摆在这里——当然这也不全是因为脸——毕竟薄绿的身材也是——

    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我及时的踩了一脚刹车,竖起耳朵听着薄绿的话语。

    “也就是说,你救起了一个陌生的小孩,还收留了他这么多年对吧?这样的你又怎么能说是坏女巫!”

    看来他没有发现我的脑内小剧场。

    薄绿还在说着。

    “不管怎么样,你可是救了我的女巫啊!怎么会是坏人!”像是要说服我也相信他的想法一样,薄绿很认真的阐述着理由“做饭好吃的女巫肯定不会是恶棍,懒懒散散连屋子都要我来帮忙收拾的女巫也不可能要去毁灭世界啊!所以你到底自我封闭的在瞎想些什么啊!我可是在你身边这么久了,还不清楚你是怎样的女巫吗?”说到最后,薄绿还有一点气鼓鼓的样子。

    突然感觉有些好笑,为什么他会生气啊——我才是这个故事的经历者吧,而且,我是不是坏女巫也和他没有太大关系吧。

    当初怎么就捡了个傻孩子回来呢?

    不过感觉还不赖就是了。

    “不气了啊,薄绿乖。”我转过身去摸着他的头发,另一只手顺便像是在逗猫咪一样挠了挠薄绿的下巴。

    “……所以说你是个笨蛋女巫啊!”薄绿好不容易才憋出了这一句话,随后伸手把我圈到了他的怀里“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还要笨蛋的女巫!”

    淡淡的青草味道萦绕在鼻尖,抱着我的这个人类身上,有着可以让人安心的温度。

    “好,好,薄绿你说什么都对。”

    阳光透过窗子撒进来,给这间屋子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出自上天的手笔还真是好看到不行。

    “不过,下次像是手工的木盒之类的你还是算了吧。没有天分就别硬撑,坏了那双好看的手可是大过。”

    “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啊!很坏气氛的好不好!”

    这一个下午,真是——这百年来最愉快的一个下午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