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今天的山姥切先生依然——

“今天”系列第三弹!
同时也算是新年贺文!
放飞自我产物
切国初始刀啾咪咪
一直以来我这个废柴婶辛苦你照顾了
膝丸就算你限锻全部坠机
我,我也爱你!
伤心欲绝
只剩下修刀的资源
照旧我流刀男
照旧膝丸婶
初始刀切国视角
接受请往下

    (一)

    这几天,本丸里可以说是弥漫着充斥着硝烟的战场气息——这个时政有毛病哦,大过年的,出什么限锻活动啊!不就是摆明了不想让审神者和自家刀剑过个好年吗?

    反正无论别的本丸怎么样,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是快要崩溃了。

    今天,膝丸锻刀也是又双叒叕的失败了呢。

    “呜啊啊啊啊啊切国啊!”审神者扑在他怀里哭的气都喘不上来“膝丸那个混蛋他不爱我了!锻刀坠机不说,还出来一堆四小时,他怎么那么喜欢小狐丸呢?怎么不和小狐丸结婚呢他!”

    旁边的博多非常贴心的端来了蜂蜜水“没关系的!我们都还是很喜欢主君大人的!”

    再旁边的长谷部已经要跑出去找那个付丧神手合了。

    山姥切式的绝望.jpg

    用眼神示意烛台切拦住那个主命至上者,他只感觉自己的脑壳在隐隐作痛。

    身为初始刀的山姥切觉得自己要完,他觉得粟田口家的博多藤四郎也要完。

    身为打刀的出色侦查让他看到了隐藏在不远处偷窥的那振源氏重宝,以及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可以据现化的不明黑气。

    你们的事怎么那么多!

    今天的山姥切依然是作为操碎了心的初始刀先生而愉快的生活着。
   
   
    (二)

    作为初始刀,山姥切表示审神者一开始不是这样的人——至少限锻失败这种事她自己都已经看淡了。

    然后莺丸的到来让她重拾起了希望——当初她抱着终于到来的博多睡了一个星期还不撒手。

    其实,审神者她现在也没有把限锻看得太过重要。

    不过这里有个前提,就是在那刃薄绿色头发的太刀青年没有参与的情况下才奏效。

    源氏的重宝,名不虚传。

    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弟弟要比哥哥更加坏心眼一点。

    具体表现在锻刀上。

    他可以在全体加富士的情况下全出01:29:59,也可以在无心状况all350时出03:59:59。

    要看审神者对此的重视程度——看得越重,一小时三十分就越多,或者,无关的刀剑就越多——他已经锻出了不知道多少振小狐丸和一期一振了,还有两柄三日月宗近。

    每次都可以把审神者气到快要升天,但是——还没有升天。

    膝丸今天也在惹恼审神者的边缘试探。

    他这样子迟早要翻车的。——来自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鹤先生。

    担心自己的恋人移情别恋这种事,好好的摊开来明说不就好了?审神者也不是什么不明事理的人。说不定坦白之后还可以得到来自她的亲亲安慰福利。

    非要弄的她一副要哭不哭,想打人又不得不的克制住的样子。

    今天的山姥切依然搞不懂膝丸他那清奇的脑回路。
   
   
    (三)

    每认识一个新的人,就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所以,你不能阻止我打开新世界大门的脚步对不对?”

    锻刀室门口,审神者苦口婆心的劝着她的嫁刀“你就帮我锻出小龙景光来好不好?”

    “我尽力吧,家主。”

    啊啊,又是这个语气。

    拐角处的山姥切了然,看来这次的活动又是没戏了呢——如果不换近侍的话。

    “初始刀殿下站在那是有什么事吗?”廊下喝茶的三日月问着。

    “呃,没有。”山姥切扯了下他的兜帽,这么回答着。

    “如果是弟弟丸的事情就不用担心了。”同样坐在廊下的髭切说“他们这样已经是常态了不是吗?反正家主她不忍心撤掉笨蛋丸的近侍职位的。”

    “说起来,你们被叫过去当了多久的临时近侍?”莺丸啜了口茶,问道。

    “十分钟。然后近侍就又变成了腿丸呢。”

    “髭切殿下还不错嘛。主君体谅我这个老爷爷,三分钟之后就换回了膝丸殿下了。”

    这个话题再谈下去就麻烦了。

    “不过真的好期待家主长时间换近侍的时候啊。”髭切眯着眼睛,语气轻快的说着“那个时候,某些付丧神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山姥切不这么认为——那个时候估计就是全本丸的修罗场了。

    千万别迎来那样的一天啊。

    今天的山姥切依然为本丸的明天担忧着。
   

    (四)

    山姥切觉得自己还是太天真——髭切要比膝丸可怕的多——这一口毒奶真是……

    今早的公告牌上,近侍那一栏里填的是博多藤四郎。

    有史以来第一次,膝丸被换下近侍职位超过一个小时,而且时间还有增长的趋势。

    髭切表示这实在是喜闻乐见,可喜可贺,大快人心。

    这简直就是亲哥。鹤丸毫不客气的评价道。

    “弟弟丸这次也有长进啊,没有哭唧唧的躲在部屋里不出来了。”髭切笑的非常开心。

    山姥切看向廊下面无表情端坐着的膝丸,明智的选择不开口说话。

    “膝丸殿下要来杯茶吗?”莺丸问。

    “啊,好的。”膝丸接过茶杯“谢谢。”

    然后他仰头一口就把茶水全部喝了下去。

    再然后就被烫到说不出话来,连手里的茶杯都拿不稳摔倒在了地上去。

    顺带还碰倒了莺丸的茶壶。

    本丸元老之一的莺丸脸色非常的好看。

    不忍心再看下去的山姥切扭过头去,发现了朝这里跑来的长谷部。

    “你们知道主君在哪里吗?”煤灰色头发的付丧神喘着气跑过来“有些文件必须要由主君她亲自签名才行。”

    “家主难道不是在锻刀室吗?”髭切问。

    “没有。”长谷部摇头“都找过了,没有看见人。”

    “其实,从今天上午开始,主君就不见了。”

    这个事情有点大条——审神者不是会无缘无故不见的人。

    膝丸直接就站起来想要去找人了。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玄关处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呜哇!光忠小心啊!要倒了要倒了!”

    “小贞也是!你手里的东西——”

    “这些都好贵的啊!你们小心一点啊!”

    “来个人帮忙开门啊!”

    还是长谷部回过神来去开的门。

    门外的烛台切、太鼓钟、审神者还有博多手上都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

    “新年——快乐!”没有使用召唤刀剑男子的神乐铃,审神者直接扯着嗓子喊“出来啦,有礼物哦!”

    今天的山姥切——哦,今天还没有过完呢。
   
   
    (五)

    每个付丧神都有礼物——山姥切收到的是一本植物培育手册——为了他的向日葵;莺丸收到的是十罐来自审神者家乡的茶叶;鹤丸收到的是一整套整蛊道具——虽然那个白色的付丧神很开心,但审神者还因此被烛台切说教了好久……

    不,其实还差一个付丧神没有。

    膝丸什么都没有收到。

    山姥切总感觉那振源氏重宝散发着一种很可怜的气息,好像连那对毛茸茸的耳朵都耷拉下来了。

    嗯?耳朵?

    山姥切揉了下眼睛。

    啊,是错觉。

    “膝丸,你过来一下。”审神者冲那位付丧神招手。

    他们两个消失后,众付丧神把目光投射到了山姥切身上。

    “……干什么用那种眼光看着我。”不自在的扯了下自己的兜帽,山姥切迟疑的开口问着。

    “山姥切啊,你是这个本丸的初始刀对吧?”鹤丸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一副相当神秘的样子。

    “……那又怎么了?”

    “兄弟,主人可是很信任你的哦!”堀川也凑过来这么说。

    “所以?”山姥切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所以就拜托初始刀殿下去探看一下情况了。”三日月笑着说。

    ???

    这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反正山姥切没有找到。

    “等,等一下!”他及时阻止了要把自己往门外推的短刀们“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关系吗?反正家主是不会怪你的。”髭切抱着他刚刚拆开的趴趴团子“而且,他们之间的气氛现在很奇怪不是吗?”

    “到时候家主要是被生气了一天的腿丸欺负得哭出来,怎么想都是你的错了。”

    “什么?那个家伙!”长谷部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竟然敢!”

    “好了长谷部你冷静一点。”药研伙同烛台切拦下这个付丧神,今天气场依旧两米八的短刀推了推眼镜“山姥切先生还是去看一下吧?”

    被他们这么一说,山姥切也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

    “……好吧。”

    最后还是同意了呢。

    今天的山姥切依旧那么的好说话。
   

    (六)

    山姥切没过五分钟就回来了。

    无论是谁问,他都不肯透露半个字。

    顺带还宣布了明天的內番表。

    “……主君让我们早点睡。新年就要到了……”他结结巴巴的说着“早点睡长得高……还有,明天的早饭就不用给她准备了……膝丸殿下会做的……”

    “……对了,这是主命。”最后一句话堵死了主厨·长谷部的动作。

    真是机智呢山姥切先生。

    短刀们乖乖的去睡觉了,胁差们也是,打刀太刀大太刀都是如此。

    “兄弟你不去睡吗?”堀川这么问。

    “……啊,我,等一下就去。”

    等大家都回去之后,山姥切摘下他的兜帽,露出了绮丽的金发。细碎的发丝下,好看的脸上布满了红晕。

    好歹是瞒过去了——他松了一口气——天知道他刚刚经历了什么。

    直接深刻的感受到了何为绝望。

    幸好没有直接拉开门走进去——不然明天的手合场上估计就得真刀演练了。

    山姥切不想在耳朵受摧残后,身体上受到二次摧残。

    明天……主君一定又是到中午才起床吧。

    不过,在山姥切的努力下,本丸之主的颜面还是保住了。

    不过髭切临走前充满笑意的眼神怎么想都有些奇怪。

    这就不是他应该操心的了——明天髭切要怎么嘲笑膝丸是那对兄弟的事。

    现在没有付丧神在这里,独自一刃的山姥切终于可以自由自在的冒烟了。

    所以说,为什么每一次都是自己撞到这种事!

    下一次,绝对不要再去做这种类似于关心情侣之间相处问题的事了。

    山姥切下定了决心。

    死心吧初始刀先生,新的一年里,你还会遇到很多比撞到现场还要尴尬的事情。

    今天的山姥切依旧是绝望并快乐的生活着。
   
   
————————————————————————
大家新年快乐!
各位可爱的刀刀们愿意来我这个咸鱼婶的本丸真的太好了!
膝丸你要是给我锻出小龙景光来就更好了【苍蝇搓手.jpg】
算了,不管怎样,婶婶爱你_(:3」∠ )_
切国辛苦你了,以后给你的向日葵买金坷垃!
瓜子亩产一千八!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