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从者解读指南——髭切

类似于FGO 的刀剑男士人设
可能有后续
微量乙女要素
尽量做到符合人设(大概)
查资料查到疯魔
有不严谨的地方请谅解
这次有借梗N川远征
接受请往下

    首先恭喜您召唤出了从者·髭切。

    来自伽勒底的御主,由于特异点存在的影响,本次召唤出现了误差。

    本不应存在的,不属于“英灵”分类的“神明”,即付丧神,现形于此。

    无消担心,这是由您的圣晶石以及魔力供给所召唤出的从者,所以“规则”对其存在本身无效。

    他将是您的从者,您会是他的御主,这点毋庸置疑。

    作为修正,观测系统将提供给您这位从者的基本资料,以便您与其相处愉快。
   
   

    从者信息
   
    真名:髭切(???)

    职阶:Berserker

    性别:男

    来源:刀剑乱舞

    所属地:日/本

    属性:混沌·善

    稀有性:⭐⭐⭐⭐⭐

   
    筋力:A

    耐久:A

    敏捷:B-

    魔力:B

    幸运:A+

    宝具:A

     保有技能:

    【领袖气质:B】其前主之一的源赖朝乃统一全日/本,建立镰仓幕府的征夷大将军。自伊豆举兵,至坛浦决战,彻底消灭对家平氏,前后只历经五年。他自然也继承了来自前主的狠辣和强硬,统率军队,担任总领亦是不在话下。不得不说,有时铁血会比怀柔更有效果。

    【直感:A】本体为源氏多田满仲锻造,乃守卫天下的两把名刀之一。同样历经千年的时光,斩杀的人也不在少数,但比起【心眼(真)】,他依赖的更多的像是与生俱来的直觉。莫名的预感总是准确的,甚至还可以达到预示未来的效用。

    【怨灵调幅:A+】其前主之一源赖光的家臣渡边纲在遭遇爱宕山的罗生门鬼茨木童子时,用其本体斩断了大妖的一只手臂。仅一击,就将鬼王手下的大将重伤,不可谓不令人心生敬畏。的确是名副其实的斩鬼利刃。

     职阶技能:

    【狂化:A】奇怪的是,明明身为施加了狂化指令的从者,可以正常沟通不说,在神智方面都冷静清醒的可怕。但就算从外表上来说与一般从者并无二致,他也的的确确是有狂化属性的加成的,尤其,是在其战斗的时候……

     宝具:

    【恶鬼厉妖,退散殆尽!】

     等级:A

     种类:对军宝具

     攻击距离:5~40

     最大捕捉:50人

    由传说映射出的强大力量,在狂化作用的加持下,其威力和作用范围都有巨大的提升。

    可对敌方团体造成巨大伤害。

    对妖物相关对象有特攻效果。

    造成伤害的同时有100%的概率为敌方附加上【毒】效果,同时有小概率为敌方附上【诅咒】、【麻痹】效果。

    明明看起来只是轻飘飘的斩击,带来的结果却是摧枯拉朽的可怕场景。

    更可怕的是,造成这一切的从者似乎还不太满意。

    “唔,总感觉还是不够呢。”他这么说道。

    由他的说法,只要御主的魔力支撑足够,这样的伤害应该还可以再扩大个两三倍。

    光是想象,就已经够让人毛骨悚然了。

    妖气散尽,不久分毫。

    恣意妄为,快然决断。

    富享盛名的源氏重宝所给予的全力一击,有人可以抵挡吗?
   

   
特殊羁绊:

    “呃……弟弟,叫什么名字来着?”在伽勒底,偶尔可以听见他略显苦恼的说着这句话。

    但在下一秒,却又是风轻云淡的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轻笑着,曲起食指叩击在自己的刀鞘上“名字这种东西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他看起来好像是对什么东西都不上心,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可是,他却也会有执着的一面——就像是他固执的记不住自己弟弟的名字一样。

    但,他是真的不记得了吗?

    谁也不好枉自猜测。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一定很好就是了。

    与同属源氏的刀剑比较熟稔。

    同平氏的小乌丸关系微妙。
    

性情&对人态度

    看起来非常无害的青年,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

    看起来容易相处的青年,似乎很随和的样子。

    相处过后就会发现全都是那该死的表象。

    先不说其绝对随性的处事方式和固执心理有多让人头疼。

    光冲他上一秒才在温和的笑着,下一秒有可能突然掐断别人的脖子这一点,就会让人感到有巨大的压迫力。

    看心情行事这一点也很麻烦。

    对别人总是笑着,但没有感受到有多大的亲近感。

    反正,他是一个极度自我的人。

    什么事都不上心的样子,但是在工作时却十分可靠。

    不敢过多的麻烦他,但是若让他一事不干,其本人又会有所抱怨。

    对于自己身为源氏重宝这一点上拥有着绝对的骄傲。

    难以探明的禁区底线,以及……

    总之,绝对,绝对,别惹恼收起爪牙的狮子。

    与御主的相处就有些麻烦了。

   【好感度0~50%】

    总是笑眯眯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背后发凉。

    不太会服从命令,擅自更改行动计划是常有的事,虽然最后得到的结果都不会差,甚至还要比预期的效果更好一些。

    总感觉好像没有什么主人的威严呢。

    令咒的使用要小心——虽说有些事他不会太过在意,但是髭切很明确自己的目的——守卫人理。

    虽然说“人理”这种东西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样子。

    “这是我被召唤出来的目的吧?”他这么解释道——很奇怪的原因。

    刚刚这句话最好别当着他的面说。

    如果对待其态度太过随意会被他微笑着威胁。

    威慑力极高。

    你可能会控制不住的冒冷汗。
   

    【好感度50~80%】

    会在态度上有所收敛——至少可以感受到他有在好好听你说话。

    会在休息室主动和你聊天,一部分是没什么营养的话题,还有一部分是故时的传说。

    你的疑问会好好解答,虽然看起来更像是“引导”而不是“答案”。

    会很苦恼的询问你,他的那个弟弟到底叫什么名字。

    “是腿丸好呢,还是肘丸好呢?”

    比起“想起名字”,总觉得他像是在给弟弟重新起名字。

    如果你也会很认真的帮其思考到底是叫“绿丸”还是“笨蛋丸”的话,他会很开心。

    会在特异点注意到一些小玩意儿带过来给你。至于货币什么的,还是不要太在意了。
   

    【好感度80~100%】

    成功达成Love模式。

    不是一个安分的存在,主要体现在他的小动作会特别多。

    会和你有非常多的身体接触,是正常现象,搂搂抱抱之类的,习惯就好。

    麻烦的是他会经常揉你的脸和玩你的发尾。

    膝枕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在这个时候拂开他伸过来的手,反而会被其死死的扣住手腕,眼神很危险,直到你保证下一次不会有这种事发生才会放开。

    会喜欢从背后突然抱住你。

    偶尔会心血来潮下厨,但是效果……一言难尽。

    满满的都要溢出来的控制欲。

    说是自己不会嫉妒,但独占欲比谁都强——这方面大概只有他弟弟能和其并肩。

    会很认真的倾听你的话语。

    如果以职阶相称时会笑着看着你,一直用那种很可怕的笑容看着你。

    叫了名字后就会收起那种笑容——这一点上意外的好打发。

    伽勒底日常就是跟在你旁边,跟在你旁边以及跟在你旁边。

    最好不要轻易尝试撩拨他,后果……很严重。
   

语音

    【初召唤】“源氏的重宝,髭切。唔,Berserker拥有理性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

    【特殊对话·一】“哦哦,这是……呃……弟弟,叫什么名字来着?”

    【特殊对话·二】“啊啦,平氏的宝刀……真是让人不爽快呢。可以对同伴出手吗?不不,我开玩笑的。”

    【羁绊等级Lv.1】“这次的御主如此年轻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呢。”

    【羁绊等级Lv.2】“是有什么事吗?空闲的话和我聊聊天好了。闲着也是闲着,这种打发时间的方式也是很不赖的嘛。当然,你要带点心过来我也不会介意的。”

    【羁绊等级Lv.3】“干的不错嘛!给,这是奖励。问我这些是怎么来的?看到了就顺手拿来的啊。那个老板还真是个大好人呢,下一次有机会再去那里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哦——虽然我不一定记得路就是了。”

    【羁绊等级Lv.4】“唔,睡的真舒服。辛苦你了。作为回报,你也可以睡在我膝上哦——髭切刚刚来找过我吗?诶?不是?弟弟的名字不是这个吗?啊,名字什么的无所谓了。”

    【羁绊等级Lv.5】“哦,这样吗?是觉得还有别的从者可以胜过我么?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误会了一些常识性的事——听好了,我只说一次,别想——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啊……真是拿你没办法。算了,不过其他人的出现还是少些为好。”
   
     【喜欢的东西】“唔,也没什么。哦,对了,辣味的东西其实还不错哦。”

     【讨厌的东西】“狂妄自大,自命不凡,都不是什么好的品质呢。”

      【关于圣杯】“圣杯吗?无趣而又虚假的道具罢了。怎么?御主你想要拥有它吗?”

羁绊礼装

    【绝对不会忘记的事】

    只限髭切(Berserker )装备时,自身在场上的话,我方全体的攻击力提升15%,;若膝丸在场时,双方宝具威力提升15%&每回合HP回复800
   

    这是来自于某个未知的时空,

    在一个夏天的开始,

    由同样的“自己”所留下的执念。

    是非常痛苦的回忆,

    因此,

    更加不能忘记。

    “回忆是每个人的珍宝。”

    这句话是谁说的已经忘记了。

    但是,

    这的确是对的呢。

    那个“自己”为了“未来”

    留在了“过去”;

    如今的“自己”为了“现在”

    要来保护“过去”。

    必须记住啊,

    那些不想忘记

    也不能忘记的重要记忆。

    不然爱哭的弟弟又要哭鼻子了。
   

   
   

   
    

    

   

评论(1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