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不普通的普通日常(三)

膝丸超好看!我爱他!
吹爆膝丸(1/1)√

HP 设定
无脑小甜饼注意
无逻辑注意
我流刀剑注意
已交往设定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蛇院膝丸×鹰院婶
少量鹰院爷爷×狮院婶
接受请往下


(三)

    圣诞节的后一天,我收到了来自我妹妹的一封信,其中还附带了一张过了塑的画像,说是当成圣诞礼物送给我。

    我要先声明几点:

    一、我妹妹非常了解我的喜好。

    二、我给我妹妹看过我男朋友的照片。

    三、我妹妹她是个美术大佬。

    综上所述,我对她给我的礼物的好感度甚至超过了膝丸送的那本书。

    黑色的长款风衣,可以窥见锁骨的衬衫,以及手套与袖口之间的那段绝对领域,再配上膝丸的那一张脸……

    我爱我的妹妹。

    这么棒的礼物当然不可能藏着掖着,我在我发小面前炫耀了,也在膝丸面前吹嘘了“看看看,是不是特别帅?”

    那个格兰芬多给我的回答是“再怎么样,有三日月好看吗?”然后就奔向了向她招手的拉文克劳学长“小姑娘,到我这边来。”“来了来了!我们今天是去图书馆吗?还是去湖边?”接着两个人十指相扣地走远了。

    我为什么要一时想不开跑到她面前来受罪?

    膝丸倒没什么表示,神色淡漠地表示他知道了,就没了下文。

    我一开始还有一点小失落的。

    结果第二天他哥就跑过来悄悄告诉我,昨天膝丸在寝室里傻笑了四十多分钟“弟弟丸恐怕脑子有什么问题,你可千万别和他分手啊。”髭切最后这么叮嘱我。

    髭切一定是膝丸他哥,亲的。

    随后我沉迷了那张画像一段日子,时不时会拿出来亲两口的那种。

    一开始,膝丸只是面色平常的看着我,两天后他开始皱眉,四天后他就在行动上有所表示了。

    那天有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魔药课,众所周知,魔药课的教室距离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非常之近。斯莱特林们想要在这里堵什么人是相当方便的。

    所以这就是我刚出教室门就给膝丸逮到然后被他一路扯到二楼的某个废弃教室的原因。

    “你到底怎么了?”我两手摁在膝盖上,喘着气问他。这个斯莱特林腿很长,步幅还快,而且今天他没有顾虑到我的速度,我只能一路小跑才可以跟上这个人的步伐。

    同样是巫师,同样的路程,结果我男朋友连呼吸都没有乱,我却喘的跟个哮喘病人一样。也是,文弱的拉文克劳怎么可以和斯莱特林的击球手相提并论呢?

    “出了什么事吗?”我又问他,他也不说话,只是抽走了我手里的魔药课本,翻出我夹在里面的那一张画像,拿在手里,以一种极其认真严肃的态度问我:

    “你喜欢谁,我还是它?”

    我眨了几下眼睛,心想着莫不是我听错了“不好意思,我没有听清,膝丸你刚刚问我什么?”

    “我问,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它。”

    我先是掐了自己一把,很痛,这不是在做梦;其次,我用手去试了下膝丸额头的温度,很正常,他并没有发烧;最后,我扯了下这个斯莱特林的脸,没有变形,不是有人戴上人皮面具来冒充我男朋友。

    等等,这是巫师世界,我记得有一种东西叫做“复方汤剂”,效果好像是——

    “你是谁?”我当机立断,抽出了魔杖对着这个人,“装扮成膝丸的样子有什么企图?我是不会上当的,你喝了复方汤剂对吧!”

    他好像翻了个白眼“梅林在上,学生熬制的复方汤剂的效用可以持续这么久吗?”

    “说不定是从教授那里偷出来的呢?”我还是不肯相信“你怎么证明?”

    沉默良久,对面这个人咬牙切齿地憋出一句话“……小海豹是白色的。”

    小海豹当然是白色的,这个人脑子是不是有——

    哦,好的,我懂他的意思了。

    略感尴尬的收起魔杖“膝丸,你问这个问题是有什么意义吗?”

    “先不要管这些,你就告诉我你喜欢哪一个。”

    “好吧。”我诚实地回答他“我喜欢那件风衣。”

    我男朋友好像被这个答案噎住了,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我是在认真的问你这个问题!”

    我也是在认真的回答你的问题。

    我是想这么说的,但看到了膝丸的脸色,我明智地选择闭上嘴巴。

    让我这个智慧的拉文克劳思考一下,这个时候的正确选项应该是——

    A.“哈哈哈哈哈你怎么回事啊受什么刺激了居然会问这么弱智的问题?”

    B.“那可是我世界第一可爱迷人贴心小棉袄的妹妹送我的,超级超级重要的礼物。”

    C.“当然是最喜欢你了!”

    D.“髭切之前对我说你脑子有毛病,看来是真的,要不我们先去一趟医务室?或者说你更喜欢圣戈芒的环境?”

    其实D项真的很不错,可是秉着选择题“三长一短选最短”的原则,我最终还是选了C项。

    “当然是最喜欢你了!”我把画像从他手中拿走,放在桌子上,同时牵上了这个斯莱特林的手,一掌托着,一掌覆在他的手背上,极其郑重地注视着膝丸的眼睛。我暗自感慨着这个人的眸色真是好看,同时,一字一顿地说:“它怎么会比得上我最喜欢的帅气男朋友呢?”

    三秒钟之后,我见识到了一个斯莱特林巫师从双颊到耳尖,最后再到脖颈,迅速红透了的全过程。这个时候我要是一个清泉如水下去,膝丸说不定可以冒烟。

    薄绿色头发的斯莱特林嘴唇翕翕地动,在说些什么,我凝神听了一下,发现是这样一句话。

    “那你怎么亲它不亲我?”

    “怎么不亲我?”

    “亲我。”

    “我。”

    我我我我能说什么???

    那就如他所愿好了。

    我扯着膝丸的领带把他往下拉,直接上嘴。

    踮脚很累的,这种时候当然是要让男朋友弯腰。

    最后,一句话总结,这个斯莱特林的嘴唇很薄,有青苹果的味道。
   

评论(1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