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博多藤四郎的烦恼

制杖脑洞
我永远喜欢博多小可爱(大声)
挖穿了大阪城
怎么还没有毛利??
许愿毛利实装(ni)
有极少fgo梗流入
有极少超级英雄梗流入
我流本丸注意
我流膝丸婶注意
自我愉悦产物
接受请往下

(一)

作为本丸财务大臣的博多藤四郎,他有很多很多的烦恼。

比如说今日小判的兑率,股票的涨涨跌跌,还有本丸里的一群不会理财的付丧神们的日常支出……

不过,最近博多有了一个超级大的烦恼——这个烦恼还必须要处理好,因为这是关于一个博多非常喜欢的人的烦恼。

就是,关于主君大人的恋爱问题。

(二)

本来博多想着,本丸里有绝对主厨长谷部,这种事情根本不用他出场,这个可靠的同僚就会把一切都完美的解决。

结果事实证明博多想的太简单了。

别的本丸里的长谷部是主厨,警惕着所有对本丸之主有些不轨之心的付丧神。

这个本丸里的长谷部也是主厨,却和那个抢走审神者的薄绿色太刀狼狈为奸。

博多怀疑自己待的这个本丸里的长谷部不正常。

(三)

起先,在知道审神者和膝丸交往的时候,几乎全本丸的付丧神都不同意。

包括髭切。

一个星期之后,最先败退的付丧神出现了——就是那振压切长谷部。

在长谷部的协助下,打刀胁差队伍里出现了不少的叛徒。

然后败退的是一众不包括髭切的平安刀。

初始刀山姥切国广、烛台切光忠他们两个负隅顽抗到了最后,也还是妥协了。

髭切就是想来给弟弟的情路制造点障碍,所以可以忽略不计。

不,其实,现在还有付丧神在坚持——博多藤四郎和小夜左文字。
他们还在苦苦支撑。

(四)

博多想着人多力量大的真理,准备从论坛里找到抗争的好方法。

刷着论坛的短刀看着一条条类似于“该怎么防止野男人勾走主的心”、“如何让主不被妖艳薙刀魅惑”、“粉毛眼镜变态该如何不动声色的压而切之”这种发帖人一目了然的置顶帖子,再想想自己所在本丸的这个不断在为某个完全不会谈恋爱的源氏重宝出谋划策的长谷部,顿感刃生艰难。

悲伤得眼镜都要掉色了。

真的,如果有付丧神可以出面搞定那个抢走主君大人的付丧神,一切都好说。

博多可以用他的全部小判积蓄来换取这个超级英雄的出现。

他现在就想象着自己在大都会大喊Super——,实在不行纽约好邻居也是可以的。

但是没有的,不存在的,全都是假的,你现在在本丸里,亲爱的博多藤四郎。

所以,博多藤四郎,男子汉,要坚强。

(五)

本来,博多和小夜已经把所有战斗力爆表的极化短刀团结到了一起,却被长谷部给察觉到了。

煤灰色的打刀青年去找了药研谈了十多分钟,粟田口的真·大家长就立刻反水了。

药研都发话了,其他的短刀也就只好做鸟兽散。

感受到了绝望的博多在贴吧上寻求帮助,发帖后,有一群的人在吐槽说“这是假的长谷部吧?”

却又有人说出来了一个可怕的猜测——“说不定,这个长谷部是一个唯主是从的主厨,某种程度上比一般的长谷部更可怕啊。”

说不定还真的是这样……

博多认为自己知道了真相——反正不论如何也不能靠别的付丧神了,只有自己是最靠谱的。

作为男友力超高的博多藤四郎,他是不会放弃的!

(六)

在博多藤四郎的不懈努力下,终于争取到了一日近侍的机会。

可惜还没有等他高兴太久,小夜揣着柿子来到粟田口部屋对他说“主君大人找你。”

“哦哦哦好的!我这就去!”博多扶了扶因为兴奋而跳动起来的眼镜,兴冲冲就往外跑。经过同僚身边时,他听见了那位短刀语气平平的说了一句“我同意了。”

博多一个踉跄差点摔跤,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小夜左文字,他感觉自己现在知道事要比股票跌平还要可怕。

小夜左文字是被收买了?博多看着蓝发短刀手里的柿子,冒出了这样的怀疑。

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孤独的博多藤四郎,将要尽自己力量去保护属于大家的主君大人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博多一去兮不复还。

(七)

“来来来,博多。”审神者窝在被炉里惬意的眯着眼睛,向金发短刀招着手“来这边坐。”

博多小跑过去挨着审神者坐下,暖和的感觉让他禁不住也眯起了眼睛“好暖和啊!”

“是啊是啊,”审神表示者赞同“我觉得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就是被炉,这可是好文明。”

“博多要吃桔子吗?今天的桔子很甜很好吃哦!”

“好好好!”博多接过审神者剥好的桔子,桔子小小的,可以一口一个。

审神者看着短刀享受的模样,笑得很开心“突然想起来,桔子很像博多的帽子呢!很吉利的样子。”

“嘿嘿。”博多自豪的挺直了身子“所以股票一定会涨!”

“那很好啊,不过小心不要被套牢喽!”

(八)

时间过得很快,审神者写着写着文书就睡过去了。

博多发现的很及时,他刚想要叫审神者起来去床上睡,还没有付诸于行动,门就被推开了。

膝丸!还带着毯子,手里拿着和果子!

博多藤四郎特级警报开启!

博多藤四郎开启一级戒备!

“家主下午两点的时候准时会困,而且很容易醒。”薄绿色头发的付丧神小声问“被炉还暖和吗?”

得到博多肯定的回复后,膝丸把毛毯轻轻的披在审神者身上,又把和果子放在桌子上。

“今天的近侍是你对吧?我还有当番,家主就麻烦你照顾了。”走了几步,膝丸又回过头来叮嘱道“和果子别让她吃太多,那是两人份的。动静不要太大,她中午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公文的话,家主不想批就算了,我可以在明天帮她处理掉。”
门又被关上了。

(九)

“什么啊这个语气……”博多鼓着腮帮小声说。

不过——这个太刀付丧神做的还算不错吧,有那么一点男子气概——但是比起自己还是差远了。

侧过头去看着审神者的睡脸,博多藤四郎放松下来,因为警惕而支棱起来的金色短发也缓缓的瘫了下来。

重要的主君大人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博多眼中的审神者一直都在笑着,没有悲伤。

现在和膝丸交往后的审神者笑的也很开心,似乎比以前更开心了。

主君大人现在,应该很开心吧。

好像,稍微能理解了一点其他叛变付丧神的想法了。

博多藤四郎的烦恼,也少了那么一点点吧。

不过,那家伙,要获得博多藤四郎大人的认可,还差得远呢!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