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刀剑男士与如下东西发生的奇妙邂逅(四)

脑洞大开的产物
题目与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
作者有病系列
极其短小系列
不要在意细节
玩梗巨多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贯穿始终的膝丸婶注意
接受请往下


一期一振的场合——《爸爸去哪儿》

本来一期一振是一个坚决反对本丸安装电视的付丧神。

“弟弟们会沉迷电视不好好睡觉。”

然而他的底线在这档节目出现是被彻彻底底的后移了。

不,一期一振已经没有底线了。

现在粟田口的电视控管是药研在做主,一期一振被列为重点监督对象。

哥哥的尊严都要没有了。

让一期一振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的是一个充满了可爱的小孩子的节目。

审神者沉迷过它一段时间——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

但是这不妨碍一期一振现在沉迷这个节目。

粟田口的大家长看电视时充满了慈爱的兄长眼神。

仿佛从中找回来了哥哥的尊严。

…………

每次一上战场就中伤的一期一振先生,你的主君告诉你,提升哥哥尊严的最好方式是提升练度,以及加好闪避敌枪的技能点,粟田口全员出阵就你一个刃重伤可一点也看不出尊严。



药研藤四郎的场合——养生节目

作为本丸中唯一一位的医学系付丧神,以及粟田口背后的真正大家长,药研觉得自己不可以像其他已经变成一条日夜咸鱼的付丧神一样。

他是有职业操守的。

所以,电视这种东西要合理利用。

养生节目是个好东西,药研从中学习到了很多有用的知识。

比如说手机用多了不好——又多了一个没收大将手机的理由;比如说饭后不可以散步,要先坐着休息半个小时——大将,饭后不要直接去三条大桥;比如说婴儿时期的发烧很难发现,要时刻注意——大将,你和膝丸殿下……不,没事。

除了好的方面,药研也误入歧途过——托某个张姓大忽悠的福,有一段时间全本丸都在吃绿豆。

绿豆汤绿豆粥绿豆糕绿豆饼绿豆沙绿豆芽绿豆泥绿豆酥绿豆粉……

“在现世我已经受够了绿豆,为什么在本丸还要在遭受绿豆的修罗场???”

幸好最后药研发现不对劲,停止了这个疯狂的行为,不然要被绿豆逼疯了的审神者就已经自挂东南枝了。

大包平的场合——《挑战不可能》

挑战不可能,化不可能为可能。

这是天下最美的刀才可以做到的,一个超越自我的节目。

以上说辞来自超刀剑男子·大包平。

莺丸表示,这个节目一切都好,就是不适合大包平这样的付丧神看。

越看越傻。

审神者深表赞同。

原本大包平的日常是吃饭睡觉出阵以及怼天下五剑。

现在大包平的日常是吃饭睡觉出阵看电视以及用不可能的挑战邀约来怼天下五剑。

“三日月!我们来挑战看谁不睡觉的时间久!”

“三日月!我们来挑战谁可以在一分钟内用嘴开瓶盖的个数多!”

“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表示他想申请去远征。

二十四小时的,无缝的那种。

这个本丸里的天下五剑一共就只有三日月宗近一刃刀真是辛苦他了。


明石国行——纪录片

明石国行也会喜欢看电视。

这是审神者没有意料到的——有空的时候他居然不是用来睡觉——不对,看电视这种没有干劲的事情也很符合他的卖点。

明石喜欢看的不是什么类似于动物世界的那种记录片,而是……非常有明石国行风格的纪录片。

还记不记得北欧某个国家拍摄的一个记录了一堆烧了三天多的柴火的记录片?

就是这种类型。

可以说是无聊的纪录片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受明石国行青睐。

这个问题困扰了审神者两个月。

直到明石邀请审神者一起来看过一次之后,审神者就彻底明白了。

这种纪录片真的是太催眠了,失眠的时候看上十分钟就会进入梦乡,然后一夜好梦。

真的是被社畜逼迫的懒癌所拥有的最好福音。

然后明石国行就被长谷部叫出去手合场好好的谈了一个上午。

萤丸和爱染在旁边加油。

哦,是在给长谷部加油。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