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刀剑男士与如下东西发生的奇妙邂逅(三)

感谢各位大佬不取关之恩
高考结束我又回来了
脑洞大开的产物
题目与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
作者有病系列
极其短小系列
不要在意细节
玩梗巨多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贯穿始终的膝丸婶注意
接受请往下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麻将

在某个夏季的最后一天,有一把刀,叫做三日月宗近。

他学会了麻将。

一开始,他只是把这个活动传播到了三条家内部。

“别带坏今剑!”审神者警告着,以后也就没有再管了。

毕竟剩下的三条家也是够人的。

等三日月练到了打遍三条无敌手的技术之后,他就把魔爪伸向了整个本丸。

一开始,三日月的固定牌友是莺丸、鹤丸和髭切。

除了鹤丸以外,其他三个付丧神都是幸运EX级别的人物。

当鹤丸把自己的家当输的像他的脸一样白净之后,他就退出了“这个一点意思都没有!”

在座的各位有幸观赏到了鹤丸国永的专属表演——气成了一个鹤球球。

然后博多就补上了空位。

战局终于开始有了变化。

当一个商人·赌神对上三个幸运EX,结果到底会如何?

反正博多把他在大阪城中获得的额外小判赚的翻了五番。

这个不太好,毕竟博多沉迷这个活动之后,越来越像市侩的商人了。

一期一振紧急出阵!

结果输的裤子和哥哥的尊严都没有了,还是博多再次出场帮他哥哥赎的身。

他们还有时候拉着膝丸入伙,本来审神者是拒绝的。

自从有一次输光了衣服同时还被灌了三升老白干的膝丸被扔到了审神者的床上后,这项活动就得到了审神者的大力支持。

“下次别喝老白干,喝伏特加。”

石切丸的场合——死飞单车

这种东西是被各个学校都给列入了黑名单的危险违禁物品。

石切丸知道这件事还是因为审神者要给飙车太过疯狂的极短部队科普车速太快的危险。

石切丸应审神者的请求,就用这种单车做了个试验。

然后发现,这个单车的速度,要比小云雀还要可怕。

顿时,石切丸就对它一见钟情了。

有了它,超越膝丸,超越长谷部,超越极短部队都不是梦!

至于有时候的磕磕碰碰,那都是黎明前的黑暗,苏醒前的酣眠,在所难免。

“爹!你冷静一点!”审神者看着又一次连人带车滚到池塘里去的石切丸,撕心裂肺的呐喊着“大太刀修起来好贵的啊!”


岩融的场合——晾衣杆

岩融的身高超过了两米。

他是阻碍审神者自我安慰“大家不都是一米多的人嘛,一样的一样的。”的重要存在之一。

不过这并不妨碍审神者和岩融的关系要好。

一开始只是想要知道和膝丸相关的古旧故事,但是到后面,审神者去找岩融玩的时候就很少有膝丸的要素在里面了。

和爽朗的付丧神一起交流,心情也会开阔起来。

在第六百七十二次看到岩融帮小夜摘下了树上的柿子后,相当会利用人才的审神者决定,以后晾衣服的当番就交给岩融来完成了。

晾衣杆很长,真的很长。

在一次意外中,岩融舞动了这根晾衣杆。

手感出奇的好。

和本体刀不同的是,晾衣杆的杀伤力不算太大,但是,耍起招式来却别有一番滋味。

今剑看了也是啧啧称奇。

岩融的兴致更高了,最近他盯上了御手杵的本体。

快住手!不要欺负老实刀!


小狐丸的场合——洗发水

作为全本丸中最在乎自己头发的付丧神之一,小狐丸对于洗发水的要求很高。

高到了审神者不能理解的程度。

哦,对,像审神者这种糙妹儿是理解不了的。

审神者糙到了什么程度呢?

看她曾经把护发素当成洗发水用了一个月就知道了。

除此以外,审神者就没有用过护发素了。

“一头的短毛要什么护发素!”审神者很自豪。

她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小狐丸你把头发剪了吧!就不用担心分叉的问题了!”还直接拿着剪刀往小狐丸的方向逐渐逼近。

小狐丸没有当场咬死她算是克制力好的了。

其实也要多亏了膝丸的高机动。

话题转回来,别的狐狸在屯油豆腐,这个小狐丸在屯洗发水。

飘○、海○丝、潘○……应有尽有无所不有,洗发水可以绕全本丸七圈。

他的小判是整个三条家里用的最快的。

审神者想,这样不行啊,这种奢侈浪费的行为不应该得到提倡。

于是现在小狐丸用的是宠物店里的那种以桶计的宠物香波。

据他的描述,柠檬味和薰衣草味的最适合狐狸使用。

现在小狐丸在拼命的向江雪左文字卖安利——听说多人购买可以有九折优惠。

评论(1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