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刀剑男士们与如下东西发生的奇妙邂逅(一)

脑洞大开的产物
题目与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
作者有病系列
极其短小系列
不要在意细节
玩梗巨多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贯穿始终的膝丸婶注意
接受请往下

审神者最后悔的,不是之前大阪城F4过五十层就送的时候误认为是时政发布的推销小广告而没有珍惜,导致现在挖信浓挖到怀疑人生这件事,而是自己耳根子软,听信了鹤丸的劝说,给本丸配布了电视这件事。

“我真的就是信了你们的邪。”——by快要崩溃的审神者。

(一)烛台切光忠的场合——《荒野求生》

其实一开始是审神者在看这个节目,过程中一直在惊呼些类似于“天啊!”“这都可以吃?”“贝爷威武!”之类的话就不用详细描述了,大家都懂的。

然后加入审神者队伍的付丧神是膝丸——他一直在关心那两只许久未归的青蛙儿子。

“等等膝丸你冷静!贝爷他是不会吃青蛙的!”审神者抱着要上前对电视“斩断瘴气”的付丧神的腰。

结果下一秒,屏幕里就传来了“哦,这只青蛙是可以吃的,只要把它的头给拧断,剩下的就是鸡肉味的身体了。”

烛台切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

“真是太不帅气了。”烛台切皱着眉,看着眼前两个纠缠不清的人,这么说道“这样是——”

“这只毛虫的蛋白质含量是牛肉的十倍,就是——就是味道有点像腐烂了几个月的肉。”

电视里传来这样的声音。

“哦,这是什么节目?”独眼的付丧神来了兴趣“料理节目吗?”

光忠你醒一醒!不要被骗了!

审神者在心中呐喊着,但是考虑到有一位付丧神一起看这个节目可以压制激动过度的膝丸,她也就没有阻止。

如果再给审神者一次机会,就算电视机会被膝丸砸烂,她也一定会阻止烛台切坐下来看这个节目。

“这是……什么?”看着锅里漂浮着的骨头,审神者颤抖的问出了声。

“是七图的胁差蜘蛛以及柯基苦无。”独眼的帅气付丧神笑的温柔“他们的骨头营养丰富,不仅炖汤好喝,而且还是非常好的补品。”

“蛋白质是牛肉的十倍吗?”审神者一脸的欲仙欲死。

“当然不是,他们蛋白质的含量是牛肉的二十倍。”

…………烛台切光忠,你赢了。

从那天起,全本丸都达成了一个共识——禁止烛台切光忠去七图作战。

所以现在烛台切他的首选菜单上是五图的三花胁差。

可喜可贺。

(二)鹤丸国永的场合——《超级变变变》

还是审神者带的头。

凌晨十二点,偷偷摸摸熬夜时候的必备利器。

就在南方○○频道。

本来一切都很好——门缝用衣服塞住了,不会漏光;声音开到最小,不会影响到别人;还有瓜子爆米花和可乐。

结果还是被半夜爬起来溜达的鹤丸给发现了。

为了自己美好的,不被长谷部说教的明天,审神者决定把鹤丸给拖下水。

鹤丸表示没有关系,他很乐意和主君享受爆米花和薯片。

结果在审神者再三感慨起“哇!这些孩子好厉害!”“天啊他们怎么做到的?”“真是吓到我了!”“了不起了不起!”之后,鹤丸找到了新的娱乐方式。

他开始在本丸举行由世界上最聪明的鹤丸国永(自称)一手导演的节目——《超级模仿秀》

听起来除了前两个字,和原作一分钱关系都没有。

本来审神者想,鹤丸他满级之后闲着也是闲着,有点乐趣也好。

但是,在经受今剑第五十三次模仿天狗而把木屐折断并且砸到了岩融头上,把两个人都送进了手入室;山伏第六百一十二次模仿修炼的僧人而把后山的树木砍来做桩;髭切第九十六次模仿鬼切对刚极化回来的青江身后的女鬼小姐姐进行友好的交流后——

审神者崩溃了。

“家主!家主你冷静!”膝丸拖着要去跳刀解池的审神者“资源会有的!树也会长出来的!兄长也会——也会……”

“你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吧!”审神者哭天喊地的晃着膝丸的衣领“我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多大的刀了,成熟一点好不好!”

(三)大俱利伽罗的场合——《宠物的诞生》

还是审神者带的头。

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膝丸去远征了,寂寞空虚冷的审神者把电视调到了C○TV 9,看着满屏幕的毛茸茸,调节自己无人安慰的心灵。

满屋子的粉红色泡泡并没有影响到审神者的高侦查,她很好的察觉到了站在外面不断往屋里瞟的一位隐藏在黑夜里的青年。

出于想到要和本丸社障青年之一好好交流的目的,审神者就邀请对方一起来看流星雨,不,是一起来看电视以达到交流感情的目的。

效果拔群。

然后本丸里就多出来了两个时时刻刻腻歪在一起的身影——为了讨论下一次宠物们出现的种类,以及宠物们要吃的一系列东西。

再然后,本丸里的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薄绿色的付丧神有些不开心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审神者因为某种不可抗力,一周看不了电视。

其实,她连下床都很困难。

大俱利伽罗又变成了一个人。

(四)太鼓钟贞宗的场合——《电视购物节目》

审神者就是无意间的一翻台,结果正巧不巧的就到了这个台。

太鼓钟瞧到了这个节目,兴趣就上来了。

审神者就不会拒绝短刀的请求,所以,即使她认为很无聊,也没有换台。

日后审神者真是感觉火葬场一般的酸爽。

“哇啊啊啊啊啊!这个钻石好华丽啊!”

宝贝儿这个特效一看就是后期做出来的,还一点儿也不走心。

“这个衣服也好好看!亮片的装饰太棒了!”

宝贝儿这个不太适合你,毕竟是女装。

诸如此类的情况还有好多,太鼓钟总是忍不住拨打屏幕下方的热线电话订购产品。

他已经耗光了自己的积蓄,为什么还一直有钱的原因……

烛台切大俱利还有鹤丸在半夜偷偷的往他的储钱罐里塞小判。

你们这么无底线的宠溺太鼓钟是会出事的。

审神者很无奈。

膝丸表示,如果审神者没有偷偷在伊达组远征时候往他们每个人的枕头底下塞小判的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快递员都已经认识这个地址了,看出来收货的审神者就是一脸的“败家玩意儿”的表情。

博多发现这件事后,让所有相关的人写了一千六百字的检讨。

“为什么我也要写?”膝丸一头雾水。

“没有阻止太鼓钟就算了,连主君也没能阻止,膝丸殿下你需要好好反思。”博多说。

今天的膝丸依然作为没有话语权的婚刀过着本丸底层的生活。

评论(11)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