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这个黑暗本丸和小说里说的不一样(三)

瞎写一通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微量膝丸婶注意
作者依然有病注意
假期快结束了
这里迎来完结倒计时
依旧写完了不想打字
接受请往下


    小说里面说,要和黑暗本丸里的付丧神打好关系,就要先和短刀们打好关系。

    呵呵。

    假的,全是假的。

    我把手机放下,放空的望着天花板。

    自从那次阵势极大的见面会之后,我就连短刀的影子都没有见过了。

    这才是第二天。

    再这样下去玩个鬼哦,早说了小说不靠谱,偏偏我本丸里的刀子精们还一个个都笃信不疑。

    他们活的这么多年都活到炉火里面去了吗?还是被丁子油给糊了脑袋?

    算了算了,看小说不如玩游戏,做日课不如玩游戏,干什么都不如玩游戏。

    昨天才抽到的武藏小姐姐和之前抽到的魔法⭐梅林酱,你们的master来找你们玩了!

    还没有点开FGO的图标,手机就开始震动起来,同时响起的铃声吓得我差点没能拿稳它。

    手指在屏幕上一滑“喂,您好,这里是——”

    “家主!”膝丸的声音传来,平时稳重低沉的好听声线有些控制不住的飚高,几乎到了快要破音的地步。

    “怎怎怎怎么了?”我被他的反应惊到了“本丸里出了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膝丸好像是冷静下来了,也没再说什么。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说实话。”我不打算和这个付丧神瞎扯——面对膝丸只能打直球。

    电话那边传来嘈杂声,片刻后膝丸支支吾吾的坦白道“……我,那个,不小心把家主你的指甲油打碎了。”

    “是一瓶有很可爱的缎带装饰的指甲油吗?”

    “对对对,就是那瓶。”膝丸松了口气,连忙承认着。

    怎么好像还很开心一样?

    “那是清光的。”我回答说“我没有指甲油。”

    “啊,这,是这样吗?”

    “还有事吗?”

    “还有就是,就是,家主,那个小说上的套路用到了吗?”

    “嗯?没有啊。”我打了个呵欠“我连短刀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说什么套路。”

    “……”

    “那我就挂了啊。”

    “对了,家主,以后能不能……”膝丸仿佛下定了决心“能不能每天晚上打个电话过来?”

    “……膝丸你这是在撒娇吗?”

    “不是!我才没有!”

    “好,好。我会的。那么就先这样吧,再打下去,话费也是个问题呢。”

    挂掉电话之后,我有些开心——真是没想到一直笨蛋的嫁刀先生居然会这么坦白——其实也不算太坦白吧。

    但我就是很开心,开心的想要去伽勒底玩上几个小时。

    黑暗本丸就是轻松——尤其是这座本丸的练度还比较低——我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在完成公文之后开始与武藏小姐姐谈人生。

    再看看我自家的本丸,那里经常性的堆积着需要长谷部光忠切国以及膝丸一起上阵才能处理完的公务……突然不怎么想回去了。

    在伽勒底快活的逍遥了一个多小时,突然我感知到门口有客人来访。

    懒懒散散的跑去打开门,面前的存在却让我吓了一跳。

    “退退!你怎么来了?”

    已经极化了的短刀带着他的老虎一起扑到了我怀里“主君大人我好想你啊!”

    “啊,是,是,我也很想退退。”我安抚性的摸摸五虎退的头“但你也不能擅自跑出来啊,很危险的。”

    “我,我有和一期哥说过。”五虎退眨巴着有些湿漉漉的眼睛“是给主君大人添麻烦了吗?”

    “没有,完全没有。”天啊这个孩子是天使啊!

    “兄弟们也想来……也可以吗?大家都很想主君大人。”

    “当然可以!”这种时候拒绝什么的是人渣才干的出来的事。

    “不过你们最多每天来一个哦——毕竟还有日课要完成。来的太多了的话又会让膝丸和长谷部他们头疼吧。”好歹在最后理智上线了三秒,我对五虎退这么补充到。

    “嗯!”短刀很懂事的点着头“果然最喜欢主君大人了!”

    【五虎退·极】对【审神者】发动了【可爱的笑容】,造成了【会心一击】,效果拔群。

    【审神者】不行了!

    脚步虚浮的被五虎退拉到廊下晒太阳,旁边就是暗堕的三日月和莺丸——无论怎样,他们都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喝茶。

    “呃,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可以吗?”我问向那两位付丧神。

    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异议。

    就是笑容有一点僵硬。

    然后五虎退就枕在我膝上睡了一个下午。

    玩游戏不如和短刀一起晒太阳,真的。

    感觉真是不错。

    “退退再见!回去路上要小心啊!”用灵力沟通起了返回本丸的传送阵,我向五虎退告别。

    “没关系的主君大人!晚上也要好好的睡觉哦!”

    …………我尽量?

    晚上,我还记着膝丸的嘱咐,打了电话回去“喂喂喂,这里是膝丸的小可爱。膝丸在吗在吗?膝丸膝丸请回答。”

    “家主你在说什么啊!”果不其然,对面的语速又有些快了——他只要害羞就会这样。

    “我不是你的小可爱吗?膝丸你好伤我的心!”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说你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就是……”

    “好了不逗你了。”我笑了一会儿——他的反应真是有意思,怎么都不会让我腻味“晚安啦亲爱的,么么哒!今天也很喜欢膝丸哦!”

    挂掉电话后,属于我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刚刚开始……

    开始……

    老娘的FGO呢???

    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机桌面,我陷入了癫狂。

   
    ——————————————————

    “第,第四十八番,五虎退。归,归还本丸!”

    “大将的游戏删了吗?”

    “嗯!”

    “见面的要求主君大人答应了吗?”

    “嗯!”

    “主君的充电宝替换了吗?”

    “嗯!”

    “一切顺利,没有引起主的怀疑?”

    “嗯!”

    “小退真是厉害。你做的很好。”

    “谢谢一期哥。还有,膝丸殿下他,他没关系吗?”

    “唔,笨蛋丸他刚刚接到家主的电话,不用在意他。”

    “不过……”

    “笑的还真是恶心啊。”

    “果然今早驳回担心过度的绿丸和短刀一同前去的提议是明智的。”

    “早上我都差点以为要露馅了——膝丸殿下根本没有想好说辞吧就把电话打过去了。担心也应该有个限度吧。”

    “小光我不认为你有什么资格来说这句话,你也是担心的一个晚上没有睡好的付丧神之一。反正我没想到啊——今早的事情居然被圆过来了。还真是吓到我了。”

    “大概是大将的恋爱脑同时也发作了吧。”
   

评论(1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