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这个黑暗本丸和小说里说的不一样(二)

瞎写一通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我流刀男注意
微量膝丸婶注意
作者依然有病注意
假期快结束了
所以我又双更了
依旧写完了不想打字
极其短小注意
接受请往下

    这群付丧神还是有良心。

    至少第一部队雄赳赳气昂昂的把我护送到了Z319本丸门前。

    “好了,家主,你就大胆的敲门走进去吧。”

    “兄长!这样很明显不行吧!”

    我眼泪汪汪的看向自己的嫁刀,果然我没有选错结缘的付丧神,膝丸你太让我感动了。

    “那样子的套路只对美貌万千的审神者有用啊!家主她根本就不是这个类型,直接敲门的话会直接被首落死吧!”

    ……敲你嘛!膝丸你听见没有!敲你嘛!

    “膝丸殿下你这就不对了。”宛若莺啼的美妙声音响起“主君人还在这里呢,说的这么直接也不太好。”

    ……莺丸,你这半年的茶叶都不要想了。

    咬牙切齿的思考着红烧付丧神的一百种方法,不知不觉间就被拉到了侧面的围墙边。

    “家主我昨晚已经熬夜做好功课了。”膝丸自信满满的说“就家主的人设来说,翻墙是最好最安全的方法!”

    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我可爱的第一部队就像下饺子一样,一个接着一个跳进了那座本丸里。

    扶着膝丸的手臂站好,我还是有些懵。

    有两件事造成了我现在的状态。

    一是,昨天唯一一个正常刀膝丸今天一下就被那群老不正经的付丧神们给污染了

    二是,你们翻墙怎么这么熟练,可不可以解释一下?

    “咳。”对面传来了吸引人注意力的咳嗽声“这位姬,不,这位就是新来的审神者吗?”

    我抬头一看——啊,是一个标配的三日月宗近。

    为什么是标配?

    当我昨天被长谷部和烛台切逼着看完的二十多本黑暗本丸题材的小说是死的吗?

    还有,不要以为暗堕了就可以当成你视力不好的理由——你本来是要称呼我为姬君的吧?

    不就是剪了个头发吗?身为天下五剑的观察力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胸就不是姬君了吗???

    “审神者大人,这是这座本丸的刀剑。”随着三日月的介绍,我看到了他身后的排了整整齐齐一溜儿的付丧神。

    这是在干嘛?

    大阅兵吗?

    “这是主的魅力啊!”长谷部一脸兴奋的说。

    “说的没错!”膝丸接了话“虽然家主你的脸和身材都实在不算——不我什么都没说。”

    “总之,大家都是同事了。”烛台切笑的很阳光“我们的主君就要拜托你们一段时日了。”

    药研把一部充满了电的手机和一个充电宝交到了我手里“大将,好不容易出来感受社会,就把它们交给你了。”

    “不要玩物丧志啊,大将!也要记住小说里的套路啊,大将!”

    “散了散了。回去吧,还有主交代的日课要完成。”

    “对对对,那个美食节目要开播了,我和歌仙殿下约好了要一起看的。”

    “和三日月殿下约好的茶饮时间也要到了呢。”

    “腿丸,我之前下的单好像到了——”

    “好的兄长,我回去就帮你取。”

    …………寒风瑟瑟。

    他们这些付丧神怕不是吃了二十匹小云雀。

    跑的那么快。

    养儿防老……个屁。

    一个个就知道回去快活。

    心累的看向我将要相处一年的暗堕付丧神们“那个啥,你们好啊。”

    “您好!”齐刷刷的鞠躬以及问好声。

    “……好。”

    “请多指教!”还是齐刷刷的鞠躬以及恭敬的答复。

    我……真的没有进错本丸?

    这哪里像是一个黑暗本丸了啊!
   
   
   
    ——————————————————

    “腿丸,你这么贴着门不累吗?”

    “那兄长你就往旁边让一点啊!”

    “你们小声一点,会被主听见的!”

    “这个门也太小了一点,六个付丧神趴在上面还真是不帅气。”

    “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现在听情况应该是没有什么麻烦了,这可是好事。”

    “总之辛苦药研了。”

    “还有兄弟们的功劳——再加上这座本丸的练度本来就低。昨晚的彻夜谈刃生计划才实现了。”

    “但是家主还是……药研,你说这座本丸要是没有插座该怎么办?手机没有信号怎么办?那些付丧神临时反水怎么办?”

    “所以说绿丸你就是操心过度——算了,干脆我们今晚再来这里一趟看看情况好了。”

    “好主意!不愧是兄长!”

    “干脆我们就在这里待着不要离开主了吧。”

    “你们兄弟根本就是半斤八两吧!长谷部也不要来添乱!”

    “我有把充电宝交给大将——同时我还在网上买了一箱充电宝。到时找个理由一天送过来一个就好了。”

    “要不我们装作有东西掉在里面了再去看上一眼——不好,时间快到了!我们得加紧回去,不然到时候过了约好的返回时间的话,二三四部队就都要来这里了!打起来修缮的费用就算了,主君问起来我们要怎么解释?”

    “说的也是,毕竟我们还要顾及主命——不过主说的真是没错,烛台切你的确相当老妈子。”
   
   
   
   

评论(1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