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女巫手记·下

跟风来的魔女梗
完结倒计时
还有一篇番外
很随意的结尾
坚持日更的第??天
麻烦的要死的文章
女巫婶和落难王族膝
我流我流我流
我流膝丸婶
没有任何逻辑
第一人称注意
接受请往下

(十六)

    “总有一天,我会忘记你。我没有很期待,也不会很失落,我只是明白,一定会有那么一天。”——by《女巫手记》

    时间过得真快,薄绿已经十八岁了。

    他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好好学习,以便于可以拥有足够的力量回到他亲爱的兄长身边。

    所以当薄绿过来告诉我,他要离开这片森林,去参加国王召选的骑士集会时,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只是……

    “……你不是拥有和你兄长一样的血统吗?为什么要去参加这样的活动。”我问。

    薄绿没有回答。

    他大概是有自己的打算——孩子大了,也管不住了。

    其实我不用操心他。

    薄绿他足够聪明,早在他十六岁那年就把我可以教给他的东西都学的通透了。

    奇怪的是他偏偏要等上两年,在十八岁的时候才来向我告别,真是不明白为什么。

    “……你要和我一起走吗?”临行前薄绿这么问。

    我摇了摇头“女巫和王族一起出现总归是不太好。不过放心吧。”安慰他说“我可是女巫,树木是我的侍卫,旋风是我的使者,它们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薄绿离开了。

    就像他之前从未来过一样。

    和原来的生活一样,没有什么不同的。

    除开我总会不知不觉准备起下午茶点之外也没什么不同的。

    除开我现在又恢复了做饭吃的生活习惯外也没什么不同的。

    除开现在这座城堡里少了些许生气外也没什么不同的。

    没有感到很寂寞,也没有感到很孤单。

    日子还是这样过。

    反正只是人类而已,很快我就会忘掉他。

    虽然现在暂时忘不掉。

    没有关系,我有信使,那个小鬼的安危我这里有把握。

   
(十七)

    白云传来讯息——薄绿他在集会中大显身手,甚至还惊动了国王。

    疾风告知消息——薄绿见到了他的兄长,他的兄长就是当今的国王。

    雨水捎来情报——薄绿和他的兄长联手,一举击溃了当初夺权的大臣。

    霞光寄来短信——薄绿和他的兄长又再度掌握了实权,他现在应被称作亲王殿下。

    啊啊,真是优秀的人啊。

    不愧是薄绿。

    倚在窗边,我喝着红茶,听着这三个多月来的点点消息,不自觉的弯起嘴角。

    不愧是我的薄绿。

    …………?

    我,刚刚在想什么?

    我的……薄绿?

    反应过来时,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日都不出来,我想我现在需要理清楚自己的思维。

    然而更糟糕了。

    放空下来之后,脑海里时不时会冒出薄绿的模样。

    这样不行,还是要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

    但是,真的要找事情做的时候,我竟然一时没有办法找到有什么事是我必须要做的。

    因为这十来年里,我的生活重心,好像就是薄绿来着。

    他离开之后,我好像真的就没有什么事好做了。

    怎么没用成这样。

    暗自唾弃着白活了一千多年的自己。

    最后我还是选择去邻国的城镇走一走——现在我最熟悉的地方除了这座城堡,也就只有那里了。

    在小木屋的屋顶上坐了一整个下午,阳光下,有些事情好像也不用想那么多了。

    傍晚时,从房顶上跳下来,打算回我的城堡时,突然被那位大娘叫住“好久不见啊,孩子。”

    “……啊,是好久不见了。”有些无奈的站好回话。

    “诶,孩子,你身边的那个帅气小哥呢?”

    “啊,他……”

    “情侣之间吵架了吗?这可不行,要快些和好才是。”

    …………

    这都是些什么啊!

    有些气恼的回到城堡里——我的年龄是那个小鬼的百倍,为什么会被——

    那又怎么了,你还不是喜欢他?

    “谁说的?我才没有!”一拍桌子就吼了出声,却发现如今的城堡里就只有我一个活物。

    刚刚是……臆想吗?

    “好吧好吧。”咕哝着坐回椅子上“我才没有——”

    真的没有?

    “就算有一点点好了。”

    嗯?

    “……其实仔细想想,还是蛮大的一点。”

    是的,我其实——

    就只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薄绿。

    大概,就是像我这个女巫这么大的一点吧。

    薄绿他曾经说过,要带着谢礼来感谢我,到时候我问一下他能不能以身相许好了。

   
(十八)

    结果不久后,我没有等来薄绿的道谢,却听来了蓝天通告的时势——薄绿现在作为最年轻的统帅,即将要和他的兄长一起来讨伐邪恶的女巫,并回收被女巫霸占的森林。

    …………

    是不是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

    讨伐恶女巫?

    这不像是薄绿会做的事——他自己亲口说我不是坏女巫。

    我第一次不是很相信天空传来的讯息。

    王城是怎么走来着?

    我要去找到薄绿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从窗口跳下,御风而行,我还从来没有在空中穿梭的这么快过。

    风的速度快到让人无法想象,一个小时不到,我就可以看到那座华美的宫殿了。

    随意的降落到一个类似于宫廷花园的地方——现在需要知道的是要怎样才可以找到薄绿。

    结果脚刚接触到地面就被人用刀抵住了脖子。

    “谁——”熟悉的声音响起,刻意被压低的嗓音没过三秒就恢复了原样“怎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薄绿收好刀,有些烦躁“你怎么过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过来了?我来问——”

    “等一下你先别说话!”薄绿把我推到灌木丛后面“怎么了?有事吗?”

    ——来人我不知道是谁,不过肯定又是交代些麻烦事就对了。

    等和他们说完,薄绿才又回来看向我。

    “外面还是太麻烦了,你和我来。”他抓着我的手一路小跑,最后进到一个房间里。

    关上门后,薄绿小心的把门锁好。

    等他做完这一切后,我直接的发问“讨伐女巫的事是怎么回事?”

    薄绿显得有些无措“……你都知道了?”

    “也就是说,都是真的喽?”

    “等一下,你听我解释——”

    这是传来了有人轻叩门扉的声音。

    “腿丸?你在里面吗?”

    “!兄长,我,我这就来!”

    “你先躲一下!”薄绿低声的说,同时把我往床底塞“小心,兄长很敏锐的。”

    这个家伙下手还真是不知轻重啊。

    捂着被磕到床板的额头,我咬着牙想着。

   
(十九)

    薄绿的兄长是一个拥有着软绵绵的好听声音的人。

    “那个,肘丸啊,我不反对——”

    “是膝丸啊,兄长!我的名字是膝丸!”

    “好吧好吧,那个绿丸啊,我是不反对你和朋友之间来往的。”

    “都说了我的名字是——兄长你刚刚在说什么?”

    “我说,你的朋友无论是龙族还是什么,都无所谓了,我们这次的目的只是女巫而已。或者说,我们的目的仅仅是那一片森林。”

    “……兄长,你——”

    “笨蛋丸你自己好好考虑喽,我的要求已经传达到了。”
   

(二十)

    门又被关上了。

    我从床下爬了出来。

    薄绿拉着我就开始说话“刚才兄长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吧?这段日子你先不要待在你的城堡里,不管是这里我的房间还是邻国的小镇,找个地方先住下。”

    “等这段时间过去了,你就可以回到你的森林了。真的,城堡还是你的,森林也是你的。”

    “是因为你的兄长刚掌权了,所以要立威吗?”抬起头,看向这个高过了我好多的青年。

    “……可以这么说吧。”

    “我没有意见。”抓了下自己的头发,我对他说。

    薄绿的眼睛一下就亮了“太好了,那你是想要住哪里?我可以帮——”

    “在那之前,我想要问你几个问题。”看向这个拥有着好看的琥珀金眼眸的人,我问“膝丸是谁?薄绿又是谁?”

    “我这么多年认识的人到底是薄绿还是膝丸?”

    “……都是我。”眼前的人给出来这样一个答案。

    原来,他一直没有告诉我他真正的名字吗?

    突然感觉有些无措的陌生——他到底是谁?

    我一下子没了答案。

    “不用为我担心,我自己知道如何行事。”给他留下了这句话后,我踏上了返程。
   

(二十一)
    后来我又想了好久,总算是搞明白了——他是薄绿还是膝丸根本无所谓。

    我喜欢的又不是名字。
   
    我还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对于他来说,他的兄长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
   
    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兄长要立威是吗?

    再怎么说,我也得帮这一个忙才是。

    他们讨伐之时,也是宴会开始之日。
   

(二十二)

    愿我所爱之人幸福长寿;

    愿我所爱之人美满快乐;

    愿我所爱之人健康聪慧;

    愿我所爱之人可以——

    所想皆成,所愿皆现。

    默念完祝词,踏着吱呀作响的木板,我来到了窗前。

    好笑的看着城堡前排列整齐的军队,人类错愕的表情可真是有意思。

    尤其是阵前的两个领队——一个有着奶金色的头发,另一个有着薄绿色的发丝。

    还满意吗,我的这份礼物?

    微笑着向下面的人做着口型——我知道他可以看得到。

    新生的国王将从旧时代女巫的死亡中获得诸神的祝福。

    多么美好的登基礼物,所以迟了些也没什么关系吧?

    这也是送给那个终于找到哥哥的小鬼的成人礼——虽然也迟了一点。

    不过这是那么完美的礼物,所以我想不会有人在意这些细节。

    嗯?那个小鬼怎么哭了?

    是我看错了吧?

    这么棒的日子,怎么会有人哭泣呢?

    啊呀,他怎么下马了?

    怎么一副要冲进城堡来找我拼命的样子?

    这个礼物他应该很喜欢才对啊。

    结果被他的兄长拦下了——理所当然的嘛——擅自前来破坏宴会场所的人可是要被赶出去的哦。

    站在窗前久了,我也累了。先回去睡上一会儿吧。

    宴会开始了,客人们请自便。
   

(二十三)

    说起来,我还没有对那个小鬼说过,女巫其实忘性特别大——就连那个女孩,那个我天天都在想念的女孩,我都已经记不得她的名字了,甚至是她的面容都有些模糊了。

    我曾经使劲的想要回忆起来——头发被自己扯下了十几绺,从眼睛中溢出的液体布满了整张脸,头部被自我撞击的青紫泛血——结果都想不起来了。

    还真是薄情。

    毕竟已经百年了。

    所以,出于歉意,我选择了和她一样的结局——这样那个女孩会开心的原谅我吧?

    躺在床上听着外面人类大声说话的嘈杂,以及干枯木板再度析出水分所发出的爆裂声,我抱着这个小鬼之前费力做出来的木头盒子——盒子里装着女孩送我的星星——闭上了眼睛。

    本来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好了什么时候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这个小鬼的名字,准备好了有哪一天就算提到这个小鬼的名字也想不起他的脸,准备好了什么时候会把这个小鬼彻彻底底的忘记。

    时间是最好的记忆剪辑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不过,这个小鬼运气比较好——我是没有办法再将他忘记了。

    永远也没有办法把他忘记了。

    正式的道别总要有的——我该怎么称呼他来着?

    算了,我还是更喜欢“薄绿”这个名字。

    午安,薄绿。

    ……还有,我喜欢你。

    开心的进行宴会吧。
   

(终)

    火焰的侵蚀下,古老的城堡轰然倒塌。

    不老的女巫被掩埋在了废墟下。

    宴会结束了。
   

(尾声)

    这个国家有一个传说——在幽深的古木森林的某处,有被女巫隐藏起来的巍峨雪山——在那里,有着可以制造长生不老药的冰晶草。

    “贪婪的女巫不愿意和别人分享这个秘密宝藏,就使出魔法布下障碍,派出恶龙看守雪山。前去探索的勇士们都有去无回。”

     “终于,这座沉睡的森林等来了勇者来战胜恶女巫——那是英勇的国王和他聪敏的王弟,他们率领大军,来到了恶女巫的城堡,用可以烧尽一切的火焰吞没了邪恶的女巫。”

    这就是这个故事的结局。
   
   
   

评论(1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