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女巫手记·中(二)

跟风来的魔女梗
看情况可能有后续
后续写完了就是懒的发
坚持日更的第??天
麻烦的要死的文章
女巫婶和落难王族膝
我流我流我流
我流膝丸婶
没有任何逻辑
第一人称注意
接受请往下

   (六)

    “有的人就像是天空中最大最亮的那颗星星,可以照亮整个星河旅路。”——by《女巫手记》

    “你在干什么?”我问那个坐在身边的薄绿色头发的少年。

    他此刻正拿着床毛毯,动作停滞在半空中。有些莫名的好笑。

    薄绿红着脸把毛毯摔在我的脸上“看你睡倒在这里了,风又大,怕到时候某个女巫生病,最后累的人可是我啊!”

    “好——谢谢啦。”我懒洋洋的回答“这里阳光好的很,薄绿也要来休息一下吗?”

    “诶真的吗?那我也——”少年一下又反应过来“不对,现在我们不是要大扫除吗?我都把床铺给晒了一遍了!”

    “有什么关系嘛,来来来,时光大把,快活啊少年郎!”

    “才没有好吧!”薄绿活像一只炸了毛的猫咪“这个活动的发起人可是你啊,为什么到最后反而变成了我在出力!”

    “我讨厌粘上灰尘嘛,所以才让你来帮忙啊。”

    “大扫除哪有不沾灰的!”

    “所以说,”我一把将这个薄绿色头发的少年拽到身边躺下“好好休息才有精力去干活的呦!”

    薄绿脸色通红,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没了动作。

    这个心口不一的小鬼。

    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他的头发,这个触感还真是不错。

    “要给你唱安眠曲吗?”

    “闭嘴!”少年色厉内茬的说着“也别再摸我的头发!”

    “好,好。”

    这一觉就直接睡到了晚上。

    再醒来时我就发现薄绿整个人就窝在我的怀里,睡得香甜。

    多大个人了,现在比我还要高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等他醒了,估计会羞的整个人冒烟吧。

    “这,这……我,呃,那个……”

    果不其然,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总得安慰一下吧。

    “没事的,我醒之前也是一直在抱着你睡的。”

    我这个一千多岁的女巫都这样,你这个连二十都不到的人类撒撒娇也没关系的。

    没想到薄绿的脸更红了。

    最后直接就跑开了。

    ???怎么回事?

    不过,他好可爱啊。

    反正到了最后,今天的大扫除任务是失败了。

还没等我开心起来欢呼“女巫大人万岁”,一盆冷水就浇到我的头上——当然不是真的冷水——薄绿告诉我,大扫除的事明天继续。

    “我都帮你收拾的只剩下仓库了你还想怎么样!”薄绿气势很足的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他现在要比我高出了一个头。

    长得高就可以为所欲为哦——当然不可以!我才是房东啊!当然要让房客帮我干活啊!

    “好的就明天。”这,这是不可抗力,谁让我对上他的那双眼睛就有些犯怂。

    (七)

    “咳咳,天啊你的仓库多久没有打理了?”薄绿捂着口鼻处含糊不清的说着,并向我扔过来一个口罩“你到底是有多懒啊。”

    戴上口罩后,我并没有回答这个尴尬的问题“那个,薄绿啊,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别逃避话题啊!”薄绿碎碎念着“兄长也是,你也是,怎么一个个都这样!”

    “薄绿啊,这就证明,我和你的兄长都是正确的存在。”我很严肃的对他说,同时再递给了他一捆不知道放在仓库里多久的筷子“你试着折一下。”

    “你看,就像是一根筷子和一捆筷子一样——如果是一捆筷子就很难——”

    “嗯?你在说什么?”薄绿递过来那一捆筷子的残尸“我折好了,然后是要干什么?”

    “……你是怪物吗?”

    “你说什么?”

    “不,什么都没有,你听错了,薄绿。”

    “那我就用这个梯子了。”

    “小心点,它经历的时代很久远了。”

    分工很明确,就是再来一次的整理而已——其实没什么必要,因为我都已经在那个时候封好了。

    只是想顺着薄绿的心思,让他开心而已。

   (八)

    “这个玻璃瓶是要放在哪里啊?”薄绿站在梯子上,手里捧着一个很眼熟的玻璃罐子问着。

    啊,那不是——

    亏他还可以找到。

    “我来就好。”向薄绿走过去,想要接过这个罐子。

    这个时候,年生已久的木头梯子开始罢工了——吱呀吱呀的响声越来越大,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塌着。

   同时还造成了薄绿的重心不稳,以至于他捧着的玻璃罐脱手飞出。

    我该,怎么办?

    是去救起那个玻璃瓶,还是——

    薄绿他摔着一下应该没事的,但是那个玻璃瓶就……

    我……

    我到底要……

    “薄绿!”最后还是跑上前去接住了少年,再然后,耳边传来了玻璃碎裂的清脆声响。

    好看的罐子碎成千百片,最完整的部位是瓶口连着木塞的地方。

    装在里面的东西也洒落一地。

    “对不起,我——”少年弯下身子想要帮我捡起这些残片。

    “没事。”我把他拉起来“这里交给我就好,你忙了好久了,去休息一下吧。”

    “但——”

    “让你去休息就照我说的做行了!”我使劲把薄绿往外推“午饭你自己解决,不用管我了。”

    随着仓库门合上的厚重响声,我坐在了地上。

    碎掉了啊。

    坏掉了啊。

    她送给我的,现在唯一还存在的东西。

    理智告诉我,现在我应该很悲伤,但是,我的情感却好像没有上线一样。

    没有泪水,没有歇斯底里,有的只是连手都抬不起来的无力感。

    还是要收拾的,无论怎么样,这个日子还是要过才行。

  (九)

    装满整个罐子的是一共九十九颗星星。

    她亲手用小纸条一个个折出来的。

    她不在了,现在,连她的星星也不在了。

    “找回来,找回来。”我咕哝着,弯下腰在地上摸索着。

    一颗,两颗……

    十五颗,十六颗……

    三十颗,三十一颗……

    九十七颗,九十八颗。

    还有一颗到哪里去了?

    ——“一颗两颗三四颗,星星挂在天上笑;五声六声七八声,女巫是个娇羊羔。”

    ——“星星喜欢小羊羔,可惜羊羔爱吃苗,要问苗苗在哪里,全都长在架子底!”

    又来了,这个讨厌又熟悉的声音。

    架子底,哪个架子底呢?

    趴在地上到处看着,寻找着那颗失踪了的星星。

    满头是灰后,我终于瞅见了安安静静躺在地上的那颗最后的金色星星。

    把它捞起来的同时,我又发现这颗星星的背后粘着一张被裁剪的很小心的星星形小纸条——如果不是把星星拿在手里,根本发现不了。

    “九十九颗小星星,与你长久的幸运信,今天也要很开心!可以打开!”

    潦草的笔迹,泛黄的纸条,但现在还可以从中看到的来自对方的兴奋心情。

(十)

    可以……打开?

    是指星星吗?

    小心的拆开手中的那颗金色星星。

    映入眼帘的是……

    ——“女巫小姐做的南瓜派真是太好吃啦!明天,后天,大后天都还想要吃!”

    傻子,吃那么多你也不怕胖。

    也就是说,每颗星星里都有这样的话喽。

    真是麻烦的礼物。

    走向那堆星星的临时存放处,我就地坐下,开始一个个拆开,阅读迟来的话语。

    ——“其实,说什么女巫很可怕,但是我看你可是很温柔的啊。”

    我哪有。

    ——“哇!女巫小姐好厉害,会飞诶!我也想要学!教我教我,不要那么小气嘛!”

    人类怎么学魔法啊。

    ——“女巫小姐的眼睛像星星,黑色的星星,可好看了!”

    哪有黑色的星星啊,天马行空也要有个限度吧。

    ——“这里风吹起来很舒服,在我等风起的时候,顺便也可以等到你啦!是不是很聪明?”

    是啊,你最聪明了,比我要聪明很多。

    ——“每一个人都是很温柔的存在啊,所以我们更加要努力去微笑。别板着张脸了,开心的笑笑会有很多朋友哦!”

    我不想要其他朋友,我有你就足够了。

    ——“我好想抱抱女巫小姐,可以吗可以吗?”

    如果是你的话就没所谓了。

    ——“我啊,超级喜欢女巫小姐的哦!”

    这样啊。

    ——“喜欢喜欢喜欢你,女巫小姐超级好!”

    你在说什么,笨蛋。

    ——“永远,永远的好朋友,说好了哦女巫小姐!”

    ……嗯。

    ——“因为是朋友,所以不可以向对方撒谎哦,反正女巫小姐要说真话!不接受反对意见!”

    真拿你没办法,我可没有对你说过谎。

    “没有我的话,女巫小姐会寂寞吗?”

    当然会啊,你在说什么傻话!

    ——“如果女巫小姐你来找我的话,我一直都在的。”

    ……骗子。

    ——“要是我什么时候离开了,女巫小姐可不要伤心哦,我会笑话你的。”

    ……才不会给你笑话我的机会,才不会伤心,也不会想你。

    ——“没有我的话,女巫小姐一定会更加自由和开心吧。”

    ……是啊,如果你这么想的话——我会很好的,还会更好的。

    …………

    被看出来了吗?

    对不起,我说谎了。

    我好想你,真的真的好想你。

    我,每天每天都在想你。

    但是,这是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我向你保证,真的是第一次对你说谎。

    所以你可以来笑话我,我,我不会生气的。

    绝对不会生气的,真的不会生气的。

    仅此一次的机会哦,不出来吗?

    真的不出来吗?

    听见了吗?你听见了……吗?

    明明是那么会把握机会的人,这一次怎么就……

    在生我的气?是你先说谎的吧——这样轻易的丢下我跑掉。

    我没有生你的气已经很好了,怎么你还闹起脾气来了?

    再这样,我也生气了。

    蠢货。

    白痴。

    混账。

    大骗子。

    啊,有水滴在纸上了。

    字迹,模糊了。

    不行不行,虽然我在生气,但是你准备的礼物弄坏了可不好。

    纸是湿的,怎么办……

    我也不会叠星星啊……

    为什么没有一种叠星星魔法啊……

    好烦啊好烦啊,为什么星星这么难叠啊!

    你在哪里?快出来教教我啊!

    教会了我给你做南瓜派吃!这次管够!同时还附带减肥药水!

    你……在哪里啊……

    别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我……不想要一个人。

    一点也不想。

    一点,也不想……

    …………

(十一)

    啧,我什么时候闭上眼睛的?

    没有印象了。

    直起身子,毯子随着我的动作滑落。

    “你醒了?”一旁的薄绿看过来。

    “我睡了多久?”按着自己发疼的太阳穴,我问着他。

    “现在大概是晚上十一点。”薄绿回答着,同时他把手里的一个木头小盒子往我前面一推。

    “那个,这次我不小心摔坏了你的瓶子,没找到玻璃,就用木头做了一个……还有,你的星星我也帮你叠好了。”少年低着头,薄绿色的发丝垂下来,遮住了他的表情。

    “真的很对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帮忙……没想到会这样……”最后他有些说不下去了。

    “所以,不要讨厌我可以吗?”清朗的声线此刻有些沙哑,带着细微的颤抖。

    我看向盒子——里面的星星复原的很好,看不出它们有被打开过的痕迹。

    再看向薄绿,他整个人身体僵直的,双手握拳放在膝上,指节已经被攥着发白。

    我又不会吃了他,那么紧张干什么。

    不,薄绿,他在哭吗?

    “我都没有哭,你哭什么?”伸手撩起薄绿的头发,藏在下面的果然是一双红红的眼睛。

    “不,我没有哭,绝对没有!”薄绿反驳着“哭的人是你啊!”

    又是一个傻子。

    我可是活了一千多年的女巫,怎么会哭……

    怎么会,哭……

    “是,我说错了什么吗?”薄绿不安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别这样啊……”

    “不,你什么也没有做错,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很好,薄绿,非常感谢。真的,真的,你帮大忙了。”

    “让我靠一会儿,就一会儿好吗?”

    薄绿没有回答。

    “啊,果然是麻烦到你了,不好意——”

    “要靠多久都没关系。”薄绿直接把我揽到了他身边“我有点累了,接下来要休息——休息时我什么都注意不到的,无论怎么样的动静都注意不到。”

    这个小鬼手劲还真是大。

    那一下还真是弄疼我了。

    所以,疼的想要哭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对吧?

    他都说什么事情都注意不到,那么我把眼泪蹭在他的衣服上也是什么无所谓的事情了对不对?

    休息真好啊,休息真好。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