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女巫手记·中(一)

跟风来的魔女梗
看心情更后续
大纲已完成
打字嫌麻烦
来自新年第二天的第二更
麻烦的要死的文章
女巫婶和落难王族膝
我流我流我流
我流膝丸婶
没有任何逻辑
第一人称注意
接受请往下

(四)

    “当人们做了某件正确的事,就会使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重量又增加一点,也就是说,自己的存在会变得更重要一点。”——by《女巫手记》

    “为什么我们要去每天到森林里巡视?”薄绿问我。

    “呃,这个嘛……可以有新的羁绊产生啊。”我说“总是会有些胆子不小的孩子跑过来玩——林子里的野兽多得很,说不定就会被吃掉啊!”

    “……”

    “啊,你看,那不就是了吗?”没理会男孩的沉默,我向前方一指“无知小鬼探险队登场!”

    随手一个幻术过去,我压低了声音“愚蠢无知的人类幼崽啊!入侵属于高贵龙族的地盘,你们是想要干什么?”

    “无论是抢夺珍宝,还是其他的事,都不允许!”

    配合着作用到炉火纯青的风系魔法,整片林子里的树叶沙沙声就没有停过,乌云聚集起来,一时间气氛变得很是阴森。

    随手示意薄绿捂住耳朵。

    再一个挥手,天空下响起一声雷鸣。

    那群瓜娃子吓得调头就跑,高分贝的尖叫声几乎可以刺破人的耳膜,他们一时间作鸟兽散。

    “他们……傻了吗?”薄绿愣愣的发问,手都没从耳朵边上拿下来。

    “被我用幻术吓唬了一下而已。如果放你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也会傻。”我弹了薄绿一个脑瓜崩儿“龙族可是很可怕的生物啊!”

    “痛!”薄绿鼓着一张脸抗议着。

    “诶,这不是很好吗?之前老板着一张脸,一点小孩子的样子都没有。”

    “我可不是小孩子!”

    “好,好,成熟的薄绿先生——”

    “你的态度好敷衍啊!”

    “我是你的老师好不好,你该有的尊重呢?薄绿先生?”

    吵吵闹闹往回走,这几个月来,薄绿也逐渐展现出了他孩子气的一面。

    这当然是好事。

    不过他之前嘲笑我安慰人的技术糟糕和做饭不够好吃这一点就得另当别论了。

    小孩子是越熟越皮的吗?

    这一点无论是她还是薄绿都是一样的啊。

    一样的讨打。

    却又一样的让我不忍心打。

    返途中,薄绿突然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他说“为什么?”

    声音很小,我几乎没有听清。

    “什么为什么?”

    “……那些人明明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吧?为什么要帮他们?”薄绿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问我。

    那双琥珀金色的漂亮眼睛认真的看着我,从里面看不到其他的什么情绪——或者说混杂在其中的情绪太过复杂,我读不完全。

    “要说什么类似于‘世界有爱’的漂亮话吗?你,是女巫吧?”薄绿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本来就被别人害怕,现在又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装扮成恶龙,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你做的这些啊!有什么意义吗?”

    “一个人住在森林里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去帮这些人呢?”

    “就算帮了忙也得不到别人的好脸色吧?外面的村子,不,这一整个国家都在说你是一个大恶棍啊!”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去做这种事呢?”

    薄绿的想法很熟悉,好像,好像在哪里听过类似的论调来着。

    ——“他们明明那么讨厌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把这群不知道你为他们做了什么的混蛋烧死?”

    ——“我可以带你逃跑的!我可是女巫!没有我打不开的牢笼!”

    ——“快!抓住我的手!我带你离开!”

    ——“为什么要为了这群辜负你心意的渣滓去赴死?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你的死一点意义都没有!”

    啊,真是不美好的回忆。

    晃了晃脑袋,把糟糕的记忆清除出去,我对眼前的男孩说。

    “我只是想,做了这种事,别人知不知道无所谓,我知道就好了。”

    “如果别人因为自己可以做到但并没有去做的事而收到伤害,我会愧疚。”

    “那种愧疚会让我的存在变轻,我不想这样,一点安全感也没有。”

    也是一样的话语,不知道从我嘴里说出来怎么就有些带上了讽刺的滋味。

    她说出来就不是这样的——她说出来的话,会让人打心底里接受这个想法。

    不知道薄绿是怎么想的,我是感觉浑身不对劲。

    自己本来就不是这样的人设,这样委屈自己,也是够麻烦的。

    希望薄绿他可以听进去吧。

    不管结果怎么样,薄绿没有再问这件事了。
   
   
    (五)

    “步履要不急不缓,因为这样才可以看到正正好的风景。”——by《女巫手记》

    “起——床啦!”清爽的少年音响起,随后而来的是厚重窗帘被拉开的声音。

    “呜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我遮住眼睛“我见不了光!把窗帘拉回去!快!”

    “你又不是吸血鬼!再说吸血鬼也不怕光吧!”

    “薄绿你这个小混蛋怎么就记住这些没有用的东西!之前教给你的‘女巫大人说什么都是对的’法则一二三怎么就没记住呢?”

    “因为那是错的。”薄绿色头发的少年理直气壮的回答我“所以说快起床啦,昨天说好的我把狼毒乌头和舟形乌头分出来今天就放我的假!”

    “不就是陪你去看个花吗?至于要起这么早吗?”嘟嘟囔囔的从床上爬起来——再不起来估计那个小混蛋就要过来掀我被子了。

    “喂喂喂你好歹庄重一点好不好!”薄绿看起来有些不满“我们好不容易两个人一起出去,你就这个打扮?”

    “哎呀好麻烦的,不就是一起出去约个会吗?要是两个人待在一起是约会的话,我们天天都在约会啊小鬼。”我理了下自己睡乱了的头发,打着呵欠,不是很清醒的说着。

    从睡意加成的debuff中回缓过来,我用余光瞟了一眼那个男孩,不,现在应该被称为少年的孩子。

    “诶诶诶你怎么脸红成这样?我刚刚说了什么吗?”

    “没有!”少年好像很生气的样子,难得的冲我吼了一嗓子。

    “我先下去吃早餐了!”然后他反手就把门关上了,力道之大让我感觉这个城堡都在震动。

    我的大少爷啊,小的只是个穷女巫,负担不起修缮城堡的费用啊!

    等一下,明明他才是在我家里暂住的人吧,为什么现在弄得我才像是借住的仆人?

    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自我的程度和她有的一拼啊!

    “我说!你的头发!”薄绿咬着面包,狠狠的看着我“衣服我就不说什么了,为什么你的头发还是一如既往的乱啊!”

    “礼仪礼仪!薄绿!吃饭时别说话!”

    “不要逃避这个话题!你平时吃饭时还一直缠着我聊天!”

    “啊啊我又有什么办法啊!”我揪着自己的短毛“它天生就是这个造型,魔法都不管用,我也很绝望的!”

    “啧,麻烦死了。”薄绿喝完最后一口牛奶,起身去拿了什么东西过来。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他现在正站在我身后,我完全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我我可是救了你一命的!别乱来啊!”

    “好好坐下!”不由质疑的,薄绿把我摁回了椅子上。

    随后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还在滴着水,触碰到了我的头皮上。

    脑海中立刻浮现了什么水蛭蟾蜍还有利比里亚毛毛虫——薄绿该不会是在报复我最近给他安排的对付水生爬虫类药材的日课吧?

    下一秒我就放心下来——只是梳子啊。

    嗯?

    也就是说,现在薄绿正在帮我梳头?

    “喂,你等一下啊。”我想扭过头对他说话,结果却被他又摆正了姿势。

    “别乱动,这样我会很难梳的。”

    这不是问题啊少年,你帮一个年纪是你的一百多倍的女巫梳头发,这个场景怎么想怎么违和吧!

    “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出门,你不要面子,我也要的啊!兄长他的颜面不能被折辱!”

    知道薄绿的心思定下来就没办法再扭转过来了,我也就随他开心了。

    时间还真是奇妙的东西,当初的小鬼现在都快和我一般高了。

    薄绿还真是一个温柔的孩子,像她一样……

    轻柔的动作下,我昏昏沉沉的,困意又上来了。

    然而很快我就被他推醒了“你看,这不就很好嘛!”

    “是——我们出门吧。”

    “你都不去看一下的吗!”

    “我相信薄绿的眼光啊,你说没关系,就一定没关系的。”

    “……那是自然。”总感觉他的心情不错一样。
   

    “喂,你走太快了吧,薄绿。”看着离我总有十几步距离的少年,我很是困扰“这样可不是太好的观景方式啊。”

    “是你太慢了!”薄绿急急忙忙的又跑回来,拉着我的手就想往前冲“赏花的好位置都要没有了!”

    “这样下去你可是什么东西都看不到的啊。”我伸手拽住薄绿的衣领“你这个性子怎么那么像以前的——”

    ——“走太慢了不好,因为那个时候花都要谢了;但是走太快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哦,因为那个时候花连叶子都没有长齐全呢。”

    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却只见到陌生的人群。

    幻觉……吗?

    “……你,怎么了?”本来在挣扎的少年也停下了动作,颇有些担心的询问。

    “没什么。”我淡淡的说。

    “赏花的位置不用担心。”我拉着薄绿来到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抓紧我,薄绿。”

    下一刻我抱着他御风而起,悬立在空中“你想要到哪里去?没关系,这个世上没有我到不了的地方。”

    “我可以去到任何地方,任何地方——只要你想。”我轻声呢喃着“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女巫的脚步。”

    也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是薄绿,还是——

    现在我并不想在意这些麻烦事。

    我只知道,薄绿他现在就在我身边,好好的,好好的。

    但是她却……

    视线模糊了……真是烦人。

    我连最后我们赏了些什么都记不清了,整个人感觉非常的颓丧——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晚饭都还是薄绿准备的,他还专程端到了我的卧室来。

    真是个贴心的好孩子。

    像她一样。
   

  
   

评论(1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