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女巫手记(上)

跟风来的魔女梗
看情况可能有后续
后续真的说不准
来自新年的第二更
麻烦的要死的文章
女巫婶和落难王族膝
我流我流我流
我流膝丸婶
没有任何逻辑
第一人称注意
接受请往下

    (序)

    这个国家,有一片奇怪的森林——无论是多么优秀的猎犬或是多么可靠的向导,只要走进这座森林三十米的距离,就会迷路,并且永远也出不来了。

    这个国家还流传着一个故事——在幽深的古木森林的某处,有被女巫隐藏起来的巍峨雪山——在那里,有着可以制造长生不老药的冰晶草。

    “贪婪的女巫不愿意和别人分享这个秘密宝藏,就使出魔法布下障碍,派出恶龙看守雪山。前去探索的勇士们都有去无回。”

    “今天,这座沉睡的森林还在等待勇者来战胜恶女巫。”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睡前故事。”我合上书本“还满意吗?好好睡觉吧。”

    “……我不喜欢这个故事。”薄绿色头发的男孩扯着我的袖子“为什么偏偏是恶女巫?”

    “唔,大概是故事设定?”我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书上就是这么写的啊。”

    “……”男孩没再开口,但可以看出,他不是很喜欢我的解释。

    当初我为什么要闲着没事去干捡一个人类小孩回来?

    而且我为什么要主动提出要给他讲故事?

    “……哎,”我对他说“这次我没有选好故事,是我的错。那么,作为赔偿,今晚我陪你一起睡吧。”

    “!不,不用!”男孩往被子里缩了缩“我可是——”

    “我讲了这个故事有些心理阴影啊,就当陪陪我好吗?”

    最后在我的死缠烂打下,男孩还是同意了——虽然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不坦诚的小鬼。

    我小心的摸着这个已然熟睡的孩子的发顶——不情愿的话,现在怎么把我抱着这么紧?

    嘶,我的手好像麻了。

    不过,很开心。

    身边多了一个人的温度,这样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就像以前一样。

    明天也要多多指教啦,小鬼。
   
   
    (一)

    “不是每一个第一次遇见的时候,都是明媚的春天,有阳光,有希望。”——by《女巫手记》

    我是在一个冬天遇见这个薄绿色头发的人类小孩的。

    他浑身是伤——看来是遭遇了野兽——

    不对。

    他身上还有残留的断矢。

    看服饰——尽管已经破损了大半,但是仍然可以看出其做工的精致——反正我这个穷人是穿不起的。

    又是一个贵族的小孩被落入肮脏的纷争中了吗?

    摇头叹息着“简直造孽啊。”我转身想要离开——这种事还是少掺和为妙。

    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脚踝。

    “!!”我跳了起来“妖怪啊!”飞起一脚踹了过去。

    然后那个孩子就狠狠地撞到了树桩上。

    “……”这还真是尴尬。

    他,该不会被我踹死了吧?

    嗯,还有气。

    再怎么说,现在我得帮他一把了。

    不然就太过分了。

    认命的用魔法托起他——我的城堡在雪山上,要背他上去也太难为我了。

    嗯,我是一个女巫,年方一千二百八的女巫。

    专精是魔药和咒术——虽然好像女巫们都会。

    反正,只要知道,我治好这个孩子是分分钟的事就好了。

    “怎么还不醒?”我伸手探向那孩子的额头“不应该啊。”

    有史以来,第一次我对自己的魔药技术产生了质疑。

    “明明只要这样就会好了才对……”我感觉自己的额角在抽痛“难道还有什么地方我没有注意到吗?”

    真是麻烦啊……

    明明在对她用相同的魔药是不到三分钟就好了的。

    去查一下书好了。

    等一下。

    刚刚,那个男孩是不是动了一下?

    “你醒了对吧?你绝对醒了吧!”亏我还在那里自我怀疑,结果这个家伙居然在装!

    “……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任何请求的!”男孩睁开眼睛,一脸的视死如归“不会侮辱兄长的名声和女巫做交易的!”

    现在的小孩子都是这样的吗?

    一点都没有她可爱。

    “我可是救了你诶,感谢的话不说一句就算了,怎么直接就开始对我大吼大叫起来?”

    他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挣扎了一会儿,嘴唇翕动着小小声的说。

    “……谢谢。”

    “但,但是你可是女巫啊!”男孩着急的争辩着“我是不会——”

    “停停停。”我打断他的话“我都还没有自我介绍,你怎么就说我是女巫?”

    “大家都这样讲——森林里有个会蛊惑人心的女巫。她霸占了属于兄——现在国王的森林。”

    ……好有意思的理由啊。

    我来这里的时候,这片地域还是冰原——努努力力开荒了百年才这里才迎来了这样的好情况。

    所以,什么时候变成了我强行霸占山头了?

    “你们还真是厉害。”我干巴巴的说。

    “当然!兄长他——”男孩挺起胸膛,很骄傲的样子。可惜破坏气氛的是在下一秒,他的肚子发出来咕噜噜的饥饿信号。

    尽量忍住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我偏过头不去看那个满面通红的男孩“呃,我有些饿了,先去准备一些吃的,你就待在此地,不要走动。”

    厨房早就积了灰——我可不需要吃饭——自从那以后就再也不需要了。

    但是人类还是要吃东西的吧。

    只希望我还没有忘记食物的做法。

    唔,食材没有,但我有魔药材料——都是可以吃的,应该没差。

    让我看看有什么……

    无花果,雏菊梗,姜根,两耳草……

    蟾蜍胆汁,老鼠尾巴,河豚的眼睛,蜘蛛腿……

    …………看来他今天只能吃素了。
   
   
    (二)

    “无论怎么样,我都相信,星星会说话,石头会开花。”——by《女巫手记》

    距离我捡回来那个小孩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

    这一个星期里,我去打猎到身心俱疲——这么高强度的运动好久都没有做过了。

    不过这是值得的。

    谁让这个男孩长得好看呢?

    他长得很精致,琥珀金色的眼睛很好看。

    但他还是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

    有一种生物叫做“猫”,女巫和它们蛮像的——说白了就是好奇心重。

    他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让我很难受啊,简直就是用我火热的真心去面对石头。

    不对,石头都应该被我的火辣给融化了。

    他比石头还要麻烦。

    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耗。

    我还就不信了,怎么可能连名字都问不出来!

    “喂喂,我收留了你这么久,好歹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

    “今晚吃烤兔子哦!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

    “呐呐,听说过几天有流星雨哦!所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

    再这样下去,铁树都要开花了。

    这个孩子怎么那么倔!

    不知道叹了多少次气。我认为我也没有长着一张坏人脸吧,怎么他就这么抗拒呢?

    可能是我想知道他名字的理由太过牵强了?

    但是不能放弃希望,说不定明天就会好起来了呢!

    我好久没有这么哄过人了啊……

    说不定,像之前一样,给一个大惊喜后就会——

    三天后的晚上,我把他抱到城堡顶上“看看看,真的有流星雨哦!”

    “是不是很漂亮?”我觉得自己用一种邀功的语气说话实在是太蠢了,但是这的确是我现在心情的写照。

    “你是笨蛋吗?”对方不是很领情,如果不是他挣不开我,估计早就离开了。

    “星星会说话的哦!”我没有在意他糟糕的态度“就像是石头也会开花一样!”

    …………

    好吧,他又不理我了。

    有些失落的抱着他返回城堡“你睡觉吧,今天打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我转过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看来是我太烦人了,也对,不是每一个人类,都像她一样……

    安静一些好了,反正,这个人类,休息好了就会离开的吧?

    没想到又过了两个星期,那个孩子主动找到了我。

    其实他是扒在温室门口盯了我几天了。

    “怎么了吗?”我抬起头问他“找我有事?”

    “……就是”他一步一步挪到我面前“真的,有石头会开花吗?”

    这可真是意外。

    “当然!”我笑着说“你看这个!”

    我领着他到一块被圈起来的土地边上。

    “这不是普通的卵石吗?”

    “当然不是了!我捡起来一个给你看看!”

    男孩握着手里的“石头”,有些吃惊“是……植物!”

    “不过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石头吧?”他回过神来,这么问我。”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我说“你一开始不就以为它是石头吗?”

    “……好像也是。”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了吗?”我可不相信他会专程跑过来问我石头会不会开花。

    “……”

    还是沉默。

    我都要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这个孩子说话了。

    “之前,我的态度不太好,对救命恩人这样,实在是不好。”

    “对不起。”

    没想到他在和我道歉——其实这也不是他的错吧。

    “没事,我也有问题。”我揉了下他的头“不应该缠着你问你名字——太久没和别人交流了,都忘记了这种基本礼仪了。”

    “……名字的话,你可以叫我薄绿。”

    “这样子称呼方便很多吧。”男孩很快又解释着。

    “好,好。”我说“薄绿是吗?我记住了。”

    虽然有些曲折,不过成功知道名字了,一大进步!

    我就说没有人可以抵挡女巫小姐的魅力!
   
   
    (三)

    “不要把世界看的太孤单了,你有在想念的人,也有人会在想念你。”——by《女巫手记》

    “你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嘛,要走了?”在餐桌上我这么问他。

    “嗯,明天去到森林边上的城镇,我就可以遇到兄长了。”薄绿乖巧的喝着粥“到时候就可以和车队一起回去。”

    “诶——车队啊。”我趴在桌子上感慨着“好厉害哦!”

    “没错!兄长他很厉害的!”薄绿抬起头来,不顾嘴边还有着的一圈粥糊,还想要继续开口。

    “……需要我送你过去吗?”这个时候转移话题是上策“到时候你就可以‘biu ’的一下直接到你兄长身边了。”

    男孩在做着思想斗争。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放心,不会有人认出我的。我都好久没有去过城镇了——正好想去采购一些新衣服,顺带捎上你也不是什么难事。”

    “唔,那好吧,谢谢你了。”薄绿最后还是同意了“其实,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你还是个好女巫。”

    我被一个身高连我的腰都达不到的小鬼发了一张“好女巫卡”,这应该让我开心呢,还是悲伤呢?

    “日后有机会,我会携礼物而来,当面致谢的。”他还在继续说着。

    贵族的小孩子都这么老成的吗?

    第二天,驾驭着疾风,我们降落在森林的边缘,然后换做步行走向城镇。在想见到兄长的执念下,薄绿完全感受不到疲倦,反而是我跟在他后面累死累活的。

    城镇里布满了类似于庆典的气息,张灯结彩,到处都挂满了金色的绸缎;每家的窗台前也摆满了新鲜的花束,艳丽的鲜红,高贵的宝蓝,奢华的深紫,清雅的鹅黄;还有礼乐队的奏鸣曲,由远及近的传来,像是在迎接什么重要人物一样。

    “哇,我好久都没有看过这么华丽的城镇了。”我低声对薄绿说,结果他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看了过来,让我有些想打人。

    还没等我有下一步动作,薄绿的眼睛突然就亮了“兄长!”

    随着仪仗队的到来,马车也缓缓驶过,站在车前的是一个看起来和薄绿差不多大的,拥有着如同冬日阳光一般奶金色头发的男孩。

    他正在微笑着向民众示意。

    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总之,现在不是什么认亲的好时机——以我有着一千二百八十年的巫生经历来说。

    我把手搭在薄绿的肩上,随时都可以按住并阻止他的冲动。

    “……我了解情况的。”出乎我意料的是,薄绿反而非常的冷静,他拂开我的手“马车内有三人持刀,车队后有一人——不,有两人用枪瞄准,估计在屋顶之类的地方会有更多的人。”

    这……我倒是没有看出来。

    现在的小孩子好可怕啊。

    “兄长他的表情不对劲。”薄绿接着解释着“他要是真的在‘笑’的话不是这样的表现。”

    “还有就是,平时会跟来的骑兵队队长也不在这里;不仅如此……”

    薄绿一直在低声的做着分析,越说越快,越说越小声。

    “那,我们现在?”

    “可以再麻烦你一段日子吗?”薄绿扯了下我的衣角“呃,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我一个人也是——”

    “你得等我一下,多了个人我还要去采购衣服。”我打断他的话“还有食物。”

    “我好久没有照顾人类了,你要是不小心死了可不要怪我。”

    最后他还是和我一起回到了城堡里。

    当天晚上,我似乎听见了什么小小的声音,扰的人心烦。

    从床上下来,我顺着声音的方向找过去。

    …………

    薄绿在哭。

    啜泣的声音中,可以听出断断续续的“兄长”的音节。

    果然还只是个小孩子。

    怎么安慰人类来着?太久了,我都忘得差不多了。

    “……”站在他身后,我努力回想着之前——百年前我听到的那句话。

    “那,那个……”我小心的搂住他“你们是血脉相通的兄弟对吧?你总在想念的人也会一直在想念着你的。所以,所以你其实一点都不孤单哦!”

    “到时候,等你变强了,就一定没有阻碍了吧!”

    “今晚的星星真的很不错,要不要去看一看?说不定你哥哥也在看着天空呢!”

    “……那就去看看吧。”薄绿吸了吸鼻子,闷闷的说。

    我抱着他来到了塔顶,晚上风有些大,把男孩裹在我的袍子里。

    “我说真的哦,星星是会说话的——你看那个最亮的在冲着你发笑,它旁边的在唱着安神曲……”

    “睡着了?还真是的,小鬼就是小鬼,我还当你有多成熟。”

    “拽着我不放手就有点过分了,我也要睡觉啊……”

    “……算了。就陪你一个晚上好了,祝好梦。”

    然后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着了。

    次日醒来被面前的男孩吓了一跳。

    他也被我的反应吓到了。

    最后还是他先开口“我想……可以请你教我一些东西吗?”

    ???你要学巫术吗?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想……”他胀红着脸解释着“你好像很厉害,我想学会些东西,以后,等以后可以变强来帮助兄长……”

    “但是剑术我只会一些皮毛啊……我不是武力专精的女巫啊,要学的话我只能带你入门,然后你就只能自己看书了。”我有些头疼的想婉拒。

    “剑术的话不用担心,我是想向你学有关草药方面的知识。”男孩抬起头来很期待的看着我。

    “所以你同意了?”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

    “……好吧,日后不要后悔就是了。”

    “谢谢老师!”

    这么轻车熟路啊,像她一样。

    我从来拿这样的人没有办法。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