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情人节这一天

情人节贺文
创作来源于现实
真实经历改编
艺术加工有
不要在意细节
不要脑补过多
婶婶我是一个淑女
真正的淑女
我流刀男注意
已交往设定注意
照旧膝丸婶
我爱膝丸,膝丸使我快乐。

    (一)

    情人节是一个好节日。

    特别是对于已经脱单了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节日。

    但是,有谁规定,情人节的那天,一定要出去逛街的吗?

    “主君大人和膝丸殿下一起去好好玩一天吧!”乱这么说着,协同藤四郎们,把这个思想传播到了本丸里的每一个角落。

    我一点都不想出去,真的。

    看着膝丸他一脸的期待,我——我可是个有原则的审神者!怎么可能会违背自己的心愿去做一些麻烦的事情呢!

    “家主,我们是要去现世吗?”

    “……你说去哪就去哪里。”
   
   
    (二)

    我很后悔。

    没有想到现世会这么热。

    我为什么要听烛台切的话,穿三件衣服?

    但是,看着身旁的付丧神,心情又好了起来——天啊他的长款黑色风衣简直太棒了。

    膝丸是第一次来到现世。

    但是,他不愧是源氏的重宝——这么的冷静自持,看起来非常的自如。

    “家主,那个是——”薄绿色头发的太刀青年看向一个人非常多的地方,问道。

    啊,电玩城。

    万恶之源——烧钱的地方。

    我是绝对不会——

    “膝丸你想要玩吗?那我们过去吧。”

    美色误人。
   

    (三)

    下一次,绝对不会带他来有电玩城的商场来的。

    有娃娃机的地方也不行。

    我看着自己缩水了一半以上的钱包,发誓道。

    “现在已经中午了啊。”膝丸瞥见了时钟“时间过得好快啊。”

    “我们去吃一点东西好了。”我提议。

    然后就在店里坐到晚上来结束这一天吧。

    我实在不想走路了,腿好疼。

    牵着这个付丧神的手到了七楼——我爱火锅店,壮哉麻辣料理。

    等一下,膝丸……不能吃辣。

    那就鸳鸯锅好了。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吃麻辣汤锅。
   
   
    (四)

    “家……主。”对面的付丧神有些欲言又止,旁边的服务员小哥哥也再度出声确认了一下。

    “请问,您,一共是几位?”

    “就两位。”我头也不抬,接着用手指在屏幕上划拉着点菜“膝丸你要吃魔芋丝吗?”

    “可以啊……但是——”

    “啊啊啊好烦啊,这里的竹荪怎么下架了——”

    刚刚膝丸好像要说什么一样“怎么了?膝丸?”

    “我想……要不我们先点这些吧,到时候再加菜好了。”踌躇了片刻,膝丸这么说。

    “唔,好吧。”我表示同意“让我再点一份牛肉和肥羊。”

    菜上完之后十分钟——

    “膝丸你怎么不吃了?这里的东西不合你的胃口吗?”我涮着肉,分神看了一下膝丸一眼,发现有点不对劲。

    “……不,这里的东西很好吃。”膝丸有点艰难的开口“只是,我已经饱了。”

    “就饱了?”我有些不可置信“你也没吃多少啊?”

    “我真的已经可以了。”膝丸有些莫名的赧然。

    “还有这么多啊……”我看着锅里漂浮的毛肚和竹笋还有肉片“那就不用加菜了。”

    “等,等一下!”膝丸的声音有些慌乱“家主,吃不下不用勉强的!”

    “嗯?”

    “我没有勉强啊。”我捞着里面的吃食,蘸了辣椒水咽下,回答他“我现在连半饱的程度都没有到,这些说不定还不够我吃。”

    哦,对了,今天的主要目的还是要陪膝丸逛街。

    “没事的,我不会加菜了。”我安慰着他“这个商场里还有很多小吃,到时候我们边逛边吃。”

    “……我不是这个意思……”

    膝丸的表情有点奇怪。

    不过他不说就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吃饭吃饭。
   
   
    (五)

    不对,我不是想的是在餐厅里坐到晚上吗?

    为什么我现在从那个有Wi-Fi的宝地出来了?

    膝丸他是有什么魅惑魔法对吧——还对我有特攻效果的那种。

    “唔哦哦哦哦哦哦!”我看到了什么!“天呐巧克力甜甜圈!”我扯着膝丸的袖子往那家面包店走。

    “家,家主?”膝丸有点没回过神来“我们不是刚吃完饭吗?”

    “正餐和甜点是两码事!”我用夹子把甜甜圈装进了袋子“还有法棍面包,膝丸你要吃不?”

    “呃,家主你就不用考虑我了。”

    从甜品店出来之后,旁边就是优○库。

    里面情侣好多啊。

    和我有什么关系?

    “家主,我觉得这个你穿起来会很好看。”膝丸指着一件桃红色的衬衫说。

    ……亲爱的,你家的审神者我,一点都不白。

    这种穿上去显得又黄又黑的衣服,让我穿真的好吗?
   
   
    (六)

    我是为什么,会进来挑衣服的?

    眼神死的跟在膝丸身后,看着他在拿着一件又一件的小裙子往我身上比划。

    “那什么,膝丸啊。”我想阻止他“我前几天才剪了头发,而且,你知道的,我的身材也不是太好……”

    就是说,我现在说我们两个是兄弟,店员也会信的。

    也就是说,根本不用帮我挑衣服了。

    “家主你来看一看这一件!”

    这个付丧神根本没有听进去啊。

    就算是挑也请不要给我拿粉红色的衣服谢谢。

    “我,我喜欢穿起来舒服的衣服。”我随便拿了一件摸起来很柔软的毛衣对他说。

    “……家主,你的审美实在是……”

    我并不认为这个付丧神有什么资格说我。

    我得想一个办法才行——好让我逃离这个修罗场。

    “亲爱的我们去楼上看一看好不好?”我拉着他往楼上走“上面的衣服说不定会好看更多。”

    …………如果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不会这么做。

    楼上,是男装区。

    “这件,这件,还有这件!”我把衣服塞到膝丸怀里“快快快,试衣间在这里,膝丸你去换一下给我看!”

    “诶?好,好的。但是这些东西——”

    “我先拿着就好了,你先去换衣服!”
   
   
    (七)

    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

    膝丸他的内番服简直就是,就是糟蹋了他这么好的身材。

    买,全部都买。

    这件这件那件那件还有还有——

    “家主我穿不了这么多啊……”

    “你穿不了就给髭切穿!”

    “哦哦哦那还有这件这件和那件!”

    ……

    好像有什么不太对。

    为什么和膝丸的情人节约会变成了给髭切买衣服?

    人不如哥系列。

    没关系,膝丸那么好,他怎么做都是对的。

    抱歉啦博多,我们的亿万本丸建成计划,恐怕又要推迟了。

    买完之后,我就让膝丸直接先套上一件米白色的外套——妈诶还真是不错。

    走着,走着,好像……

    有些奇怪。

    我怎么那么累呢?

    手好酸啊。

    明明之前没有的,我现在已经这么虚了吗?

    …………

    哦,所有的衣服都是我在拿啊。

    看着旁边的付丧神一副无意识的轻松样子,我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分手吧膝丸。
   
   
    (八)

    当然没有分手。

    膝丸实在是太好看了,怎么可以让他拿东西来破坏这种美好。

    看来这一次还真的是来对了。

    他的腰!好好看!

    他的腿!好好看!

    这里是天堂吗?

    窒息.jpg

    “家主,为什么糖果店会买钢珠啊?”膝丸打断了我【悄咪咪观察自家嫁刀】的技能读条。

    嗯?

    我机智的掩饰自己刚才的痴汉行径。

    使出技能【理智回笼】,获得“沉稳的审神者”称号,效果是绅士气息加成!

    不过,他在说什么?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这,这不是!

    天啊,我的童年!

    钢球糖!

    我径直跑过去“麻烦帮我称上三十块钱的量!”

    “膝丸,帮我从口袋里拿一下钱包——我现在没有手拿。”

    “好——啊啊啊对不起!”薄绿色头发的青年一下子反应过来“我忘了家主你还拿着东西!”

    他想从我手中接过那些衣服,我避开了。

    “先付钱先付钱!”我说。

    拎东西这样败坏形象的事我来做就好了,膝丸宝贝儿你负责貌美如花就好。
   
   
   
    (九)

    真是,开心的一天。

    回到本丸里,我相当的心满意足——以前从来没有想过,逛街也是这么有趣的事。

    只要身边有这样的,让我心生欢喜的人,无论怎么样的事,都是有趣的吧。

    “主君大人,这并不是您把预算全部花光的理由!”博多好像要哭了——在我交还给他的钱包里面,空无一文。

    “如果是给主君大人买东西也就算了——身为男子汉,花这些钱是应该的。”博多碎碎念着“但是!为什么全是膝丸殿下和髭切殿下的衣服啊!”

    “情人节嘛,情人节。”我安慰着金发蓝眼的小短刀“这个时候要平常心——给髭切买东西就等于给膝丸买东西,给膝丸买东西就等于给我买东西。”

    “殊途同归对吧?”
   
   
    (十)

    真是,太好了。

    能够和膝丸在一起。

    看着身边已经睡着的付丧神,我笑的很开心。

    从今以后,

    每一年,

    也都要一直这样下去啊。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