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审神者最近不对劲

照旧放飞自我产物
我流刀男注意
已交往设定注意
无逻辑注意
结尾随意注意
依然的膝丸婶
接受请往下

(一)

    “哈?有什么好着迷的?不就是一只蛤吗?又不是什么金发碧眼的好看小哥哥!”

    以上来自于一周前的审神者。

    “什么蛤!那是我儿子,儿子!谁说我儿子一句不是,我就叫上极短部队打爆他的脑袋!”

    这是现在的审神者。

    沉迷养呱,日渐消瘦。

    每日吸呱,无法自拔。

    更何况她还养了两只。

    一只叫源膝宝,一只叫源膝膝。

    膝宝是哥哥,喜欢浪,三四天都不回家;膝膝是弟弟,喜欢宅,三四天都不出门。

    一个浪迹天涯,一个发霉在家。

    无论哪个儿子都能让审神者愁白了头。

    “我的儿啊,你们让我省点心吧,性格交融一下好不好啊!”

    今天的审神者依旧是个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二)

    审神者最近有些不对劲。

    不对,是非常不对劲。

    这是膝丸拥有这种想法的第九天。

    平日里对被窝黏着系MAX的审神者竟然主动调制好八个闹钟,在深夜里以四个为一单位,每隔四小时闹一次,逼她自己起床。

    平日里保有技能“热爱睡眠·A++”的审神者居然在被闹钟铃声侵袭时居然没有闹脾气,甚至还会按点起床了。

    平时最喜欢春日景趣的审神者居然时不时会把景趣调成忧郁风格的梅雨季节。

    更重要的是,审神者的“厨力放出·EX”好像失效了——膝丸已经被赶回源氏部屋和他的兄长睡了一个星期了——自从他和审神者交往过,这是从未有过的状况。

    膝丸极度怀疑自家喜好分明——说白了就是完全看脸的恋人在外面有了别的刀。

    审神者之前明明睡觉时都一直抱着他不撒手的,而现在对他就像是对一个已冷却的热水袋。

    膝丸很委屈。

    经历过天堂,再返回人间时,就如同来到了地狱。

    “你废话很多诶,弟弟丸。”髭切没什么心情来安慰膝丸,他已经受够了这个笨蛋弟弟“家主她又没有撤你的近侍,也没有换你的队长,每天的下午茶时间也是一如既往——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兄长,可……”

    “是,是。但这样的小事没有在意的必要吧?你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吗,脑补丸?”

    “……是膝丸不是脑补丸啊兄长!”

    “大不了就晚上直接去家主房间说‘我想和你一起睡’好了。”

    “兄长!!!”

    在膝丸红透了之后,这个话题就被终结了。

    兄弟俩的关系还真是好呢。

    反正到最后,膝丸还是在源氏部屋里呆过了又一个晚上。

   
(三)

    又过了三天,膝丸好像知道了症结所在——经过他这些天的暗中观察,他发现审神者和烛台切以及药研走的比较近。

    或者说,是非常近。

    大概是因为这一次的太鼓钟贞宗搜索演习吧。

    烛台切是监护人,药研作为极化短刀里的大家长,审神者为施令人。就这样为了那一振蓝发短刀,所以每天待在一起解决出阵问题。

    这样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且如果说是因为工作太多,那么审神者找别人帮忙也是无可厚非的。

    但若是这样的话,能不能有人来告诉他,为什么身为近侍的自己会闲的发慌,闲到了可以和兄长在廊下喝茶来打发时间。

    膝丸现在觉得,那振“别的刀”其实就在这个本丸里。

    那个带有眼罩,十二分注重仪表的付丧神尤其可疑。

    而药研这几天看向自己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似笑非笑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奇怪。

(四)

    “又……是白玉……”审神者瘫在地板上哀嚎着,打了个滚“这种像昭和扭蛋机一样的设置又是什么啊……我攒这五张券容易吗?”

    “我的幸运E已经蔓延到这里了吗?什么佛系游戏啊?”审神者看着这界面上尚存的几张小券,内心很是绝望“这样下去不行啊,有什么人的运气会——对了!物吉!”

    “主君是想让我抽这个吗?”物吉贞宗歪了歪头,手指在屏幕上点了两下。

    红玉。

    蓝玉。

    真不愧是幸运之刀。

    但对比起自己来就有些扎心了——来自十发全为白玉的审神者。

    “物吉,以后都交给你了!”

    “好的!我会努力,为主君带来幸运的!”

    与物吉贞宗告别之后,审神者跑去了厨房。

    “光忠——啊,药研也在啊。那我就一起说了吧。”

    “是关于那两位的旅行食物吗?”烛台切一脸了然,他已经被审神者麻烦了多次了。

    “没错,还有就是这几天的天气问题。冷成这样,帐篷和毛巾都有了,我应该给他们备上艾草橄榄油面包还是俄式丝葱油炸包子?”审神者看向药研“他们的身体状况能让他们在这种天气出门吗?”

    没等药研回答,从厨房的窗台上传来了两个声音。

    “阿妈!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阿妈!”

    “你们回来啦!下次从门走进来就好,爬窗好危险的。”审神者扑过去“怎么样?旅行顺利吗?”

    “看到阿妈在这里我和弟弟才过来的。”膝宝跳到审神者的手掌上“我,有带特产回来!还有明信片!这一次我和小仓鼠一起去泡了温泉,下次阿妈也和我们一起来好不好?”

    看着这个小可爱闪闪发亮的眼睛,审神者笑的很是开心“等阿妈把手里的工作处理得差不多了,我们就一起去。”

    “那,那个,阿妈。”一旁的膝膝努力的把他身旁的东西举高“虽然没有哥哥带回来的多,但是,但是我也有照片和特产——这是五色豆和草莓……”他有一些低落。

    “谢谢。”审神者笑着,向他伸出了另一只手“阿妈很开心哦,膝膝第一次出远门带回来这么多东西,很棒了。”

    “那是!”膝宝表现得很自豪“虽然弟弟要比我差一点,但是他也是很厉害的!”

    “行了行了。”审神者捧着两个小心肝儿“我一直都知道,你们是我自豪的孩子。”

    “来来来,阿妈现在就把天气变成你们最喜欢的雨天。”

    “对了,阿妈,外面好像有人。”膝膝小声说。

    “嗯?”审神者看向药研,对方也对她点了点头,肯定了膝膝的说法。

    应该不是敌军。

    审神者放下两个小可爱,悄悄来到门边,突然一下拉开纸门“膝丸?”她很是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对方红着脸支支吾吾的,审神者也不想逼问,贴心的转移话题“对了,我给你介绍下我的两个儿子。”

    怎么膝丸刚刚有一瞬间黄脸了?

    可能是自己眼花了吧,她没有太过在意,拉着膝丸来到桌前“快,孩子们,叫阿爸。”

    两个小聪明很听话——他们明白了这就是阿妈经常说起的笨蛋爸爸。

    相反,膝丸就是一脸状况外。

    但这并不能阻止他耳尖泛红。

    等这位源氏重宝反应过来,审神者又回去沉迷吸呱了。

    可喜可贺。

   
    (五)

    膝丸觉得,莫名多了两个儿子很麻烦——他们在家的每时每刻都会霸占着审神者的目光;不在家时又会占据审神者的心思。

    真是讨厌。

    “阿爸!膝膝在树上下不来了!”

    “什么?等一下!膝宝你先在原地别动,我这就来!”

    廊下的莺丸喝着茶,看着那振爬着树的源氏重宝,偏过头去“他们的关系真是好呢。”

    “是啊。”髭切看着弟弟的样子轻笑出声“真是好呢。”
   
   

 

评论(8)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