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从者解读指南——膝丸

类似于FGO 的刀剑男士人设
可能有后续
微量乙女要素
尽量做到符合人设(大概)
查资料查到疯魔
有不严谨的地方请谅解
接受请往下

    首先恭喜您召唤出了从者·膝丸。

    来自伽勒底的御主,由于特异点存在的影响,本次召唤出现了误差。

    本不应存在的,不属于“英灵”分类的“神明”,即付丧神,现形于此。

    无消担心,这是由您的圣晶石以及魔力供给所召唤出的从者,所以“规则”对其存在本身无效。

    他将是您的从者,您会是他的御主,这点毋庸置疑。

    作为修正,观测系统将提供给您这位从者的基本资料,以便您与其相处愉快。
   
   

    从者信息
   
    真名:膝丸(???)

    职阶:Saber

    性别:男

    来源:刀剑乱舞

    所属地:日/本

    属性:秩序·善

    稀有性:⭐⭐⭐⭐⭐
   

    筋力:A

    耐久:A

    敏捷:A+

    魔力:C+

    幸运:B+

    宝具:A

   
    保有技能:

    【军略:B】其前主之一为平安时代的名将源义经,来自于义经公的谋略才能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各种意义上来讲,只要他想,就完全有胜任总领的才能,但本人似乎并不在意。因此,他并没有获得【领袖气质】加持,反而转向了【军略】方面的大幅强化。

    【心眼(真):A】本体为源氏多田满仲锻造,乃守卫天下的两把名刀之一,历经千年的时光,二尺七寸的刀身不知于战场斩杀了多少人。千杀万战,由此得到的磨练让其可以充分的把握战局形式。敌人不到最后不可以放松警惕——哪怕他身处极度劣势之中,只有一线希望,都可能被其彻底扭转战况。

    【怨灵调幅:A+】源赖光在完成大江山退治之后,得了热疾而卧病在床,用他的本体斩杀了传播瘴气的土蜘蛛。明明没有神明的加护,却依然击退了如此的大妖怪——他根本就不畏惧妖物,由此,其成为了日/本传说中的灵剑。
   
   
    职阶技能:

    【对魔力:B-】由于其“本身”存在的限制,哪怕是有Saber 职介的加成,也仅能勉强抵挡B以下的魔术。

    【骑乘:B+】对于古时的武将来说,良驹是必不可少的。同样,就存在了上千年的他来看,驾驭坐骑是再容易不过了。但在幻想种这方面,由于相性问题,他的能力受到抑制。
   
   
    宝具:

    【以断瘴气之刃】

    等级:A

    种类:对人宝具

    攻击距离:2~3

    最大捕捉:1
   

    以自身的传说为基准,具现化的宝具。

    对单体造成极巨大的伤害,有一定概率会造成即死效果。

    在对魔物以及怨灵相关的对象有额外伤害,抛开这暂且不谈,就算是对上龙类,宝具完全解放后的力量也足以让对方畏惧。

    同其巨大的威力相反,所消耗的魔力反而低到让人不敢相信——他甚至可以在状态良好时,连续解放宝具十次。

    用本体作为触发的媒介,可掌控度高到如同他自己现有的肉身之程度。

    借由御主的魔力支撑,自己在刀刃处附于转化后的灵力加持,由上至下进行劈刺。

    刀锋所过之处,妖物皆断;斩痕所经之地,瘴气皆除。

    这是保有源氏重宝骄傲的狠厉一击。
   
   
   
   
    特殊羁绊:

    据其描述,他有一位非常强大的兄长。

    啊啊,在提到这个话题时,平日里沉稳的膝丸眼睛都在发光,虽然说之前他也是三句话不离他的哥哥,但在御主主动问起时,反应还是有所不同。

    与此同时,和兄长的颜面能够比肩的,是他作为源氏一员的傲气,平日里语气总是凶巴巴的,也老是习惯性的皱眉。

    但一提到兄长,整个人都柔和了起来。

    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定很好。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时膝丸说着说着就哭了,偷偷凑过去,好像听到了“……名字……”之类的词语。

    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与共属源氏的刀剑比较熟稔。
   
   

    性情&对人态度

    表面上严肃正经,实际上也严肃正经。难得一见的老实人。看起来不怎么好相处,但很快就会发现,他其实相当的温柔。非常可靠,同时也很会照顾人。其实他还很好欺负(?)

    底线分明,兄长和源氏,以及如今的御主。一旦被冒犯底线,就可以说是瑕疵必报——他从本质上来说和蛇并无二致。

    相信我,没有人会愿意与一条已经露出毒牙的冷血动物为敌。

    对外人可以说是到了冷淡的地步,但是对着已被承认的伙伴却又截然不同了。

    与御主的相处就有些麻烦了。

    【好感度0-50%】

    很少发话,听从命令,完美的完成任务,哪怕知道指挥有瑕疵也不会去更改作战计划。

    但如果是彻彻底底不符合“人理”命令,或是他认为有违自身所坚持的信义之事,膝丸是绝对不会服从的。

    同时,也请别尝试使用令咒来让他违背其自身的旨意来达成以上行动——如果真的要使用令咒来实行强制命令,也不要使用最后一条令咒来实施这个举动——全然放松后被自己的从者斩下头颅的滋味可不好受。

    这些都是由于膝丸深入血肉中的固执和骄傲。

    也可别小看隐藏在膝丸骨子里的固执和骄傲——那是构由“膝丸”的重要因素。
   

    【好感度50~80%】

    会指出指挥上的错误,同时还会帮助你完成一系列的事务,可以说是主动了不少。

    与此同时,话也渐渐多了起来,会主动的与你聊天——虽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吹嘘自己的兄长是多么多么的英明神武。

    总会伴你左右,有些像是近侍之类的举动会出现。

    这个时候叫错他的名字会被对方很无奈的揉头,然后被逼着好好连续叫对他的名字二十遍。

    若性质太过恶劣,屡教不改的话会被罚抄他的名字五十遍。

    最后还是会让你好好以职阶相称。
   

    【好感度80~100%】

    成功达成Love 模式。

    膝丸会刻意隔开与你的距离,但在其回过神来之前,他的身体总会下意识的向你靠近。

    明明是正常的对话,却可以让他脸上的红晕久久不退。

    语气会无意识的放软,老是皱起的眉舒展来开的时候多了。

    对于你身边靠的过近的生物会抱有极大的敌意——虽然说在这一点上他隐藏的很好就是了。

    会要求你好好叫他的名字。

    “别叫我‘Saber ’!”他会这样说。

    也不知道先前是谁要求以职阶相称的。

    这个时候要是叫错了他名字的话,膝丸会真的哭出来,虽然他不会承认就是了。

    哪怕是兄长,膝丸也不希望你在与他的对话中夹杂着过多的髭切相关。

    虽然他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三句话不离兄长就是了。

    注意:膝丸的占有欲不是没有,反而相当强,只是他不常表现出来罢了。万一有什么……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语音

    【初召唤】“源氏的重宝,膝丸。顺应召唤而来。……兄长,他在吗?”

    【特殊对话·一】“!!这个气息!兄长!兄长你在哪里?”

    【特殊对话·二】“……小乌丸吗?的确是很强力的助手……问我为什么露出这个表情?因为我担心兄长他……”

    【羁绊等级Lv.1】“是,明白了,我会努力完成的。”

    【羁绊等级Lv.2】“这里……可能还需要再考虑一下。不,我并没有要发号施令的意思。如果是兄长的话——不,没事,什么事也没有。”

    【羁绊等级Lv.3】“是的,正应如此。我不会让您受伤的,所以请大步向前吧。兄长他一定会为我们可以拥有这样的能力而高兴。”

    【羁绊等级Lv.4】“你问兄长的事情吗?……兄长他……不,不是指兄长有什么不好,兄长他非常优秀,但是……”

    【羁绊等级Lv.5】“我会为你斩断一切污邪之物,我的力量,也是不会输给兄长的。放心的交给我吧,我会为你战斗至最后。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喜欢的东西】“这个……没怎么考虑过,抱歉。”   

    【讨厌的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硬要说的话……我不太能吃辣的东西——你这是什么表情!”

    【关于圣杯】“那是要回收的东西吧。”

   
    羁绊礼装

    【分离后的团聚】

    仅限膝丸(Saber)装备时,自身的宝具威力提升35%&攻击时自身的Critical威力以25%机率提升15%(3回合);若髭切在场时,双方的Buster卡性能提高10%

   
    分分合合,千年时光弹指过。

    离离散散,日升日落重往复。

    数不尽多少离别,说不清多少思念。

    人类总是些奇怪的生物。

    手足相杀,骨肉相残。

    连带着“器物”都染上了恩怨戾气。

    不过,这一次不同了。

    在这个需要被拯救的时空,

    薄绿色的付丧神亦有了新的守护之物。

    但是,

    他也不会忘记

    那个无比重要的存在。

    而现在,

    终于,又相见了。

    兄长。

    欢迎回来。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