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说是花吐症其实是脑补症

跟风来一次被用烂了的花吐症梗
快要过期的fgo 活动
再不写就没有机会了
作者有病系列
创作来自于现实
绝对没有逻辑
结尾很随意
又名:千万不要想太多
以及:不小心暴露了墙头该怎么办
已交往设定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我流膝丸婶
接受请往下

(一)
    “所谓花吐症,就是——”“不用解释了,我知道它代表着什么。”我打断了友人的话“所以?你把我约到你的本丸来是要干什么?”

    昨天晚上这个人神秘兮兮地打电话过来,说是有重大消息要和我分享。

    我信了,所以现在我坐在她面前,结果她却在跟我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我听着很是绝望。

    要不是因为我面前的这杯底下放了厚厚一层玫瑰的花茶,我早就拎着包走人了。

    “花吐症这个梗都要被用烂了,你为什么突然要提它?”我呷了口茶,顿感一言难尽“你泡的花茶不放糖的吗?”“不放,三日月喜欢茶的本味,而且老人家糖吃多了不好,容易高血糖。”“这么快就步入老年生活了吗老奶奶?”我托着下巴吐槽着。

    没有理会我的调侃,友人她用悲伤的语调讲起了一个故事。

    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本是双向暗恋,却因为时间溯行军从中作梗而误以为对方中意的人是一期一振。最后,鹤丸为了三日月能幸福,帮一期一振挡下了敌军的致命一击。

    “失去了挚爱的鹤丸,三日月表面上没有什么表示,却在一天的午后,咳出了白色的花瓣。沾染上鲜血的白色,正如那日战场上被染成猩红色的鹤。三日月颤抖着,泪如雨下。”

    友人讲完了这个故事,抬起头来看着我,像是在等我做出评价一样。

    我该怎么办?

    我明白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这个剧情让我有一点尴尬。

    “这……很感人啊……”我干巴巴地回答她“还不错吧……”

    原谅我,这次是真的词穷了。

    “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和你说一下剧情,顺便再跟你推一下这个太太,她的画风特别棒。”

    随后友人坐直了身子,面色严肃地对我说“现在,要告诉你一个重大的消息。”

    被她的严肃感染,我不由得也认真了起来“是……什么?”

    “FATE· GRADE ·ORDER第七章于今日下午开启,三日内通关即可获得三十个圣晶石。”

    “三十个……天呐为什么我之前在咸鱼,现在我还死在第六章!”我愣了半晌,抱头痛哭“那可是一发十连啊!”

    “你还有希望,我可是还卡在北美神话大陆。”友人扶着额叹着气“你要肝吗?三个晚上三个白天。”

    “肝!”人为了圣晶石,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想当一个好的御主实在是太难了,之前的圣诞节贞德Alter活动我都没能肝完。”我正喝着茶,听到她的这句话后,茶水中泡散了的花瓣瞬间呛进了我的气管里“不是Saber·Alter的复刻吗?”一边咳嗽着,一边确认着这个事情。

    如果是真的,那么我这个贞德厨就自行去跳刀解池吧。

    “不是啊,这次圣诞是新的活动。”友人打破了我的幻想。

    ……让你咸鱼!让你咸鱼!

    我咳嗽得更厉害了。

    “你怎么咳出了花瓣?”眼尖的友人迅速跑到我身边来帮我顺气“莫非你也得了花吐症?不要死啊!”她捉着我的手,悲痛的嘶吼着。

    这个人戏真多。

    还没等我把她从自己身上推开,就听见门外传来的迟疑声音。

    “……家主?”

    是膝丸。我的嫁刀来接我回去了。

    “好的我这就来!”干脆的站了起来,没有丝毫留恋的拉开门“抱歉让你久等了,我们回去吧,膝丸。”我对这位源氏重宝说。

    “……好。”

    膝丸看起来有些不对劲,再回去的路上还问起了我最近的身体状况。

    “嗯?一切正常啊,我健康得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完我这句话后,他的脸色好像有点晦涩,嘴唇翕动着想说些什么,最后我只等来一声叹息。

    是髭切又做了什么事让他烦恼吗?

    但他们兄弟俩就是这个相处方式,我也没办法干涉,只能抱了下膝丸,在他耳边好言安慰了几句,可膝丸的脸色也没有和缓下来。

    恐怕这次是髭切又翘了当番吧。回想起之前的经验,我得出了结论。
   
   
(二)
    当天晚上我熬夜通了第六章,离三十个圣晶石又近了一步。

    精神上的亢奋也抵不过肉体上的萎靡,我不是什么能熬的过通宵的人,欠下的睡眠一定会补回来。自己不主动补的话身体会强制执行“睡眠”的指令。

    所以我第二天在批阅文书时一头栽倒在了文件堆里睡死过去。

    再醒来时我就已经躺在手入室的床上了,膝丸在旁边守着我。

    见我醒来,这个薄绿色的付丧神招呼着药研过来。药研推着眼镜,很是困惑“大将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出现突然晕倒的状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当然什么问题也没有,只是单纯的困而已。

    但膝丸执意要让药研再帮我检查几次。

    对上恋人担忧的眼神,愧疚之情油然而生“其实没有这个必要……”因为过了这三天,在可以好好睡觉后,我就自然会恢复。

    膝丸却毫不让步,我也就只能随着他了。

    之后膝丸对将回房间的我说让我好好休息一下,上级派来的文书就先交由他来处理。

    这就给了我更充足的爆肝时间。

(?)
    “弟弟丸你肯定想多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呢?”

    “可是——”青年叹了口气,截住自己的话语“希望是我想太多了吧。”
   
   
(三)
    距活动结束还有两个晚上和两个白天时,我卡关了。

    就算抱了大佬满级黑贞的大腿,我依然被那个垃圾魔神柱中途劝退。这样下去,令咒不够用,圣晶石也经不起耗啊。

    悲鸣一声,我开始肝起了材料本。

    等我把Saber和酒吞升满,就来打爆这个垃圾。

    然而材料本没有剧情的加成,打起来真的是欲仙欲死。

    次日我从自己房间走出来时,脚步虚浮,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废人。

    从廊下晃过去,想要去厨房捞点东西吃,正好与坐在那处喝茶的髭切和莺丸打了个照面。

    我想我的脸色应该是很糟糕,因为那两位平日里风轻云淡的付丧神好像都被吓了一跳的样子。

    我应该感到荣幸。

    他们对视了一眼,面上竟然都带上了严肃的意味。

    “家主,你是……生病了吗?”髭切问我,还没等我开口回答,就听见今剑的声音传来。

    “主君大人,来一起玩呀!”

    小天狗扑到了我的背上。

    要死。

    若是换在平时,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甚至再加上五虎退和秋田我也可以接住,但是现在情况特殊——所以我脚一软,直接就从廊上摔倒了院子里。

    幸好我身下是草地,所以不算痛。

    “今剑,你没事吧?”我问。

    “啊……没事。”今剑也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地把我搀起来“主君大人,你还好吗?”

    “对不起……”银发的短刀低着头,语气很是低落,好像快要哭了“我没想到……”

    “没关系没关系。”我揉了揉他的头发“不是今剑的错哦,是我太不小心了。”

    “主君。”莺丸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茶杯,慎重其事地对我说“出了什么状况还是不要隐瞒为好。”

    噫!

    他们该不会知道了什么吧?

    “了解,了解。我不会那么傻的。”打着哈哈糊弄过去,我快步离开了那里。

    开玩笑,熬夜肝游戏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说啊!
   
(??)
    “主君的确是有些事情在隐瞒着。”

    “看来这次腿丸的侦查还真的对了。”

    “兄长!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急也没用吧?再观察一下吧。大将有低血糖,说不定是因为这样子才……”

    “这样一概不知的情况也太不帅气了。不过先试一下好了,中午我专门给主君做些菜吧。谁来帮我搭把手?”

    “我来吧。只要是为了主……”
   
   
(四)
    午饭时,摆在我面前的菜色异常丰盛。甚至还有杯红糖水放在我手边。

    我看向今天准备午餐的烛台切和长谷部,他们两个都以一种“快点吃完它”的殷切目光看着我。身旁的膝丸也是如此,他还大有一种我不吃就亲自上手喂的趋态。

    被整个本丸的付丧神盯着吃饭是一种什么感觉?

    简直公开处刑。

    尴尬得我只想快点逃离饭桌。

    勉强扒了几口饭,我就找了个措辞离开了。

    辜负了烛台切他们的心意我很过意不去,但是被这么看着我是真的没有胃口了。
   
   
(???)
    “……这次主君连肉都没有吃几口。”

    “……还真是吓到我了。”

    “……看来是真的。”

    “家主她!不,不会的!”

    “冷静一点肘丸,你现在这样根本无济于事。”

    “先让会撒娇的短刀去看一看主现在怎么样了吧,尽力把她劝出来。”

    “那我去查一下详细情况,再来对比大将的问题好了。应该会有资料记载才对。”
   
   
(五) 
    饭后一小时,五虎退敲响了我房间的门“主,主君大人”小老虎怯怯地对我说“能和我一起去晒晒太阳吗?”

    要是没有那个该死的活动,我就答应了。

    但想想那三十个圣晶石,狠了狠心“对不起。”我蹲下来,看着五虎退的眼睛“今天不行,后天,后天我陪你去好不好?”

    期间还因为太久没喝水嗓子发哑咳嗽了几声。

    五虎退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小短刀后退几步,颤抖着“我,我明白了。主君大人,还请您好好休息。”

    突然感觉我似乎犯下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一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五虎退就跑开了。

    等活动结束后我一定要带上二十盒巧克力上粟田口部屋赔罪。
   
   
(????)
    “对,对不起……我没能把主君大人叫出来……”

    “那家主的情况呢?她有什么表现吗?”

    “……呜……主君大人她……她咳嗽的很厉害……”

    “该死!家主她为什么!”

    “唔,家主的固执性格有时候是很难办呢。”

    “兄长,那我们应该——”

    “……查到了。”

    “这样下去,大将她……会死。”

    房间内一下子全都没了言语,只听见有低低的啜泣声。

    有人打破了沉默。

    “开玩笑的吧,怎么……怎么可能……”

    “就你听来的情况也是这个结果吧,绿丸。最该有心理准备的不应该是你吗?”

    “行了,你们兄弟也别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了。现在的重点是——我们还有多少的时间。”

    “从发病到死亡一共要七天。”

    “现在是……第二天。”

    “我们还有时间。”

    “先让弟弟丸去劝一下家主好了,实在不行,就算是硬来,也要——”
   
   
(六)
    活动的最后一个晚上,我拉上经过全新洗礼的从者,拖来大佬家的满级黑贞,戴好礼装,就在临出战的前一刻,我听见了敲门声。

    慌里慌张地藏好手机,我才喊道“请进!”

    随后门被推开,膝丸走了进来。

    我看他没精打采的样子,一时间有点怔愣。

    平日里意气风发的源氏重宝怎么会?

    赶紧让膝丸坐到我身边,急切地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活动的话还有明天一个白天的时间,不吃饭爆发一下应该勉强可以完成。

    到时候小恩会有的,闪闪也会有的,圣晶石还会有的。

    而现在膝丸的状态明显不对劲,还是先解决恋人的事才行。

    我扯了下这位付丧神的袖子,还没等我发出声音就被他抱住了,感觉膝丸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着。

    “家主,最近是有什么事吗?”膝丸哑着嗓音开口。

    这……我应该怎么回答?

    摆明了就是送命题啊!

    “没,没有啊。一切正常啊。”

    听完这句话,我感觉膝丸臂上的力道猛的加重了“就……这么不信任我们吗?家主。”说到最后他甚至已经带上了哭腔“对我也……不能说吗?”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啊!

    这个状态不对劲了,和平时被我和髭切故意的玩笑逗哭的情况不同,膝丸他是真的由于什么非常重要的事在哭。

    我竟然让我家膝丸大宝贝儿伤心成这样,天呐我真的是个人渣。

    当场我就服软了,立刻坦白。

    “亲爱的你听我解释——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三十个圣晶石。我没能禁得起诱惑,但是你要相信,除开小恩的美貌和闪闪的腹肌,我就没有再觊觎别的什么了,真的!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膝丸他并没有回话。

    莫非,他还知道了其他的事?

    我绞尽脑汁地回忆自己先前还爬过什么墙。

    “白起和周棋洛虽然很撩人,但我对他们完全没有非分之想!”

    “偶像梦幻祭里的小哥哥声音很好听,但是我更喜欢你的声音!”

    “love live 我也只是沉迷了一会儿而已!”

    “之前被博雅苏到了,但你知道的吧?他是源家的,有‘雅乐之神’所称的源博雅啊!而且我现在完全可以坦然面对了!”

    “我也明白了世上本无绿竹,只有浮生。”

    “那一百个王子我也好久没有联系了。”

    “总而言之,他们都是我的翅膀,不,他们全都是墙头啊。你是正宫,是我的真爱啊膝丸!”
   
   
(七)
    沉默了许久,这个付丧神终于开口了“家主。”膝丸松开手,深吸了几口气,应该是在平复心情“除了这些……外人的事,你没有其他的事要说了吗?比如说你的身体状况之类的。”

    又来了。

    为什么膝丸一直在纠结这个?

    “嗯……应该……没有吧。”我都被他弄得发蒙,开始怀疑自己来。

    “花吐症。”

    “哈?”我有点不明白“花吐症……怎么了吗?还有你是怎么——”

    “家主你得了花吐症对吧。”膝丸打断了我的话,垂下头“那天我在门外听到了。而且这几日你的身体状况也不对劲。先是无缘无故晕倒,饭也吃不下,兄长和莺丸殿下都说你一副很虚弱的样子,五虎退也说家主你止不住的咳嗽。”

    “这些状况……家主你为什么要隐瞒呢?”
   
   
(八)
    ……

    我该说什么好?

    这群付丧神的脑回路强到可怕啊。

    一时间我竟无话可说。

    最终叹息着把膝丸抱在怀里。

    “我真的没事。”拍着自家想太多的恋人的背,我接着说“花吐症嘛……它可以说是杜撰出来的疾病,现实中不存在的。”

    感觉这个薄绿色的付丧神还是不太信,我翻出手机,查了资料给他看“你看,是这样的吧?”

    “我们当时只是在相互飙戏,真的没事。”

    半晌,膝丸有点不可置信不可置信地开口“就……是这样?”

    “不然呢?”我很是无奈“如果是真的你认为我会乖乖等死吗?”
   
(九)
    这就很尴尬了。

    然而这个气氛只维持了片刻。

    膝丸他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竟笑了出声。

    我很是惊恐,还没等我开口,就见膝丸用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轻飘飘的语气对我说:

    “花吐症是假的就好。”

    “不过,现在让我们来算一下,家主你到底背着我,有几个墙头吧?”

    亲爱的你崩人设了啊!

    把那个可爱的,好欺负的膝丸还回来啊!

    我差点没滚到床底下去。

    说实话我在当时更加深刻的感受到了,膝丸和髭切到底能相似到什么程度——和平时膝丸散发出的好欺负气息不同,方才他的语气是真的让我从心里发虚。

    源氏的重宝,永远都是大佬。
   
(十)
    我那三十个圣晶石是根本没有指望了,手机直接被膝丸没收,这个混蛋丝毫不肯让我善始善终。

    “再这样下去,家主的身体一定会垮掉的。”他这么说。

    这个付丧神一定是蓄意报复!

    决定了,我要和他分手。

    嗯,分手五分钟。

   
(十一)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了一条短信“情报有误,活动截止日期是今天下午。”

    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白眼一翻就快昏过去了。

    一位优秀的审神者从来都是温文尔雅的,优秀的审神者们不会喜欢暴力。

    “膝丸。”我对身旁的近侍说“叫上第一部队,我们去我朋友的本丸约一下演习场。”
   
   
   
   
——————————————————————
为什么当初我不去看官方通知???
现在后悔的要死。
没有小恩没有闪闪没有圣晶石_(:3」∠ )_
但是我有梅林_(:D」∠ )_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