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论为什么限锻不会出货

注意!
注意!
注意!
题目与正文几乎没有关系!
写到最后放飞自我
脑洞太大以至于写不出来了
我流膝丸婶
视角转换有
可以接受请往下

(一)
    在我的本丸里,只有莺丸没有沾染上非洲的气息。

    当然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对了。

    但你能对一位非到绝望的审神者要求什么呢?

    这样说吧,在我的初始刀切国把莺丸带回来之前,我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位付丧神。

    莺丸的到来,让我的日子稍微好过了一点——他帮我带回了源氏兄弟,甚至还帮我锻出了三小时二十分的刀剑——要知道我以前只在世界频道上见到过这个数字。

    而且莺丸他还帮我锻出了我心心念念的博多藤四郎。

    看来莺丸比较爱我。

    嗯,我也爱他,我还爱博多。

    “请您适可而止一点,主君。”坐在廊下喝茶的付丧神用上了敬语,难得有些烦恼的蹙眉“这样的天气适合品茶,却不适合在手合场上挥汗如雨。”

    “我并不想去手合场和膝丸殿下切磋,博多也不想一期殿下由于他的缘故而去手合场上与膝丸殿下切磋。”

    “我熬了一个星期的夜把你兄弟带回来,结果莺丸你就是这种态度来对我吗?”揩了揩自己眼角处并不存在的眼泪,我控诉似的看着他“你的茶叶还是我专门从现世带回来的呢!”

    “所以说我现在正和您分享茶点了不是?”莺丸轻啜一口茶“想来膝丸殿下带队也快回来了,您不去迎接一下吗?”

    “好吧好吧。”我答应着。

    这么明显的潜台词我再听不出来就是傻了。
   

(二)
    其实,这个本丸里,还有一位付丧神锻出过三小时以上的刀。

    他甚至,还锻出过四小时的刀。

    是膝丸。

    但是我一提到这件事就有些火大。

    比如说上一次大典太光世的限锻活动,作为近侍的膝丸帮我锻出了这座本丸的第一个四小时。

    当时我开心的,就像个失了智的二狗子。

    想着无论是大典太还是三日月,我的本丸里都没有啊,这样一来无论锻出的是谁都是好事——要么三池家团聚,要么三条家集齐。

    结果加速札往上拍完后我就傻眼了。

    哦,我忘记了,小狐丸也是一刃四小时的刀来着。

    在我的本丸里,不会有第二刃一样的刀剑。

    而这,是我迎来的第三振小狐丸。

    怕不是在玩我。

    人生就是这样,起起落落落落落……

    气的我当时就想让这个付丧神去远征冷静一下,当然最后还是没舍得。

    不仅如此,膝丸还不断地给我带来各式各样的二号机三号机以及N号机,甚至包括他自己。

    仓库都要堆不下了,求求他别再这样了,能不能带来一些新的伙伴?比如说明石国行日本号龟甲贞宗以及等等。

    但是没有。

(三)
    所以说这一次的新年概率提升活动我是没抱什么希望的——小学生都知道,零和什么数相乘都得零。

    随缘吧,反正审神者是一个佛系职位,三日月宗近来不来都无所谓了。

    “家主,那你能把手中的玉钢先放下吗?”膝丸挡在我和刀匠中间,很无奈的提醒道“你才说过要将这次活动当成普通的日课来处理的。”

    “这不一样。”我一本正经地说“人活着总要有些盼头,不然就和咸鱼没有什么区别了。”

    人,可不能连试都不试就放弃啊。

(四)
    膝丸不愧是膝丸。

    我看着一连串下来的六个01:29:59,内心毫无波澜。

    不是我的,终究不会是我的。

    “快点吧。”我叹了口气,催促着他放下最后一个委托符“这就是最后一次了,锻完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我就不应该相信什么概率提……

    升?

    “你不会驴我吧?”我一脸蒙圈的看着锻刀炉上边显示出来的03:59:59“我同你讲,要是再出来小狐丸刺激我的心脏,你就真的给我去远征,我是认真的。”

    大起大落的人生不太适合我。
   
    在对上了那双盛有新月的眼眸后,我傻了几秒。

    幸福来得太突然。
   
    该说不愧是天下五剑吗?

    太美了。

    如此的风采,让我忘记了言语。
   
   
(五)
    膝丸其实是完全有能力和运气带回新人的——当初他在战扩演习时第三次王点进军就带回了物吉贞宗。

    源氏的兄弟俩没有一个运气不好——髭切找钥匙的能力堪称一绝,而且这位奶金色的付丧神还将第一振粟田口大哥带了回来。

    至于为什么在锻刀方面如此难产……

    据某位不肯透露姓名的鹤先生说,这和委托符的放置方式有关系。

    具体操作不便于详细描述,但可以确定的是,膝丸对此掌握的很熟稔就对了。

    反正自从膝丸和审神者交往以后这位付丧神就再也没有带回来新的同伴了。

    髭切?他每天窝在被炉里乐的清闲。
   
    对于自己手一抖锻出了四小时刀剑的这件事,膝丸有些崩溃。

    也不是担心自己的审神者移情别恋,作为源氏的重宝,这点气量膝丸还是有的。兄长说过,嫉妒会使人变成恶鬼,他才不会拥有这种不友好的情绪。

    只是因为这刃刀剑将带来的这一系列麻烦事务太难处理了而已。

    若是小狐丸的话,审神者怕不是又要气鼓鼓地叨念他几个小时。虽然说审神者在这种情况下生气的样子很可爱,但要哄起来还是很让膝丸头大的。

    若不是小狐丸的话……

    审神者应该会抱着三日月宗近然后往人家脸上糊口水。

    天下五剑的风雅都没有了好吗!

    本丸之主的矜持也没有了好吗!

    所以,这不光是为了三条家的颜面,也是为了源氏的名声,更是为了审神者的威严,膝丸正直的想。

    上次被兄长喊绿丸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膝丸根本不想再经历一次被搞错名字的委屈。

    虽说这个委屈天天都在受。
   
    再一次确定了那个“03”不能人为的被抠下来替换成为“02”或“01”之后,膝丸就开始盯着锻刀炉,心中默念起了小狐丸和鸣狐的狐狸还有狐之助最喜欢的油豆腐之歌。

    这种从审神者那里听来的玄学召唤术应该会有用……吧?
   
    飞舞的樱花瓣,五彩的背景板,标志性的狩衣,微微颤动的金色流苏,醇厚如八二年拉菲的嗓音。

    啊,是三日月宗近。

    审神者的眼睛立马就亮了。

    “我能摸一下您头上的发饰吗?”“可以可以,小姑娘不必拘礼,摸吧摸吧。”

    真是其乐融融的氛围。
   
    膝丸遇上了一个世纪大难题,他很想请教自己可敬强大的兄长:

    在己方满练度的情况下,该如何体面的邀请刚现形的付丧神去手合场进行友好的切磋。
   
    当然最后膝丸也没有如愿的和三日月宗近约上手合场——审神者扑过来糊了他一脸口水后这个薄绿色的付丧神就什么都忘了。

    “膝丸我果然最喜欢你了!”

    听了这句话后,虽然说膝丸还是一脸的严肃正经,但周身却开始飘起了樱花瓣,嘴角也勾了起来。

    “嗯。”他这么回答道。
   

(六)
    “哈哈哈,这个本丸还真是有意思。”一旁的三日月宗近笑的灿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睛有点疼,大概是因为老人家年纪大了吧。”
   
   
   

——————————————————————
这就是我的本丸里爷爷如何到来的全部经过——感谢这次限时概率提升!感谢膝丸大宝贝儿!
恭喜三条家齐聚!

评论(1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