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使我快乐

嫁刀是膝丸。
沉迷伽勒底无法自拔。
让我回去我要拯救人理!
我永远喜欢迦尔纳。

不普通的普通日常(二)

膝丸超帅气!我爱他!
吹爆膝丸(1/1)√

HP 设定
无脑小甜饼注意
无逻辑注意
我流刀剑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已交往设定注意
蛇院膝丸×鹰院婶
少量鹰院爷爷×狮院婶
接受请往下

(二)

    五年级一开学我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而且这种不一样的感觉让人神清气爽。

    几天后我猛的发现,原来是在饭点的时候已经根本没有什么格兰芬多来拽我,她自己一个人去坐到三日月身边吃饭了。我男朋友对此表示很满意,我也很满意,只是我发小的这种略类似于“用完就扔”的态度让我有些微妙的吃味。

    这只狮子大概是忘了当初是怎么压榨我来帮她追到人家学长的吧。

    始乱终弃的女人。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我和膝丸相处的时候我也是不想理她的。

    霍格沃兹的巫师在五年级时才能有资格真正迈进魔药学的殿堂,因为这个时候学生们在课下申请的练习中,大部分高阶魔药的必须药材才会对他们开放。

    我自然就一头扎进了魔药学的海洋中,无法自拔。要知道,我可是觊觎一款药剂很久了。所以除了我每周四的魔药课下时间外,我又把自己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都花在了熬制魔药上。

    有近两个星期的时间我没有空闲去跟膝丸约会,对此他有些小情绪。

    这个人怕不是忘记了去年他为了帮自己的兄长在夜游时不被教授抓包,沉迷于古代魔文一个月的事实。

    但那一个月还真的就给他研究出了隐形魔文。

    源家的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所以我在魔药海洋中畅游了两个月就搁浅了。开玩笑,被男朋友在背后用哀怨的目光注视着,我没有在处理药材的时候把自己的手指切下来就已经很好了,再往下钻研高深的更加费神的魔药?恐怕会炸坩埚。

    这个圣诞节膝丸并没有回家过,原因是他父母不知道多少回的再度蜜月,现在他们应该在马尔代夫的一个小岛上喝香槟。

    这样我就有理由当面把礼物交给他了。

    膝丸接过礼物的时候差点没有把我两个星期的心血砸到地上去。没错,我用了暑假那部恐怖片的海报作包装纸,故意的。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最后我还是把包装拆了再把里面的主题内容交给他。不然我怕我会被高傲的斯莱特林按在地上摩擦。

    “福灵剂,拉文克劳出品,值得信赖。”我把那一小瓶蜜金色的液体药剂塞到他手里。

    要不是为了给这个斯莱特林准备礼物,谁会连续两个星期钻到废教室里啊。我是喜欢魔药没错,但我又不是只能和魔药为伴的单身人士。

    对面这个薄绿色头发的巫师也反应过来了,他的眼神有些飘忽“下次你不用这样费神的。”膝丸这么告诉我。

    说这句话之前能不能克制一下你嘴角的弧度,膝丸先生?

    “你不喜欢吗?那就还给我吧。”我作势要去拿他手里的药剂,这个斯莱特林慌忙把小瓶子举高“哪有你这样的!送出去的礼物哪还有要回来的!”

    “我看你没有很喜欢嘛,那还不如让我把这瓶福灵剂送给我发小,让她情路顺畅一点。”

    膝丸要比我高近二十厘米,但是托学院宽大巫师袍的福,我扯着他的袖子堪堪可以够到膝丸的手。

    在我就快碰到瓶子时,他有些急了,一面挡着我的动作,一面脱口而出“谁说我不喜欢了?”

    在得到想要的答复后,我收回了手,早点坦诚一些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

    这个斯莱特林咳嗽了几声,将福灵剂小心的放好后,把他给我准备的圣诞礼物递了过来。

    是一本黑色的,封面斑驳,颇有年华沉淀的书。

    我对一切古旧的有历史积淀的事物有些非同寻常的好感,这本书一看就很合我的口味。

    翻开第一面,我有些愣怔。

    然后我接着向后翻,捧着书的双手甚至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双眼所见。

    “在家里的藏书室看到的。想着你应该会喜欢……不过先说好,就算我送了你这本魔药相关的书,你也别一天到晚抓着它不放。”

    是是是,好好好,你说的都对,我全听你的。

    我扑在膝丸身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

    “膝丸你怎么这么好啊!我好喜欢你啊!”

    那本书记载着很多的药剂配方,大部分我都只是见识过它们的名字而已——教授告诉我们它们都已失传,或是只剩残方。但是我却在这本书上看到了详细的记载。

    这对于一个拉文克劳来说,真是再合适不过的礼物了。

    送来抱住膝丸的手,我盯着那本书开始傻笑,任由膝丸牵着我走。等我回过神来,周围的场景早就变了。

    现在我们在的地方是一条走廊,也不知道是四楼还是五楼,反正没什么学生,我只看到了我和膝丸两个人。

    “怎么了?”我很奇怪,偏了下头,疑惑地问这个斯莱特林。

    然而他的脸开始泛红,没有回答我,而是往我身后指了指。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是墙上垂挂的绿色革质枝叶,还缀有红色的果实。

    原来是槲寄生,我明白他想做什么了。

    想接吻就直说好了,还偏偏要这样费事。

    再转过身来,膝丸帮我拢了下头发,俯下身子凑近,我看着他逐渐放大的脸,脑中就只有一个想法——

    这个人的睫毛怎么比我的还要长。




———————————————————————————————————
福灵剂的事情就当婶婶有时间转换器吧,毕竟拉文克劳总是有办法解决一切和学习有关的麻烦,这之中当然也包括bug_(:3」∠ )_(不你)
说白了就是我懒,懒得想理由。

评论(6)

热度(27)